<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一章:猴子 2
    大阪城。

    “请义信大人将阿犬公主许配给在下吧!”羽柴秀吉以非常正式的跪拜礼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恳求道。

    好吧,同样身为织田家臣,就算织田义信是国主,羽柴秀吉只是城主,但羽柴秀吉这种礼节怎么看,似乎都不太适合用在织田义信的身上。毕竟不管织田义信在织田家的地位再怎么高,他终究只是织田信长的家臣,和羽柴秀吉,则是同僚。

    但此时,羽柴秀吉却依然行此大礼,自然不是因为恐惧织田义信,而是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示自己的决心。嘛,说白了,就是表示羽柴秀吉想要迎娶阿犬的事情,是他认为一定要完成的事情,无论前往千难万阻,都无法阻挡他对此事的决心。

    首位上,织田义信叼着雪茄重重的吸了一口,随后轻轻的吐出,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团烟雾。本来,他早已经决定只要羽柴秀吉敢踏进大阪城一步,就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然后直接丢出城去。只是当他真的看到了羽柴秀吉,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并不是那么的坚定了。

    透过烟雾,织田义信忽然发现,羽柴秀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欠打的毛躁青年了,而自己,也不是那个肆无忌惮的小鬼了。虽然在私底下或者和织田信长独处的时候,他依然会随意的嬉笑怒骂,但在这种颇为正式的场合中,不自觉的,织田义信就会收起那份随意。毕竟,在这种时候,他代表的是织田家的重臣、战神,几乎是所有年轻织田家武士憧憬的对象。

    “这就是所谓长大了的感觉吗?”织田义信有些惆怅的想着,“仔细想想,我今年似乎已经29岁了呢……时间,过得还真他吗的快啊!”织田义信摇了摇头,看着依然拜伏在下面的羽柴秀吉淡淡的说道,“羽柴大人,不用行此大礼,先坐下说话。”

    “义信大人……”羽柴秀吉抬起头看着织田义信,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织田义信在那边不断吞云吐雾的样子,羽柴秀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织田义信依然自顾自的抽着雪茄,而羽柴秀吉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开始准备的所有言词,被织田义信这么一番沉默给彻底大乱了。如今他能够做的,也只有等待而已。毕竟,他的请求已经彻底说了出来,就算织田义信再怎么沉默,还能装作听不见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这才幽幽的说道,“羽柴大人,不知不觉,你变老了呢……”

    一句话,差点将羽柴秀吉给噎死。好吧,他今年已经31岁了,在这个平均寿命不过50岁的时代中,算是已经走完了半生。不过显然,羽柴秀吉可不觉得自己老了,最少在他自己的心中,他辉煌的人生才正要开始。

    “哈哈,是啊,倒是织田大人没有怎么变样呢~”羽柴秀吉干笑着,一边思考着织田义信这番话的意思。

    闻言,织田义信轻轻摇了摇头道,“外表没变,心却老了,不然的话……”织田义信说到这里,看着羽柴秀吉忽然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收到你想娶阿犬的消息时是怎么想的吗?”

    听到织田义信的这番话,羽柴秀吉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显然他完全没有想到织田义信会这么说。不过转眼间,羽柴秀吉就知道织田义信的意思了,“我想,如果是年轻时候的义信大人,恐怕会一边大骂着死猴子也敢妄想娶阿犬公主,一边将我从这里丢下去吧?”

    说完,羽柴秀吉又摇了摇头道,“不对,如果还是年轻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义信大人您,主公就会直接把我给丢出去。”

    “哈哈哈哈哈!!!”听到羽柴秀吉的话,织田义信顿时大笑起来。羽柴秀吉的话让他很容易就想到了其口中说得那种场面,一脸悲催的羽柴秀吉被暴怒的织田信长拎着衣领一甩手,然后羽柴秀吉就一边惨叫着一边飞了出去。

    见状,羽柴秀吉也大笑了起来,爽快的笑声从房间中传出,在庭院内不断徘徊着。这一刻,羽柴秀吉一直以来对织田义信存在的恐惧感,终于彻底的消失了。这种转变,不单单让羽柴秀吉在面对织田义信的时候不会畏惧,更会让他在武士之路上更加自信。

    好半响,笑声才停了下来,看着表情轻松的羽柴秀吉,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这才是记忆中那凡事充满自信的猴子,可惜,你这辈子也没办法成为关白了。”想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羽柴大人,虽然你这么拜托我,但很遗憾,我代替阿犬表示拒绝。”

    闻言,羽柴秀吉并没有感觉诧异,因为织田信长的态度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不过,他羽柴秀吉从来就不是什么轻言放弃的人,如果是之前的话,他或许还会因为惧怕织田义信而不敢争取,不过如今,改变心境的他已经不一样了。

    “义信大人,是因为我还不够资格,或者是其他原因呢?”羽柴秀吉直视着织田义信沉声问道,这在以前,可是羽柴秀吉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闻言,织田义信并没有回答,而是随手丢了一根雪茄给羽柴秀吉,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过,在织田义信的指点下点燃抽了一口,“呼……真是好东西啊,难怪主公和义信大人您们这么喜欢抽。”

    “哈哈~这根是奖励你的,如果还想要的话,成为国主先吧~”织田义信大笑道。

    “国主吗?我了解了!”羽柴秀吉点了点头看着织田义信,表情非常认真的说道,“在我成为国主之后,再来拜访!”说完,羽柴秀吉恭敬的向织田义信施了一礼后,缓缓退了出去。

    看着羽柴秀吉离开的背影,直到其消失后,织田义信忽然怪叫道,“天啊,难道的真的要把阿犬嫁给猴子?实在很难让人接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