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章:猴子 1
    上杉家和武田家正式结缔盟约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岐阜城,不过对此,织田信长也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此时的织田家就是这么强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其他势力真的任由织田家一点点扩大地盘而无动于衷的话,那这个乱世也不至于持续百多年依然没有人能够结束。

    所以织田信长干脆就不再理会,而是继续展领地,扩充军备。织田信长相信,只要织田家足够强大,那么再强大的敌人,也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于是乎,很快,织田信长命小谷城城主泷川一益接手了近江国友村的领地,投入大量资金命国友村制作铁炮。之所以选择国友村,是因为从1544年开始,国友村就已经开始研究制作铁炮。当时,是因为管领同时也是近畿霸主细川晴元的命令,但从那时候起,国友村就代表了近畿制造铁炮的最高技艺。

    于此同时,织田信长将原本在美浓的铁炮、火炮研究制造基地也搬到了国友村,并勒令国友村技艺最高的工匠国友善兵卫专门负责火炮的研究。说起来,火炮如今织田家已经能够制造了,但因为运输、保养、射程、威力等各方面的原因,完全无法用于6战,而是全部便宜了织田义信的海军。虽然海军也确实很重要,但显然,对于织田信长来说,能够6战的火炮,才是好火炮。

    为此,织田义信也提供了许多的想法,比如火炮以45度角射击能达到最大射程啊,比如装轮子就能让火炮进行移动啊等等,当然了,这些想法之前也都提出过,但对于6战火炮最重要的难度就是,什么样的东西才能够承受的住火炮射击后的后座力,同时怎么才能更快更好的进行运输。

    毕竟以目前的射程,火炮肯定只能摆在前阵进行射击,如此一来,万一敌军冲出来的话,以火炮的重量,那是想走都走不了的说。要知道火炮制作的费用可是非常非常高昂的。

    不过显然,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是不可能理会这中间到底需要做多少的实验或者攻克多少难关,他们只是将想法和国友善兵卫说出,然后就不再理会了。至于国友善兵卫能不能搞出来?嘛,反正弄不出来的话,织田信长绝对会让这小子好看。

    当然了,织田义信那边也在做着第二手的准备,“丽璐,让那些欧罗巴的商人们帮忙留意懂得火炮制造的人才。如果现的话,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弄过来!”

    “主公,我怎么觉得我现在都像是你麾下的人口贩子了?”丽璐没好气的嘀咕着。见状,织田义信连忙一阵安慰劝说,最终在丽璐精疲力尽昏睡过去后,才满意的离开。

    8月。

    越前传来消息,柴田胜家在织田信长的许可下,迎娶了朝仓义景的么女雪姬。目的,自然是巩固织田家在越前的统治了。虽然朝仓义景已死,而朝仓景镜等人也选择了降服,但越前不服织田家的人还多得很,如果现在不尽快处理的话,一旦爆战争,柴田胜家根本没办法安心出阵。

    不过就算如此,当织田家政令在越前推行时,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尤其是刀狩令,毕竟越前国可是相当多一向一揆的说。为此,柴田胜家统军讨伐了越前几个一向宗信徒比较集中的据点。在此期间,柴田胜家的外孙佐久间盛政表现优异,得到了织田信长的点名表扬,并创出了鬼玄蕃的名号。

    看起来,织田家在即织田义信、明智光秀、丹羽长秀之后,终于又有一名能够信赖的大将诞生了。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完全不在乎,因为此时他的心情正非常不爽呢。

    怎么说呢?自从木下秀吉成为了今滨城的城主后,先是将城砦的名字改名为了长滨城,随后又派人劝说浅井家旧部,包括宫部继润、增田长盛等浅井家旧臣前后投入了木下秀吉的怀抱。

    嘛,提一下,虽然织田信长消灭了浅井家,但那些浅井家的家臣们只是表面选择了降服,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做出什么表态。而织田信长则将继续劝说的任务交给了木下秀吉,所以实际上,这些人虽然早就已经算是织田家的家臣,但严格来说,直到木下秀吉劝说成功之后,他们才真正可以为织田家所用。

    而在之后,木下秀吉介于自己已经成为了城主,决定更改姓氏。并在取得了织田信长的同意后,将姓氏改为了羽柴。当然了,这一切依然不管织田义信什么事情。他之所以不爽,是因为羽柴秀吉后面做出来的事情。

    “什么?那只猴子竟然想娶阿犬?!”织田义信看着宁宁震惊的问道。

    “不错,羽柴大人改姓之后,向殿下提出迎娶阿犬公主的请求。不过殿下却以已经将阿犬交由主公您全权负责为由拒绝了,而此时,羽柴大人正向大阪城赶来。”宁宁笑道,“说起来,羽柴大人还挺痴情的呢~早在尾张的时候,属下就觉得羽柴大人对阿犬公主有意思~”

    “有意思个屁啊!”织田义信不爽的骂道,“就死猴子那张丑脸,也好意思提出这种无耻的请求?!”

    好吧,织田义信这番话如果传出去的话,肯定会惹来不晓得骚动。毕竟此时的阿犬,可不是之前的阿犬公主了,虽然大家还是这么称呼。浅井长政之妻的身份,让迎娶阿犬的人,甚至都不能算是织田家的一门众。而如今,羽柴秀吉是织田家的后起之秀,封地又在近江,其迎娶阿犬,严格说来,倒也算的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对于织田义信的态度,宁宁却似乎并不觉得奇怪,“殿下说了,主公您自己看着办就是了,不过,别对羽柴大人做太过份的事情……”

    好吧,这算是警告吗?算吧?不算吧?谁知道呢?反正织田义信压根就懒得理会。“过份?不过份的话,又怎么让那只死猴子死了这条心呢?!”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