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六十三章:黄金头骨
    酒宴不断进行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的情绪越来越高,而织田信长也似乎真的很开心,提着酒壶不断四处晃悠着,不断和众人拼着酒。一圈下来,织田信长走道都开始有些不稳了。

    不多时,织田信长回到了座位上,看了一眼热闹的场面,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闻声,自有好事者好奇的询问着。

    “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刚刚做好了一个东西~”织田信长说着,转头对小姓耳语两句,那名小姓就飞快的离去了。这一下,瞬间将诸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毕竟看织田信长那表情,显然是非常得意的说,如此一来,定然是非常不得了的宝物了。

    而一旁的织田义信闻言,心中却已经有了猜测,“黄金头骨酒杯吗?”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在前世,织田义信对于这个剧情实在太熟悉不过了,所以此时,他还颇为期待的想要看看那传说中的黄金头骨酒杯到底是什么模样。

    好吧,并不是织田义信变态,只不过在他看来,用人头骨做个酒杯啥的,真心不是什么大事情。毕竟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这种事情,比如春秋时期,赵氏一族的族长,三家分晋的赵襄子同学,就曾经将仇敌智伯的头骨拿来当酒杯。当然了,也有说是当夜壶的。

    不过这并不是织田义信真正觉得无所谓的原因,之所以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不过是他觉得这种东西属于战利品之一,就好像人总喜欢把动物做成标本一样,只不过如今这个标本变成了人类而已。好吧,织田义信就是如此尿性的一个人,当然在许多人的眼中,这小子是绝对的残暴不仁。

    果然,不一会,小姓就捧着一个被红布盖住的物事缓缓走了上来,放在了织田信长的案几上。撇了众人一眼,他们眼中的好奇让织田信长很是满意,“这个东西就是……”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随即就抓起盖头一把掀开。

    顿时,评定间内就响起了阵阵惊呼声,无他,却是他们看到了那个托盘上面,三颗黄金头骨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上面。

    “主公,这是……”林秀贞好奇的问道,倒也没有什么恐惧的心里。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毕竟在很早以前,武士在战场上的功劳,那可是按人头算的。所以就算是足轻,那也是天天腰间挂着无数个脑袋。而且每次战后,都会进行首级的检查。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可以面不改色,更别说三颗骷髅头了,而且还是黄金的。

    “哈哈!这是朝仓义景、浅井长政以及浅井久政的人头!他们虽然与本家为敌,但在死前的作为,却也称得上真正的武士。所以为了表示敬意,我特意命人将他们的头骨镀上金箔。”织田信长大笑道。

    不过说完之后,织田信长又再次笑道,“而且,我也希望他们能够亲眼看到,在不远的未来,天下将被本家重新带回和平时代!”说这番话的时候,织田信长表现的那叫一个意气风发,浑身上下就连毛细孔似乎都散发着王霸之气。

    而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赞叹之声。

    “不愧是主公……”

    “想必他们也会很高兴……”

    听着这些赞美之声,织田信长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了,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织田信长也是凡人,凡人又有几个不喜欢溜须拍马的呢?而且在织田信长看来,这些人所说的那些话,也不过只是事实而已。

    随后,织田信长就大方的让诸人上前观看这三颗头骨,顿时,一堆人就挤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织田信长古怪的看着众人,心中充满了疑惑。没办法,在各种游戏、小说中,这段剧情可都是相当出名的,因为这是对织田信长暴虐的一个非常棒的描写,而且也为日后明智光秀的谋反埋下了一个小伏笔。可如今呢?织田义信瞅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谁的表情上有什么惊恐或者不敢置信之类的神情。

    再转过头,仔细的瞅了瞅身旁不远处的明智光秀,发现他也只是轻笑着注视着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历史上应有的表现。想了想,织田义信凑过去古怪的问道,“光秀,你小子就没有觉得主公这么做有些过分吗?”

    “嗯?!”闻言,明智光秀古怪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随后不敢置信的说道,“我没听错吧?你小子的脑子中竟然还有过分这个词汇?!”

    而一旁,听到两人对话的前田利家也惊叫道,“天啊,你到底是谁?!究竟怎么混进来的?!”

    闻言,织田义信的额头顿时滑下三根黑线,显然两人的这种态度,让织田义信完全是措手不及。

    只是,明智光秀似乎压根没有放过织田义信的打算,“义信啊,主公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表示对义景公还有浅井父子的敬意而已。别说这么做并不过分,就算过分了,还能比你火烧长岛城过分?”

    “就是就是!而且我可听说了,之前你殿后时弄出来的那堆尸山,显然已经变成了骨山。据说附近的居民已经将其当作祭拜对象了,而柴田大人似乎也有意在那边修一座神宫。”前田利家斜着眼睛看着织田义信,眼中的神情只有一个,“你小子还好意思说别人过分?”

    对于两人的话,织田义信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好半响,他才喃喃自语道,“我还以为我一直都是正义的表率,仁慈的象征,善良的化身呢……”

    话没说完,织田义信就听到一阵干呕声,抬头看去,却发现明智光秀和前田利家正弯着腰做呕吐状。

    这边的异动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询问之下,顿时引来满堂大笑。

    “义信啊,我真的从没有见过像你一样,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织田信长摇头苦笑道。正义?仁慈?善良?织田信长真心不知道织田义信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要知道在那些一向宗和尚的心中,织田义信才是真正的佛敌啊。而织田信长,完全只是因为他是织田义信的主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