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六十二章:封赏
    7月初,岐阜城,在处理好战后的事宜后,织田信长再一次的召开了评定。bsp;   就好像这一次,伊势的织田义信,越前的柴田胜家等国主,还有近畿以及其他地方的诸多家臣们纷纷赶到了岐阜城。如此劳师动众的评定,自然不可能是为了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了。

    “诸位!”织田信长环视着众人一眼,本来有些喧闹的评定间顿时鸦雀无声。见状,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大声说道,“此次,一直和本家做对的朝仓家,以及胆敢背叛本家的浅井家终于被本家彻底消灭了。此举,不但壮大了本家的声威,让天下间知道敢和本家为敌的下场,更向一统天下的道路迈出了一大步!”

    “这一切,都离不开诸位的努力,不过我希望诸位不要自满,因为天下间还有诸如上杉、武田、毛利等强大的势力存在!”织田信长不断说道。虽然武田家和织田家依然还是同盟,但就像武田信玄一心想要上洛一样,织田信长也从来没有把武田信玄真正当作盟友。事实上,如今织田家只不过在等武田信玄率先动手而已。

    “请主公放心!属下等定然会继续努力,帮助本家早日统一天下!”众人齐声说道。

    点了点头,织田信长随后说道,“那么,秀贞!”

    “在!”林秀贞应了一声,随即就站了起来走上前,从织田信长的手上接过一份书卷后,展开念了起来。

    要说织田家的第一家臣,许多人都会想到织田义信,但实际上真正的头号家臣,一直都是林秀贞同学。因为从织田信秀时代,他就已经作为织田家的席宿老存在了。或许看起来,林秀贞在织田家的崛起之路上并没有建立什么功勋,但那不过只是针对战场上而言。如今已经58岁的林秀贞,如今可是织田家真正的内政一把手,任何关于政务方面的问题,几乎都得先经过他的手,才会被转交到织田信长的手中。

    轻咳了两声,林秀贞看了一眼众人随后念了起来。这份书卷很长,上面更有织田家上上下下百多人的名字,上到织田义信等重臣,下到某个立下大功的足轻,都在这里添上了自己的名字。

    封地、赏钱、赐宝……总之,只要立下了功劳,织田信长就不会亏待你,这就是这份书卷存在的意义。

    “木下秀吉,封近江今滨城。泷川一益,封近江小谷城……”一道道封赏命令,让所有人都喜笑颜开,尤其是木下秀吉,因为他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了。不过,还是有一个意外。

    “织田义信……照例,没有赏赐!”当林秀贞读到最后一个名字时,虽然他强忍了很久,但还是忍不住让嘴角翘了起来。没办法,织田信长这句话写得实在是……太刻意了!

    好吧,织田信长就是故意的,看看他那得意的神色就知道了。说起来,织田信长今年已经34岁了,而织田义信也29岁了,但他们之间,总是会出现好像只有小鬼头之间才会出现的那些互动,有些时候……好吧,反正在这种时候,所有人都只会装死而已。

    当然了,这不过只是一个插曲而已,当封赏结束后,织田信长转头看向柴田胜家问道,“胜家,越前那边情况如何?”

    “还算顺利,不管是朝仓家那些降服的豪族还是一向宗,都很平静。”柴田胜家沉声说道。

    “嗯……”闻言,织田信长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随后说道,“暂时你就专心展领地,1年!我希望一年之后,越前只有本家一个声音!”说完,织田信长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森起来,“如果那些朝仓降臣或者一向宗想要捣乱的话……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吧?”

    “请主公放心!”柴田胜家闻言连忙应道。

    “长秀你也一样,尽快整顿好领内!同时,你负责劝降丹后国的一色家。”织田信长看向丹羽长秀再次说道。

    “是!”

    “一益、猴子,你们也是一样,如果那些浅井家的降臣们出现任何可疑的行迹,我准许你们自行处理!”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是!”

    “另外,猴子还有光秀,对于丹波以及播磨国的攻略要开始提上日程了。”

    “请主公放心!”明智光秀和木下秀吉同时应道。

    说完,织田义信转头看向织田义信,见他正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脸上再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义信,纪伊国和四国还是交给你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拖很久吧?”

    “啧,放心吧,轻松的很。”织田义信晃了晃脑袋随口应道,显然还在对织田信长没有给自己封赏很是不满。

    一道道命令接连下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信长才站起身来环视着众人,“那么,大家继续努力,天下已经乱了太久了,是时候回归到和平时代了!”

    “喔喔喔!”

    “那么接下来,就到了宴会时间了!”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随即对门口的小姓大声喊道,“快点上酒菜!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噢噢噢噢!!!”回应织田信长的,是更加大巨大的欢呼声。这一个,他们可是等待多时了。嘛,毕竟在这个时代,消遣娱乐总是很少的,而酒宴,毫无疑问就是其中最受武士欢迎的一种。

    一道道菜肴被端了上来,一坛坛美酒更是摆满了诸人的身边。织田信长端着酒杯不断举着杯,不一会,评定间内就充满了欢笑打闹的声音。哪怕是林秀贞、佐久间信盛这种老臣,脸上的笑容从来没有消失过。

    “老爹,爷爷,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如今的织田家!”织田信长看着这一切,心中忽然感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