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五十六章:朝仓家的末路 2
    一乘谷城,评定间。顶点小说

    朝仓义景脸色惨败的坐在首位,下面朝仓景镜等人分列两旁。昨天夜晚,在得到木芽城被攻破的消息后,朝仓义景当机立断率军撤回了一乘谷城。只是,撤是撤回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野战?显然不可能。不说别的,单单织田义信之前在金崎修罗一般的武勇就足以让朝仓义景打消这个念头。可守城……木芽这个天险被攻破,整个越前全部都被暴露在织田家的兵锋之下,就算朝仓家死守一乘谷城,也根本无法阻挡织田家对越前的攻势。

    可以说,此时的朝仓义景已经没有半分主意了,可他环视了重臣一圈,所有被他眼神扫到的家臣全都低下了头,显然,这些平时牛皮吹破天,一个个自诩名将的家臣们,此时也没有了半分主意。

    如果在平时,朝仓义景绝对会大发雷霆。只是这一次,他只是张了张嘴,最后所有的言词化成了一声叹息,随即就起身直接离去了。他不知道说什么,甚至他现在的脑子都一片空白,因为到现在他都没有明白,为什么堂堂朝仓家,会这么简单的被织田家击败。

    见状,朝仓景镜眼睛微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不久,在和众人离开一乘谷城后,朝仓景镜秘密联系了前波吉继、富田长繁等人。

    入夜。

    朝仓义景并没有休息,而是站在宅邸的庭院中看着月色喝着酒。说起来,朝仓义景很少独自喝酒,自诩文化人的他,比起酒水,他更加喜欢喝茶。只是今天,在短短的半个时辰内,他就已经喝掉了三壶。因为除了求醉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的还有小姓的惊叫和惨叫声。已经醉得快睁不开眼睛发的朝仓义景莫名的转头看去,不满的嚷嚷着,“干什么?~都给我安静点!咯……”

    只是这番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个充满讥讽的声音,“呵呵,织田家即将兵临城下,家督大人您竟然在借酒消愁?这实在让属下等寒心啊……”

    随着话音,一群人就出现在了朝仓义景的面前,一瞬间,朝仓义景就醒了酒,震惊的看着对方惊叫着,“景镜?!吉继?!你们想要干什么?!”来人正是朝仓景镜他们,他们每人带了三名旗本武士,人人手持太刀,显然,来者不善。

    “干什么?!”朝仓景镜闻言顿时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好半响,他才一脸冷意的看着朝仓义景说道,“朝仓义景,如今朝仓家落入这般田地都是因为你一意孤行对抗织田家的结果。所以,为了保全朝仓家,就只能委屈你了……”

    说完,朝仓景镜压根不给朝仓义景开口的机会,直接让自己的旗本将其抓了起来。

    “混蛋!朝仓景镜,你这么做一定会下地狱的!”朝仓义景不断咒骂着,只是对此,朝仓景镜却压根懒得理会。因为从今天起,朝仓义景就不再是朝仓家的家督了。

    而另外一边,拿下木芽城的织田军并没有停下脚步,在同意了织田义信的提议后,织田信长将投降的两万朝仓军打散编入了自家部队,再次向一乘谷城进发。织田信长并不打算慢慢攻略越前,因为他既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懒得继续陪朝仓义景玩游戏。而且在他看那来,只有雷霆万钧一般的消灭朝仓家,才能解他多年来的怨恨。

    两天后,织田军抵达一乘谷城,只是还没有展开攻势,织田信长就诧异的发现对面竟然开城降服了。不过当朝仓景镜等人压着被捆成粽子的朝仓义景走出城门时,真相大白。

    “竟然会有这种家臣的存在,简直就是武士的耻辱!”前田庆次小声嘀咕着。显然,在前田庆次的眼中,对朝仓景镜等人的作为是相当不屑的,毕竟武士的精神就是忠诚、无所畏惧。而且不光光是前田庆次,白木行久等人对于朝仓景镜等人的作为也是相当的鄙夷。

    “呵呵,不过不管怎么样,兵不血刃的拿下越前,也是一件好事。”织田义信轻笑道。对于朝仓景镜等人的作为,织田义信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虽然忠诚确实是武士应该谨守的标准,但织田义信还记得一句话,那就是良禽择木而栖。而显然,在织田义信的眼中,织田家就是传说中的梧桐木。

    “你们辛苦了,功劳我已经记下,任何弃暗投明的人,本家都不会亏待的。”织田信长对朝仓景镜等人点了点头,就让他们下去休息了。

    对此,朝仓景镜等人自然不会也不敢多说什么,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番作为肯定会遭到鄙夷,不过没办法,他们可不希望跟着朝仓家一起进入史。

    待朝仓景镜等人离去后,织田信长这才转头看向朝仓义景。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显然,两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种局面。好半响,织田信长才淡淡的问道,“义景公,不知道当初您拒绝本家的召唤时,有没有想过今天的下场呢?”

    朝仓义景高昂着头看着织田信长,半响后,才开口说道,“不知道信长公是否能够解开这些东西呢?虽然我失败了,但朝仓家乃是名门贵族,就算是死,我也希望能够有一个体面的死法。”

    闻言,织田信长挑了挑眉,显然没有想到朝仓义景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要知道在他得到的情报中,朝仓义景基本可以用软弱无能来总结的说。不过织田信长并没有拒绝朝仓义景,因为在这种时候朝仓义景还能有如此的态度,已经得到了织田信长的尊重。

    “很好!义景公不愧为名门朝仓氏的后人,如你所愿,准你切腹!”织田信长沉声说道,并让小姓带着朝仓义景下去沐浴更衣。随后不久,朝仓义景就在织田家的家督以及诸多家臣的注视下,切腹自尽,享年3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