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五十一章:浅井长政之死 2
    小谷城内,阿犬不敢置信的看着浅井长政,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到了这种时候,浅井长政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2要知道在浅井长政绝对背叛织田家的时候,她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对此,浅井长政自然没有忘记,他只是愧疚的看着阿犬,语气深情的说道,“阿犬,我没有忘记你的决意,我也知道这么做对不起你。但……我恳求你,活下去吧,带着我们的孩子!”浅井长政说完,“噗通”一声跪在了阿犬的面前“现在能够让浅井家延续下去的人,只有你了!”

    阿犬见状,慌乱的跪了下来想要扶起浅井长政,只是浅井长政如果不想起来,她区区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扶得动呢?“殿下您……”阿犬看着一脸恳求看着自己的浅井长政,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住浅井长政大哭起来。

    “殿下!!”

    在嫁给浅井长政的时候,阿犬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有的只是和家人的分别,以及对于未来的迷茫和恐慌。但她很清楚,作为武家之女,这是唯一的命运,所以她没有做任何的反抗。事实上她也不敢反抗,因为她对于织田信长这位兄长,从小就一直有着深深的畏惧。

    而到浅井家之后,阿犬也一直谨记着浓姬在临走前对她说的话,努力的做好一名合格的正室,这个时候,她对于浅井长政依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人最少作为夫君来说,还是属于能够接受的类型。毕竟,浅井长政年轻、有能力而且又帅气。

    但随着接触的时间越长,阿犬对于浅井长政的感觉慢慢转变着,因为浅井长政并没有因为和她的婚姻只是政治联姻而冷落她,反而经常陪她一起逛街、谈心、说笑。那阳光的笑容、平易近人的性格以及无处不在的温柔,都让阿犬联想到了她曾经暗恋过的织田义信。最终,阿犬心中的那个人,从织田义信变成了浅井长政,为了他,阿犬愿意做任何事情,除了离开!

    “殿下,不要让阿犬离开好吗?孩子们的话,我可以写信让人给兄长大人送去,他是非常在乎家人的人,一定会好好善待他们的。”阿犬哭求着。

    只是对于阿犬的话,浅井长政却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和你分开,但没有你的话,我们的孩子就算活下来,也不可能成为武士的。而且,最大的可能是茶茶她们活下来,但万福丸却会被处死。”

    “你也了解兄长殿下,他最恨背叛他的人了。我想,他现在可能恨不得把握剥皮抽筋才是,又怎么可能会让浅井家存留呢?”浅井长政苦笑道。

    对于浅井长政的话,阿犬没在反驳,只是所在浅井长政的怀中不断的哭泣。因为她知道,浅井长政说得都是事实。

    搂着阿犬,浅井长政一边抚摸着阿犬的秀一边柔声说道,“阿犬啊,我辜负了你的爱,也辜负了兄长大人的信任。我既没有成为一个好丈夫,同时也不是一个好家督、好盟友。所以,你不用这么难过,回去之后,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吧。”

    闻言,阿犬娇躯猛地一颤,随后哭得更加大声了,“我不要回去!我要一直和殿下您在一起!”阿犬不断摇着头,泪水抹湿了浅井长政的衣领。

    阿犬希望用自己的坚持打消浅井长政的念头,只是很可惜,浅井长政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猛地推开阿犬,随即浅井长政站起身来背对着阿犬大喊道,“来人!带着夫人还有万福丸他们离开小谷,送去织田信长那里!”

    “是!”

    随着话音,门外顿时转进来两名小姓走到了阿犬的身边。

    “殿下!”阿犬拉着浅井长政的裤管继续哀求着,可惜,直到阿犬被两名小姓架出去,他也没有转过头来。

    听着走廊内不断传来的哭求声,浅井长政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滑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传了过来,“唉,既然如此,当初你又何必背叛本家呢?”

    话音刚落,浅井长政尚未开口,两名忍者就已经出现在了浅井长政的面前,他们惊恐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怎么都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到这里。

    “是……修罗殿下吗?”浅井长政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浅井长政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不过也不需要回应,因为一身白衣的织田义信已经出现在了浅井长政的面前。

    下一刻,浅井长政忽然拜倒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修罗殿下!看在阿犬是兄长大人亲妹妹的份上,请一定要照顾好她!拜托您了!”

    “……”闻言,织田义信沉默了。他本以为浅井长政会求饶,也想过浅井长政会拜托他绕过自己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他却只提了阿犬一个人。

    静静的看着拜伏在自己面前的浅井长政,织田义信忽然再次叹道,“唉……放心吧,阿犬也是我的妹妹,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多谢修罗殿下!”浅井长政闻言再次拜谢道。

    看着浅井长政那激动的神情,织田义信沉默了片刻再次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了。”浅井长政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展望台上,看着下面的火光轻松的说道,“有了修罗殿下您的保证,我就已经放心了。”

    闻言,织田义信摇了摇头,他完全无法理解浅井长政的想法。因为在他看来,求他帮忙说情,怎么也比阿犬去找织田信长说情更好吧?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此次前来,只是要带走阿犬而已。至于浅井长政的那些孩子,他才懒得理会呢。毕竟,他和织田信长一样,都是恨不得将浅井家彻底灭族的说。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告辞了。顺便说一句,如果不希望更多人陪你一起死的话,切腹吧。”说完,织田义信就直接消失了。就好像他出现的时候一样,让人完全无法察觉到一丝踪迹。

    对此,浅井长政并没有理会,只是看着下方的火光低声自语着,“阿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