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五十章:浅井长政之死 1
    夜幕降临,但近江的小谷城依然仿佛白昼一般,城内城外,无数的火把随风摇摆着,伴随着那巨大的喊杀声。

    当织田军包围小谷城后不久,织田信长就立刻下令开始攻城。是的,他压根就不准备给浅井家任何的机会,甚至连劝降的使者都没有派出去。

    “如果能够生擒浅井长政那混蛋,我一定要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下酒!”织田信长对织田义信如此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织田信长的语气非常凶狠和坚决,让任何想要开口劝说的人都只能将话吞回肚子里。

    不过显然,织田义信也同样不打算放过浅井长政,因为他同样也讨厌背叛,更别说如果不是浅井长政的背叛,森可成根本不可能死。当然了,显然还要加上森可隆。事实上当听到森可隆战死的时候,织田信长差点就要暴走了。

    “不过阿犬还是得接回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织田家的人,怎么能和这种背叛者一同死去呢?”织田义信沉声说道。虽然对于阿犬他并没有接触太多,但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他的话,阿犬也不用嫁给浅井长政,那么也不会有现在这些林林种种。

    嘛,到现在他依然认为阿犬之所以之前没能通知织田信长浅井家的背叛,只是因为被浅井家的人发觉了。

    “哼!阿犬既然生在武家,那么作为武家之女,她自然要做好这个准备!”织田信长冷哼着说道。只是虽然语气冷漠,但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好吧,织田信长对于家人的重视,可绝对不是其他大名能够比拟的。哪怕,阿犬小时候和他的关系也并不是非常亲密。

    对于织田信长的心口不一,织田义信早就习惯了,所以他只是撇了撇嘴,随后很是随便的说道,“这样吧,我晚上去浅井家一趟。”

    好吧,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完全没有浅井家的人放在眼里啊,要知道他可是被誉为织田家战神的人物,就这么孤身前往浅井家真的好吗?如果被浅井家的人发现,肯定必死无疑。

    只是,在听到织田义信这番话后,织田信长却只是冷哼一声说道,“你去找死吗?”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这,显然不是反对的说词。

    不过仔细想想,织田信长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在他的心中,织田义信的忍术早就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他真的想要潜入小谷城的话,浅井家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他。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发现了他,只要织田义信想走,又有谁留得住?!

    好吧,这不是武侠文,但在这个乱世,织田义信却已经能够做到像杨过、郭靖那般的武林决定高手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了。嗯?|既然如此,那织田信长为什么不让织田义信逐个去暗杀那些大名和名将呢?

    嘛,怎么说呢?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虽然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都不是君子,但当身份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他们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掉价的事情来呢?事实上在正式得到武士的身份后,哪怕是百地三太夫或者多罗尾光俊这些人,也基本上没有去做忍者该做的那些事情了。

    “真是个傲娇的人啊。”织田义信一脸嫌弃的想着。

    就在这时,木下秀吉忽然匆匆的走了进来,看着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大喊道,“主公,就让猴子将阿犬公主带回来吧!她毕竟是您的妹妹啊!”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就乐了,向织田义信努了努嘴道,“那,你看义信这小子愿不愿意将这件事情交给你?”

    话音刚落,织田义信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木下秀吉的面前,“猴子,你是不是对阿犬有什么想法啊?!”

    一句话,直接就把木下秀吉吓得逃出了军帐。好吧,他确实有想法,谁让阿犬在尾张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呢?见状,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两人顿时大笑起来。

    而逃离军帐的木下秀吉却是一脸的悲催,“为什么!”他很是无奈,他以前暗恋阿市,结果被织田义信抢了,如今希望通过这一点得到阿犬的好感,可惜织田义信又捷足先登。啧啧,如果这小子知道如果没有织田义信的话,他能够多出多少功劳的话,会不会气得吐血呢?

    小谷城天守阁,浅井长政却只是静静的站在展望台上,一边饮着酒,一边看着下方的无数火光。此时,织田军已经停止了进攻,小谷城内外恢复了一片寂静。说起来,织田军的攻势停止的非常诡异,让城内正在指挥防守的远藤直经惊异不已。

    但浅井长政的面色却异常平静,似乎并没有因为织田军停止进攻而高兴或者去猜疑什么,他只是在那边不断的喝着酒,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夫君,不用担心,只要本家坚持下去,朝仓家一定会再次派出援军的。”

    闻言,浅井长政转过头,就看到阿犬那一脸担忧的模样。轻轻走上前将其搂入怀中,“没用的,当姊川一战被击败后,本家就已经输了。”浅井长政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他想过会败给织田家,但他却完全没有想过会败得如此干净利落,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一开始,在得到朝仓、一向宗的支援时,他也没有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战胜织田家。

    听到浅井长政的话,阿犬默默的将自己的身体往浅井长政的胸膛挤了挤,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只有用自己的娇躯,来温暖浅井长政那冰凉的身体。

    只是忽然,浅井长政双手按在阿犬的肩上稍微把她退离怀抱,随后看着她那绝美的面庞坚定的说道,“阿犬!你必须活下去!回织田家吧,带上我们的孩子!这样就算浅井家灭亡了,最少你和孩子们还活着!”

    “殿下?!”阿犬闻言,顿时不敢置信的看着浅井长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