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唱歌
    说相声的没好人啊。

    这俩小子还没入相声门呢,就已经这么坏了,等他们真正入门之后,还指不定得闹出什么动静来呢。

    白定堂上次就来参加过南字科的招生,但那次他实在是表现太差了,他没考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白定堂自己也是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他也不清楚向文社的招考标准到底有多高啊,先前他为了自己的面子,故意把招考标准说的很高。

    没成想,那几个家伙还真的给吓住了,进去出来的时候脸都白了,白定堂还以为是自己害了他们。

    现在见到姜如达这家伙都给难哭了,他心中也慌了,再一想这次来报名可有好几万人啊,真正入选的才几十个,这得多难啊。

    白定堂心中顿时就没底了。

    姜如达瞥了一眼白定堂的脸色,哭声顿时就放出来了,他是嚎啕大哭啊。

    白定堂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啊,这不会是被潜规则了吧?

    难道这里面考核的不只是语言艺术,还有形体艺术?

    白定堂吓得腿肚子都软了,这个从歌舞厅混出来的货啊,真是够够的了。

    姜如达见成功吓到白定堂了,他心中暗笑,然后抹着眼泪就走了。

    白定堂在教室门口站了好久,深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把内心的起伏给压下来。

    他抬起了有些颤抖的手,敲了门。

    “进来。”

    里面有人喊。

    白定堂手心里面冒着汗,他拧开了房门,踏进了这生死地。

    何向东瞧着新来的这位,看着对方那脑门冒汗的模样,他心中就暗自失望了,这人太紧张了,估计又是个上不得场面的小子吧。

    白定堂最先看到的是这几位考官,他脸色当时就是一白,四个人,他受不了啊,他可虚着呢。

    他又环顾周围一眼,这地儿也没个躺着的地方,不会就在地上吧?

    天呐,不会着凉吧?

    白定堂牙床都在颤抖。

    何向东是不知道这个家伙的龌龊想法,不然的话,他铁定给这个小子一顿胖揍,然后让他滚蛋。

    何向东看他,露出一点笑容,说道:“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何向东已经认不出眼前这人了,毕竟白定堂上一次来面试是两年前,两年过去,白定堂的穿着和气质都发生很大变化了,不是熟人根本认不出他来。

    就连陶方白也仅仅觉得他有点面熟罢了,至于何向东,白定堂当初就没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两年多过去了,何向东早就把他忘到脚后跟了。

    白定堂重重呼吸几下,把脑子里面龌龊都排出去,他道:“各位老师好,我叫白定堂,你们可以叫我小白,我来自东北吉林。”

    说罢之后,白定堂心中安定了不少,他的自我介绍跟两年前说的一模一样。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他当初说了这样的话,在这里跌倒了。两年后的今天,他又说了同样的话,只是这一次,他不打算再摔倒了。

    何向东微微颔首,看了一眼他的报名表,说道:“说说吧,为什么想来报考我们向文社。”

    白定堂看着何向东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喜欢相声,喜欢您,喜欢向文社。”

    何向东抬头看他,眉头微微一挑,他发现眼前这小子貌似不紧张了,自信了许多。

    何向东问道:“喜欢相声?为什么喜欢相声。”

    白定堂道:“喜欢就是喜欢,谈不到为什么,如果是有原因的喜欢,那就不是真正的喜欢了。”

    白定堂这话一出,坐着的这几位考官全都来了精神了,一个个全都看他。

    白定堂坦然和他们对视。

    何向东乐了:“有点意思啊。”

    顿了一顿,何向东看着白定堂的眼睛,说道:“小伙子,牛皮不是吹的,相声也不是你说喜欢就是喜欢的。”

    白定堂回道:“两年前,我从家里拿了五百块钱,一个人从东北跑到北京来,因为那个时候我知道向文社在招收相声学员,所以我来了。”

    何向东微微一讶。

    白定堂道:“我等了三天,终于轮到我了,可是我这样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满嘴东北腔的孩子根本不可能考上。我失败了,500块钱也花完了,我穷到只能露宿街头,幸好有个老板肯收留我,让我留在了北京。”

    “两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成了单位里面的中层干部,我现在月薪七千,我又听到了向文社招收学员了,我辞掉了我现在月薪七千的工作,又来到了这里,又来了这间教室,又站到了您诸位的面前。我喜欢相声,我喜欢向文社,所以我又来了。”

    在坐的考官都被白定堂的故事震撼住了,他们也感受到了白定堂对相声的一片赤诚。

    薛果轻轻叹了一声,扭过头看何向东。

    何向东眉头锁着,目光垂着,也不知道在他思考着什么。

    半晌过后,何向东抬头看白定堂,眼神中多了不一样的东西,他问道:“如果你这次没考上怎么办?下次还来吗?”

    白定堂对视何向东,笑着说:“来啊,不过那时候我可能已经月薪好几万了。毕竟,我是那么的优秀。”

    考官都笑。

    何向东道:“我们都知道了你对相声的热爱,可越是如此,我们才越不敢耽误你,你要是真适合干这一行,我们一定收你。你要是真不适合,祖师爷不赏饭吃,那你也别耽误了,趁早改行吧,反正你这么优秀。”

    白定堂笑,点点头:“好。”

    何向东稍稍沉吟,问道:“那你都会点什么啊,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说点什么,唱点什么都可以。”

    白定堂说道:“那我就做个模仿吧。”

    何向东点点头:“也行,你打算模仿个什么?”

    白定堂微微眯起了眼,轻轻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一副无奈的幽怨的表情,说道:“我就模仿一下薛老师的媳妇,我薛大妈唱歌吧。”

    薛果一愣。

    何向东反倒是笑了出来,伸伸手:“来。”

    白定堂妩媚一笑,声音婉转动听。

    “一步踏错终身错,

    下海伴舞为了生活。

    舞女也是人,

    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为了生活的逼迫,

    颗颗泪水往肚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