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拜师
    向文社,方文岐相声研习社。

    南山于飞,四海龙腾,八科学员,第一科早就招收完了,也培养两年了,今年招收的是第二科。

    南字科的二十七个学员,现在全都坐在教室里面,学艺的教室跟上学读书的教室是不一样的,读书学的主要是课文,学艺学的是能耐。

    教室里面很空,就是中间摆了一排小凳子,这些孩子全都坐在这里。

    何向东站在最前面,教室最后面还坐着一帮人,这些人都是向文社的演员,而且是比较厉害的中流砥柱类型的演员。

    这里面就有薛果,郭庆,顾柏墨和李泉江,还有马金山和田福堂等人。

    向文社水平相当高的演员都在这儿了。

    何向东站在教室最前,看着教室里面这一张张充满朝气的脸庞,他露出了笑容,这些全都是他培养出来精英,这些都是向文社未来的希望,也是整个相声界的希望。

    何向东对众学员说道:“你们是05年来的,到现在也两年了,这两年时间里面我最欣慰的事情是你们都坚持下来了,没有人提前离开。学艺很苦,可你们很坚强。”

    “在你们刚来的那天,我把你们叫到了楼下集合,就在咱们研习社训词的石碑下面,我跟你们说过,或许你们在家人朋友眼里只是一个读书没本事,干活很废物的没用之人,家人把你们送到这里来只是为了给你们找个能免费吃饭的地方,等我养你们两年,他们再把你们带回家里继续搬砖干活。”

    在场这些学员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因为何向东说的就是事实,也是他们曾经将要经历的宿命。

    何向东看着他们,他微微抬起了头:“在那时,我就跟你们说过,只要你们进了我们研习社,能吃得住苦头,忍得住寂寞,好好学艺,我就一定会给你们机会,给你们让家人朋友诧异艳羡和懊悔的机会。”

    “而现在。”何向东声音也提高了几分,语气中带着自豪:“你们已经坚持两年了,你们熬下来学艺的苦头了,你们都很棒,我可以这样说,你们现在虽然还是学徒,但是你们的能耐已经超过相声界的大部分人了,你们是我的骄傲。”

    在场好多学员都把腰杆挺了起来。

    何向东道:“学艺是一辈子的事情,以现在你们的水平,你们已经不必每天都待在研习社里面了,接下来你们要去舞台上锻炼,要在舞台和观众的目光中锻炼自己。你们要向全世界证明你们的能力,要向你们的家人和朋友证明你们并不比任何人差。”

    学员们都被何向东鼓动的心潮澎湃。

    何向东道:“下周就是我们向文社南字科学员的汇报演出周,这一周都是你们演出的时间,这个舞台是你们的,你们要向所有同行和观众展现你们这两年学艺成果,成败都是你们的,长脸也是你们的,丢脸也是你们的,未来的路也都是你们的。”

    众人闻言,心中都稍稍有些沉重,他们这些学员都上过场了,里面的大部分人都上场说过相声,都有点舞台经验了。

    但是在接下来一周是的汇报演出里面,肯定会有很多同行和观众来看他们,他们要是演砸了,那脸可就丢大了。

    所以他们都感觉到了压力,就连陶方白和李耕这两个佼佼者都感觉到了挑战。

    何向东露出笑容,说道:“少爷们,别这么大压力,上场的时候压力更大呢,现在就轻松一点吧。”

    众人都笑。

    何向东道:“汇报演出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在演出之前呢,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拜师入门。相声这行讲究的是师承门户,你得有师门才行。”

    “你们也在研习社里面学了两年了,这两年时间,园子里面这些老师都教过你们,你们也是叫我们老师、师父的,但是你们都是没有正式拜师的。现在你们也要正式上场说相声了,拜师的事情也应该要决定一下了。”

    何向东伸伸手说道:“今天我们向文社想要收徒弟的老师都来了,向文社的相声研习社不是我一个人的研习社,你们也不是非要拜我为师不可,当然了,我也不是一定非得收你们不可,我可是很高冷的。”

    大家都笑。

    何向东脸上带着坏笑:“现在我们老师都来了,都在这间教室里面,你们想要拜谁为师,就过去请问老师,老师答应你了,你们就是师徒了,至于规矩怎么走,听师父的,师门是什么规矩你们就遵守什么规矩。”

    说罢之后,在场这些学员都纷纷点头,心中有数了。

    何向东脸上的坏笑慢慢扩散开来,他道:“我提醒你们一下,这么多老师可都在啊,你要是去找某个师父拜师失败了,你再去拜别人,人家可不一定会收你了。你想想,你都是一个被别人不要的货,谁还肯要你啊。”

    这话一出,学员们都傻了,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了。

    “哈哈。”何向东大笑两声:“少爷们,慎重选择啊,这要是拜一圈都没人理你,那就好尴尬了。”

    有学员问道:“老师,那我们要是全都没拜师成功怎么办?”

    何向东看他,说道:“嗯,问得好,这个问题解决起来也简单啊。我们这些人你们拜不了师父,就去拜我的徒弟们啊,小高,小军,老二老三,都可以,不过你们以后要是再见到你们这些一起同窗的学员,那可都是要叫师叔了,见着我们要叫师爷咯。”

    学员们的脸色更难看了,要是真的拜师失败,以后就要管身边这些货叫师叔了?

    我靠,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陶方白也挤着坏笑说道:“哥几个,咱们都同窗一场,我怎么能让你们受这个委屈,这样,你们要是拜师失败了,就过来拜我,我不嫌弃,以后我们就用父子相称。”

    “滚。”

    “边儿玩去。”

    “便宜占得没边了。”

    ……

    陶方白哈哈大笑。

    何向东也笑了几声,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不管你们拜谁为师,你们都是我向文社的人,只要你们有能耐,就不怕没有出头的机会。去吧,少爷们,是死是活,就瞧你们自个儿的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