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进击的保安队长
    歌舞厅。

    “小白,你真的打算走了?”一个高贵美艳的女子诧异地问白定堂。

    这女子身上有一股子风尘味道,但在这股子风尘味道中却又带着几分高贵冷艳,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在这个女人身上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这也让这个年仅三十多岁的女人变得极为耐看,也极有味道。

    白定堂站着对那女人说道:“孙姐,我是要走了。”

    孙姐秀眉稍稍一蹙,默默看了白定堂一会儿,问道:“能告诉我理由吗?”

    白定堂默了一下,回答道:“孙姐,向文社的学员招生开始了,我要去报名考试。”

    孙姐美丽的脸庞上露出了很明显的诧异神色,她都愣住了:“向文社?何向东?说相声?你要去做相声演员?”

    白定堂点了点头。

    孙姐看着白定堂都笑出来了,不愧是尤物,她这一笑,弄得白定堂都看痴了。

    孙姐笑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么玩的吗?嗬,还说相声?不是,我说你要是想成为明星,就去正经签个经纪公司,然后去唱歌去演戏,去选秀也行啊,这才是做明星的正道。”

    “你去说相声干嘛啊?这都是老头子听的东西,现在还有几个年轻人听相声啊。你要是想当明星,我还可以给你介绍几个经纪公司的老板认识,就你这形象包装包装,可能还有点出路。”

    白定堂摸摸鼻子说道:“原来我长得这么好看啊。”

    孙姐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嗔道:“去你的吧,行了,赶紧干活去吧,别在我这儿待着了。”

    孙姐还以为白定堂是在开玩笑呢,因为她完全想不通她的得力干将怎么突然就要去说相声了,这八竿子打不着啊。

    白定堂没走,他对孙姐说道:“孙姐……我还是要……要去考他们的学员。”

    闻言,孙姐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起来了,她认真地看着白定堂,眉头稍稍蹙着。

    白定堂也觉得有点尴尬。

    半晌后,孙姐问道:“原因呢?”

    白定堂深深呼吸了几口,稳了稳心神,他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说道:“孙姐,我到您这儿两年了,也承蒙您关照,收留了我这个外地孩子两年多。”

    孙姐摆摆手。

    白定堂脸上露出追忆的神情,他道:“我是两年前来的您这儿的,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吧,我那个时候已经两天没有东西吃了,也没地方住,晚上都是在公园凑合一宿,都不敢早点去,生怕被人看见,不好意思。有几次去的晚了,公园的椅子还被乞丐占了,我也不敢过去说。”

    白定堂轻笑一声,他在说这些过往的时候显得非常轻松和平静,曾经有人说过,不管你现在在经历着什么样的苦难,在未来你总能很轻松地说出来,白定堂就是如此。

    孙姐却听得眼眶有些泛红。

    白定堂看着孙姐,眼神中充满了感激:“我那时候都饿的眼冒金星了,坐在咱们店门口都走不动道了,幸好您收留了我,不然我现在可能在丐帮混的风生水起了。”

    孙姐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笑骂道:“那还是我妨了你的前途咯?”

    白定堂贱笑道:“那你也没打算给我补偿啊。”

    孙姐又翻了个白眼给他看。

    她对白定堂的过往不太熟悉,她只知道这个小伙子是一个人从东北来北京找工作的,但是带的钱不够,钱花完了,工作还没找到,好几天没吃饭了,饿的在他们店门口走不动了。

    她给了白定堂一碗面吃,后来又看白定堂这小伙子挺老实的,是个老实孩子,她也心中一软,就收留了他,让这小子在这里当服务员。

    这孩子确实是老实,肯干活,不偷懒,话不多,还容易害羞,歌厅里面这些女孩子都喜欢逗他。

    孙姐对他也挺满意的,只是环境对一个人的塑造太大了,这才两年过去,当初那个腼腆的小男孩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浪荡模样。

    孙姐也是要无语了,当初是一个多么老实的孩子啊,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一副鬼样子了。

    不过这小子的确成长的很快,短短两年时间,这小子就从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升级成保安队长了,现在还兼着值班经理,管着这些服务员。

    这就算是中层干部了。

    现在她的中层干部居然要辞职去给人家向文社当学员去了,她也真是要无语了。

    白定堂挠挠头,又看了看孙姐,说道:“孙姐,当时我跟您说的是我从东北来北京找工作,没找到工作,但是把钱都花完了,才饿的肚子的。”

    孙姐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

    白定堂道:“其实当初我找的工作就是向文社的相声学员,我一个人从东北揣了几百块钱跑到北京来,为的就是要加入向文社,我就是冲着向文社来的。本来想着进到向文社里面,就不愁吃住了,谁知道没能进去,钱反倒是被我花干净了。”

    “唉……”白定堂叹了一声,说道:“两年前我没能进向文社,两年后他们又开始招生了,这一回我是一定要去试试的,我没有忘了我来北京的目的,我就是冲着向文社来的。”

    孙姐看着白定堂坚定的眼神,她也轻轻叹了一声,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句:“年轻真好。”

    白定堂垂头一笑。

    孙姐看着白定堂道:“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你就去吧,你要是以后能站上台说相声了,一定要给我送两张票,我得去看看我们小白说的相声。”

    白定堂忙应道:“好,等我能出台了呀,我一定叫您。”

    孙姐都被逗笑了,她笑骂道:“哟,这还没考上呢,你就跟我说起相声了啊?”

    白定堂现在的脸皮可厚,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就是贱贱地一笑。

    孙姐笑完了,对他抛了个媚眼,妩媚说道:“等你能出台了,姐姐一准找你去,哈~”

    白定堂倒吸一口气凉气,他低头吼道:“下去,下去,别起义,下去,下去。”

    孙姐一愣之后,笑得花枝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