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孤独
    “高老师。”

    “高老师。”

    有人叫了两声。

    高秉生回过神来,看着那人。

    那人笑着道:“高老师,您还走神了啊?”

    高秉生低头一笑,说道:“可能是吃撑了吧?”

    那人道:“哈哈,高老师,您也说两句吧,我们这儿都争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高秉生是今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相声节目的总负责人,他是有很大的决定权和建议权的,现在大家争论不下,也就把争议交给高秉生了。

    高秉生微微颔首。

    在场的这些评委全都把心给提起来了,因为高秉生这个人太怪了,谁也闹不清楚他的想法。

    他是主流相声界的人,以前还是相声界当家人的候选人,虽说后来当不了了,但是人家这本事和地位还是在的。

    所以他代表了主流相声界跟向文社定下了大年大赌,大家虽然都很不满,可最后也只能认下了。

    既然他代表的是主流相声界,那他应该就站在主流相声界这一边,可他却偏偏又跟民间相声界那边暧昧不清,对云季和谢全他还帮助颇多,当初还给他们站过台。

    这真是个谜一样的男人。

    在场好多人都不知道高秉生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高秉生环视众人一眼,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眉头稍皱,稍稍思忖了一下,说道:“现在有多少人支持云季和谢全?”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高秉生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高秉生说道:“支持这两个人的举一下手,我看看。”

    众人再度对视,原先发言支持云季和谢全两人的那几个评委都把手举起来了。

    高秉生粗略瞄了一眼,说道:“四个,嗯,那剩下的就是支持另外一组的了?”

    “嗯?”

    “哎?”

    在场众人纷纷发出惊疑声,不能这样算啊,剩下的只是没举手啊,不代表就一定是支持另外一组的啊,也有可能是弃权的啊?

    哪里能这样简单算啊?

    可是高秉生却道:“行,反正艺术层面的也吵不出什么结果来,就按照表决吧,既然支持老赵他们的更多一点,那就把云季和谢全打掉吧。”

    我去。

    一众评委大开眼界啊,这样也可以啊?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就算是表决,也是重新举手表决啊,现在根本也没举手啊,就靠他高秉生的一言堂?

    这事儿连央视的领导都看不下去了,央视领导咳嗽一声,说道:“高老师,这……这表决还是重新弄一下吧,程序都还没走呢,是吧。”

    高秉生却道:“不用走了,云季和谢全两个人的作品直接淘汰了吧。”

    “啊?”当时便有人惊叫了一声。

    太奇怪了,高秉生这是摆明了不让他们两个人过啊,一点面子都没给啊。

    可他当初不是还给云季和谢全站台的吗,不是特别支持这两个人的吗?半年前的央视相声大赛上,他都还很支持这两人。

    怎么这才半年过去,变化就这么大了?

    他们闹掰了?

    高秉生看看众人,说道:“很惊讶?”

    众人点头。

    高秉生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好惊讶的,你们多听向文社的几段相声就知道了。”

    众人一愕之后纷纷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高秉生眉头皱起来,满是春风的脸上很罕见地露出了不悦的表情,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一刻,他又想起了何向东,他又想起了何向东拒绝了春晚邀请函的事情,那一刻的何向东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对春晚肯定有着轻蔑和不屑吧?

    是吗?

    是吧?

    ……

    会议还在进行着,云季和谢全两人的节目单后面被人用红笔狠狠打了一个叉。

    这个单子被塞到了一边,就像是在塞一团无足轻重的垃圾,或许在评委眼中,这些被淘汰了的节目也就是与垃圾无异了吧。

    云季和谢全的节目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高秉生最后的选择也没有引起太大波澜,一切如往常,评选程序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云季和谢全的节目很快就被评委们抛到脑后跟了,评委们也很快把精力集中在接下来的节目里面,进行着接下来的节目的讨论。

    就这样,云季和谢全的节目被扫进了垃圾堆,他们上春晚失败了。江一生也肯定不会再往他们身上投资了,他们的人生也失败了。

    从年初轰轰烈烈离开向文社,再到年尾凄凄惨惨收场。开局辉煌,结局悲惨,他们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尝尽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当初在他们刚离社的时候,高秉生还给他们站过台,还支持过他们发展酉戌班。

    可是就在现在,在他们最难的时候,狠狠在他们身上踏上一脚,把他们彻底踏进无尽深渊的还是高秉生。

    成也高秉生,败也高秉生。

    他们完了。

    他们两个人终于完了。

    他们总算是完了。

    ……

    央视门口小胡同里,两个孤独寂寥的身影还在坐着。云季嘴上的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缕缕烟雾在熏着他的鼻头,可他却恍若不绝。

    谢全还是依然保持着那个亘古不变姿势,望着远方怔怔出神。

    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想些什么,但这一幕画面却非常耐看,很有艺术气息。

    一个并不知名的摄像师路过,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路灯下孤独寂寥的两个身影。

    他悄悄拿出了相机,对着两人拍了一张他最高水平的照片,拍完之后,他走了,他并没有去打扰那两个人,他也不忍去打扰这样一幅让人心碎的画面。

    除夕,何向东陪着家人看春晚,从八点钟一直看到了半夜十二点,又从半夜十二点看到了一点多。

    他已经看完全部春晚了,可是依然没有看到云季和谢全两个人的相声。

    何向东走到了客厅里的落地窗户前,眼神凝视着前方,目光幽幽,怔怔出神,他遗憾地长叹一声。

    这一声长叹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

    那个幸运的摄像师在春节之后,把他那天晚上拍的那张照片洗了出来,寄给了国际上一家非常著名的摄影杂志,他给这张照片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