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最后审判
    春晚的舞台从来都是梦幻的,因为这个舞台有着让人一夜爆红的魔力。

    多少籍籍无名的演员就是因为在春晚上演出了一个节目而红遍天下,这个舞台一次又一次上演了太多奇迹了。

    艺人行就是名利场是非圈,谁能逃脱名利二字啊,为了名利,又有多少人想挤破了脑袋上春晚啊。

    云季和谢全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春晚,他们已经付出太多了,云季更是付出了他全部的尊严,生死成败,就在今天了。

    云季和谢全在万众瞩目之下,在明亮的大灯照射下,缓缓走上了台,两人心中不悲不喜,只有一丝迫切的渴望。

    上台,站好,鞠躬。

    “相声演员云季。”

    “相声演员谢全。”

    “上台鞠躬。”

    台下一片安静。

    云季笑着道:“谢谢大家对我们无声的鼓励。”

    观众笑,掌声起。

    谢全说道:“啊,您这是要掌声啊?”

    云季说道:“那我要别的,他们也不给啊。”

    谢全捧道:“嗨,也是。”

    用的又是向文社的包袱。

    他们俩算是豁出去了,他们知道自己的本事,他们的能耐虽然是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他们跟何向东可没法比,为了能有更大的胜算,他们只有用何向东的包袱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们所说的相声类型也是讽刺类相声,像八十年代的时候,讽刺类相声还敢讽刺体制讽刺政府讽刺不作为的。

    而现在的讽刺类相声也就敢讽刺一下社会不文明现象或者是一些悲催的小市民了,真正的讽刺类相声早就名存实亡了,他们现在是谁都不敢讽刺。

    所以也根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喜剧的本质是不是讽刺,真让你讽刺,你敢吗?

    云季和谢全自然也是走这种轻讽刺了,他们讽刺的也是社会不文明现象,讽刺的是社会上的啃老族。

    云季所扮演的就是有手有脚却不肯上班的年轻人,吃喝全靠家长接济。他们走的也是传统相声的路子,典型的一头沉,谢全在旁边一直捧着他说,最后才翻过来教训他。

    他们这段相声大量采用了何向东的相声《买面茶》里面的结构和包袱,买面茶也是何向东的一个比较典型的作品,他在多年前冲击春晚的时候就演过,后来改了之后在小剧场里面又演了好几年。

    这段相声易学难精,因为何向东是充分地把他张氏评书的功夫给融入进去的,而且还加了几段戏曲,所以品起来很有滋味。

    现在被云季套用了,现场的效果自然是很棒,现场的观众也大多都没有听出其中的门道。

    何向东说的相声太多了,他的代表作也太多了,他一个人说的相声都快赶上人家一个文工团的了,所以不是真正的铁杆粉丝或者是向文社内部人士,他们还真不一定知道。

    评委们对云季和谢全两人的相声也很满意,有幽默娱乐的地方,也有讽刺现实的格调,更关键的是他们还融入了戏曲元素,提升了整个相声档次和可听性,相当不错啊。

    云季和谢全演出结束,后面的就是小品演出了,四审就是按照正式春晚那样来的。

    等所有演出结束之后,就是评委讨论的时间了,这次讨论过后,他们要选出进入终审的节目,终审的节目一般来说也就是正式春晚的节目。

    现在已经是万家灯火了,评委们刚刚在食堂用完餐,现在正在会议室里激烈讨论着。

    央视门口,云季和谢全在门口小胡同的路边坐了下来,云季点着了一根香烟,正在明灭不定地吞吸着。

    谢全就在他身边坐着,望着灯火辉煌的胡同,怔怔出神。

    不多久之后,云季脚边上就已经多了一堆烟头了,而谢全却还是保持着原来的那个姿势,仿佛一尊写实主义的雕塑。

    ……

    央视大楼,一号会议室。

    四审的相声节目有四个,今年春晚的节目安排留给相声的只有三个节目,所以需要打掉一个。

    在这四个节目里面,冯爷的和斗爷的,基本上是定下来了,这两个是不会被打掉的。

    接下来就是在剩下的两组里面选一个了,这两组都是新人,也符合相声界捧新人的原则。

    他们一个是民间相声界的,一个是主流相声界的,都是有背景的人,那两个文工团的人自然就不必多说了,云季和谢全是恒洋娱乐的人。

    恒洋娱乐这次为了把他们送上春晚的大舞台可没少费功夫,前前后后出了不少力气,一路把他们送到了四审。

    到了四审了,恒洋娱乐的能力也差不多到这儿了,他们倒是能继续使劲儿,毕竟他们是娱乐圈的大鳄,只要他们肯拿出足够的资源,相声界肯定愿意做交换的,这买卖不亏。

    有了新的大批资源,他们就能培养更多优秀的年轻相声演员,春晚是个大舞台,但是名额太少了,完全不够用啊。

    只是恒洋娱乐是肯定不愿意为云季和谢全付出这么多的,所以接下来成与不成就真的是要看云季和谢全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讨论已经进行了一会儿,支持谁的都有,有说文工团那两位相声结构好的,也有说云季和谢全包袱结构巧妙的;有说文工团那两位讽刺的深刻的,也有说云季和谢全融入了传统戏曲表演元素的。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高秉生也有些出神,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总是无法忘却何向东推辞了春晚邀请函的事情。

    因为主流相声界的使劲,何向东之前是一直没有收到春晚邀请函的,在高秉生看来,那时候的何向东应该是很焦虑的。

    可是在当把邀请函送到何向东府上之后,满怀欣喜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直接把邀请函给拒了。

    难道春晚的大舞台对他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高秉生很清楚,以何向东的超绝的相声水平,再加上去年春晚的成功演出,他今年只要过来,再上春晚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他却拒了。

    高秉生眯着眼,他的脑子里面在幻想着何向东在拒绝春晚邀请函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样的心情?

    是不屑?

    是淡然?

    还是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