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七十章 最后对决
    高秉生一直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看到何向东用记者和镜头把那群人给赶走了,他才露出了笑容。

    那群烦人的苍蝇走了之后,葬礼才又恢复了肃穆和哀痛,前来吊唁的文艺界人士也没有再受到骚扰了,死者也得到了尊重。

    马公子还特地过来感谢了何向东。

    何向东直说无妨。

    这下子,旁边那些人也总算是没有风言风语了,他们在面对那帮烦人的苍蝇的时候,只知道责怪自己人,也没个人出去管管,都是逞的嘴上的威风。

    最后还是何向东出面解决的,一方是只知道打嘴炮的人,一方是真正默默做事的人,这一眼看下来,高下立判。

    大家都是有眼睛的人,也都能看的明白,所以也不怪人家马公子主动过来表示感谢了。

    马老师的葬礼也在一众文艺界人士的哀悼中结束了。

    何向东回到了向文社之后,他就接到了春晚邀请函,高秉生还是把邀请函给他了。

    何向东把邀请函放在桌子上,注视着此函,目光幽深,眉头也紧紧锁着。

    去年他也接到了邀请函,也去参加了春晚的审查,虽说春晚的审查向来都很变态,何向东也被折腾的够呛,但那都是艺术层面的东西,都是相声层面的。

    但是现在主流相声界跟他们竞争这么激烈,何向东现在跑去春晚,指不定还得出多少事情呢,说实话,何向东真的会有点心累。

    何向东天生就不喜欢争斗,以前是没法子,为了向文社的生存和发展,他不得不去争。

    可是现在向文社完全发展起来了,已经上了正轨了,而且正在正轨上快速跑动着,他已经不必要非上春晚不可了。

    春晚对何向东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他不是非得要上春晚才行的。

    最关键的是他是真的不想再去遭受春晚的那份罪了。

    何向东是一个艺人,一个非常纯粹的艺人,他就想好好说相声,这些年他虽然收敛了很多,但是也不是太想去春晚上再受罪了。

    所以思忖再三之后,何向东推掉了春晚邀请函。

    这事一出,相声界一片哗然。

    主流相声界纷纷斥责何向东太过狂妄,面对春晚的邀请,居然还拒绝了?

    还真把自己当成大腕了?

    就算是大腕也拒绝不了吧?

    这真是……靠……服了。

    侯三爷得知消息之后,也是苦笑一声,他早就预料这结果了,现在果然不出他所料。

    高秉生知道消息之后,也默然了许久,眼中多了许多不一样的神彩。

    云季和谢全知道之后,他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云季当初可是跪在江一生面前,才求来了这次上春晚的机会。

    虽说有江一生的鼎力相助,但这也并不是说他们就一定能上了,春晚的变数太多了。

    现在春晚留给相声的节目顶多也就两三个而已,如果何向东也进来掺一手的话,那他们真的就没多少自信了。

    他们跟何向东共事多年,太清楚何向东的能力了,他们是根本不可能赢过何向东的,哪怕是有江一生的参与。

    现在好了,他们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他们也在积极筹备春晚,江一生也在帮他们活动着。

    江一生清楚,这是他帮这两人的最后一次了,若是这一次还不行的话,那这两个人也就没了价值了。没有了价值,那就是废物,是废物就应该进入垃圾堆。

    云季和谢全也很清楚,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这一次春晚,他们就算是要用血肉去堆,他们也要把自己身上的血肉撕下来给自己铺就一条血淋淋的通天大道。

    成则生,败则死。

    背水一战。

    今年春晚相声的配额只有三个节目,冯爷今年也回归说相声了,他这些年都在大力搞他的泛相声理念,大家都以为他要跟正儿八经的相声越来越远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冯爷今年居然要来说一段正经相声了,虽说是新派相声,可新派相声也是相声啊。

    冯爷都来了,那这次的春晚的相声节目肯定有一个是他的,这是没有疑问的。

    另外,今年斗爷也来参与了,斗爷跟湖南籍的那两个相声演员搭在了一起,也演出了一个新派相声。

    湖南的那两位相声演员,现在也是相声界正当红的腕儿。去年他们也上了春晚,今年还有斗爷的加盟,估计最后的舞台也少不了他们的。

    换而言之,真正留给云季和谢全的就只有争夺最后一席的机会了。春晚的可怕,这就可以看出来了,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啊。

    前面两组都是老演员,按照往年的惯例,相声界是会留出一个名额来捧一捧新人的,这也是云季和谢全的唯一机会。

    审查一直进行到了四审,马上就是终审了,四审的时候还剩下四组相声演员。

    云季和谢全这都杀进全国前四了,说及实力,这两人倒是相当不错。

    按照节目组的计划,四审的时候还会打掉一组相声演员,最后三组进入终审,然后登上春晚的大舞台。

    所以对云季和谢全来说,这四审就是他们的终审考核了,也是生死关。

    还剩一组是体制内的演员,一个是广播说唱团的,是马老师的徒弟,还有一个是部队文工团的,也是老带新。

    他们演出的节目是《我惯着他》,讽刺的是社会上那种面对不文明行为高高挂起的人。

    四审是全真演出,现场也是有观众在的。

    《我惯着他》的包袱非常密集,演出的时候,全场观众都在笑,效果非常高,而且他们对这种讽刺类相声驾驭的很好。

    这种讽刺歌颂的相声最怕的就是太生硬,一生硬就会尴尬,观众就会全身都不舒服。

    但是他们两人处理的很好,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作品,他们也是云季和谢全最大的竞争对手。

    他们演完下场,马上就是云季和谢全了。

    后台,云季和谢全站起来往前台走去,云季腿脚都有点虚浮,心脏也在扑通扑通地跳,作为老演员的他,已经太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到了上场门时,云季看了眼美轮美奂的梦幻舞台,他的心突然静了,眼睛迷醉,嘴里也不由说道:“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