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六十八章 你会有办法的
    何向东在边上站好了,他虽然心中也有怒火,但还是忍住了。

    外面那些等着看明星的人是很烦,可是他们都站在外面,你赶也没办法把他们给赶走,动粗也不行,毕竟这里站着这么多记者呢。

    且忍着吧。

    何向东又默默站了好一会儿,文艺界前来吊唁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马家都快挤不下这么多人了。

    就在快中午的时候,高秉生来了,高秉生今天换上了厚厚的黑色大衣,脸上和煦如春风的笑容也都收敛起来了,换上的是凝重和悲痛。

    高秉生是一个人来的,自从他代表了主流相声界跟何向东定下十年大赌之后,原本人缘不怎么样的高秉生就更加没有朋友了,现在他都快被主流相声界给隔离了。

    高秉生走到马老师灵前,鞠躬行礼,又过去跟马公子攀谈了几句,说了一些安慰的话。

    马公子也向他表达了谢意。

    这一番话语过后,高秉生也站到了一旁,高秉生环顾了在场众人一眼,他眼神倒好,一眼就看见了何向东。

    高秉生对何向东微微颔首。

    何向东其实是看到他了,也看见他对自己点头了,但是何向东却悄悄把头挪开了,他装作没看到。

    可是高秉生可没打算这样就罢休,他脸上露出一点笑意,朝着何向东的方向就走过去了。

    何向东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这货怎么过来了?

    说实话,何向东这些年还真的没怕过谁,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对方出什么阴招,他都能跟人家过上几招。这些年被他扳倒的人也有好几个了,他可不怕事儿。

    但唯独对高秉生,何向东心中是有别扭的。主要是高秉生这人就是一个笑面虎啊,而且这个人手段太厉害了,何向东估计整个相声界再没有手段比他更强的人了。

    就连何向东这种无法无天的人都有点怵他,何向东根本不想跟他有什么交集,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家卖了啊,何向东可是真正见识过人家翻云覆雨的手段的,这种人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可是这高秉生却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就喜欢跟何向东来往,每次看到何向东,他都要主动凑过来聊聊天。

    这次也不例外。

    高秉生走到了何向东,先是跟侯三爷打了个招呼,他叫了一声:“侯老师。”

    侯三爷冲他微微点头:“高老师。”

    高秉生忙道:“您客气,您多保重。”

    侯三爷也很客气道:“有心了。”

    高秉生点点头,又转过身子对何向东说道:“何老师。”

    何向东脸上很明显地抽搐了两下,他都装没看见了,现在总不能装没听见吧。

    何向东有些艰难地转过头,挤出一点笑容,说道:“高老师。”

    高秉生问道:“何老师早来了啊?”

    何向东道:“也是前面刚到。”

    高秉生看了看何向东身边的田佳妮,问道:“这位是令夫人?”

    何向东点头。

    高秉生对田佳妮道:“田老师好。”

    田佳妮也回了一句:“高老师好。”

    何向东听的却是眉头一挑,略带深思的眼神看了高秉生一眼。

    高秉生也转过身看着来吊唁的人们,但是嘴里却在跟何向东说着话,他直视着前方,说道:“何老师啊,我从外面一路上进来,可没少听见议论你的话啊。”

    何向东嘴角狠狠抽了几下,这还不是拜你这位老兄所赐啊,原本他跟主流相声界的关系都已经很缓和了,今天这个紧张的局面全都是他高秉生搞出来的。

    何向东没理他。

    侯三爷也在旁边,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没说话。

    高秉生叹了一声:“唉,确实不像话啊,你说今天是马老师葬礼,那帮人还堵在门口看明星,我真是心痛啊。”

    高秉生顿足捶胸,又看了何向东一眼,问道:“何老师,你心痛吗?”

    何向东都要疯了,这他妈什么人啊,这他妈什么鬼啊,何向东强忍着崩溃,点点头:“心痛,心痛。”

    高秉生很是感慨道:“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我们都一样地感同身受啊。”

    何向东顿时便一个头两个大。

    高秉生又道:“马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前辈,我真的很不想在他葬礼上还看见这样的东西,我真的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何向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高秉生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可是我高秉生没有用啊,我也没什么本事,脑子又不好,弄不走那些人啊。何老师,您看您有什么办法没?”

    何向东干笑两声:“呵呵,高老师,您可是真是太谦虚了,您的手段,我们可都是见识过的。要是连您都没法子,那我们整个相声界就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处理这件事情了。”

    高秉生道:“我是真没谦虚,我就是一个没本事的凡人。何老师您别这样夸我,我可受不起。”

    高秉生话锋一转:“这事儿还是得您来想法子,毕竟您前面风头出的最大,现在大家伙儿可都在说这件事情呢。”

    何向东脸一凝。

    侯三爷说话了:“这事又不是向东的错,是那群看热闹的人的问题,你可别乱推责任。”

    “是是是。”高秉生忙应下:“侯老师说的是,我也只是佩服何老师处理事情的能力而已,这样,何老师这次就当是您帮我了。”

    何向东看他一眼,眉头稍皱,他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高秉生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白帮忙。”说着,高秉生凑到了何向东耳边上,轻声说了一句:“春晚的邀请函还没收到吧?”

    何向东心中一颤,眉头更是猛地一跳。

    高秉生笑眯眯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稍稍皱起眉头,说道:“您这不是埋汰我嘛,马老师对我有恩情,如果我有办法,我不是早就给解决了吗?能给马老师做点事情,这也是我的荣幸。”

    高秉生又浮现出了他标志性的和煦的笑容,他深深看着何向东,说道:“你会有办法的。”

    说罢,高秉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