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六十三章 短信
    向文社商演的时间一般都是安排在晚上7点或者7点半,今晚上这一场也是安排在7点半。现在是下午4点多钟,离上场大概还有三个小时时间。

    可是侯三爷却打电话来跟何向东说他来不了了,问何向东能不能换人上场。

    何向东很了解侯三爷,如果侯三爷不是遇上了特别大的事情,他是不会不来演出的。

    那他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何向东稍稍一沉吟,说道:“演出倒是能安排的过来,我们园子里面成熟的演员有好多,换一对上去就可以了。”

    电话那头侯三爷道:“那就好。”

    何向东问道:“干爹,您那边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侯三爷明显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是有一些事,算了,你专心演出吧,等你演完了,我再告诉你。”

    何向东一声苦笑:“不是,您这样说,我怎么放心的下啊,您都把我勾到云里雾里了。”

    侯三爷说道:“放心吧,你专心演出就好,其他事情不用你管,我能解决。”

    “好吧。”话已至此,何向东也只能应下了:“那有要我出力的地方,您可千万要告诉我啊。”

    “好。”侯三爷也应了一声,然后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何向东放下手机,神色凝重,眉头也锁着。

    薛果端着茶杯就晃过来了,他问道:“怎么了?”

    何向东回道:“侯老师和石老师他们不过来演出了。”

    薛果一愣:“啊?为什么啊?”

    何向东摇头道:“不知道,他没说,可能是遇上事情了吧。”

    薛果的眉头也凝起来了。

    何向东看看后台,伸手把老二叫过来了:“老二,去让洪晓鹤和管洪准备一下,他们俩今天顶一下侯老师和石老师的场。”

    “好,我就去说。”老二应了一声,就马上过去了。

    今天是闭幕式,也是大型演出,所以向文社园子里面的演员基本上都来了,就算今天不上场的也来了,所以现在临场换人也方便。

    后台,演员们也都在准备着,离上场还有三个小时,现在正是稍微吃点东西的时间。

    马金山现在就在吃水果和点心,他看了看略带忧色的何向东,说道:“老何啊,不用那么担心,侯老师的能耐和人缘都比你强,他基本上也不会遇上什么大的麻烦,也不会有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估计他就是遇上事儿了,一时无法脱身了,所以才让你换人,现在外面大雪飘飘的,堵车都说不好呢,所以没事,说不好他们等会儿就赶到了。”

    何向东知道侯三爷遇到的事情肯定不会跟马金山说的这么简单,但这是人家的好心安慰,何向东就得兜着,他道:“好,没事,咱们先专心演出吧。”

    马金山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直到了晚上7点多了,侯三爷和石先生都还没有来,何向东也没有再打电话过去询问。

    何向东是个非常专业的相声演员,他是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上台的表现的。

    何向东深呼吸几口,就把情绪平复好了,也把这件事情暂且压下了。

    商演开场前,何向东带着向文社的演员们祭拜祖师爷,又带着自己的徒弟们祭拜师父方文岐。

    等这一切弄好之后,锣鼓镲声响起,演员出场亮相。

    向文社十周年巡演闭幕式正式开始。

    演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出场,这场是大演出,向文社的小剧场的演出今天都停了,演员们都过来了。

    这是大演出,也是大平台,让向文社演员们登台亮亮相,就算不能说相声,给观众看上两眼,那是个不错的机会。

    高刚龙今天也来了,他现在也是向文社的演员,也有资格来今天的闭幕式。向文社的学员们大多数都是没来的,倒是也有几个在后台帮忙,能站上舞台的屈指可数。

    高刚龙现在的搭档是朱老师,这个朱老师是新近加入向文社的演员,原名叫朱紫砂,朱老师是捧哏演员,他暂时也没有搭档,何向东就让他跟高刚龙先搭档一起说。

    现在高刚龙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这孩子确实不一样了,现在也能上场说相声了,挣得也可以,还能经常补贴家里,这就可以了,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变好了。

    演员们全都出场,何向东和薛果是攒底出来的,他们迈步走到台前,向文社的演员们围在他们身后。

    何向东抱拳拱手目视远方,敬谢四方观众,他现在完全有了一代艺坛名伶的范儿了,举手投足气场十足。

    深深一躬,何向东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何向东露出笑容,薛果站在一旁,侧着身子看他。

    何向东笑道:“都来了啊。”

    “噫……”全场嘘声。

    何向东不乐意了:“哎,我这还没说什么呢,怎么全场都这样了。”

    薛果竖起大拇指:“瞧瞧您这人缘。”

    “哈哈……”全场大笑。

    何向东笑着指责薛果:“你学坏了。”

    薛果也笑着指自己:“我呀?”

    全场都很欢乐,相声演员说相声就是得跟观众交朋友,要让观众喜欢你,认可你,这样相声才会好说。

    何向东和薛果在这一点上做的很成功,他们才刚上场,话都没说两句,观众情绪就完全起来了,这相声就好说太多了。

    何向东道:“上到台来,还是要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还是那个相声界的一个小学徒,我叫何向东,至于我身边这位。”

    薛果指指自己露出笑容。

    谁知何向东手指不停歇,继续指到后面去了:“这位是我的徒弟,陈军。”

    陈军满面笑容,向前一步,鞠躬。

    薛果却是彻底懵逼了。

    观众哈哈大笑,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的。

    薛果叫道:“哎,敢情你不打算介绍我啊?好家伙,你不介绍我,还往我这儿比划一下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这不是还没介绍到您嘛。”

    薛果道:“我排在后头是吧?”

    何向东点点头,道:“对,这是我们的薛果,薛老师。”

    薛果鞠躬,观众鼓掌叫好。

    薛果的人气也是相当高的。

    何向东介绍完了之后,才说道:“今天我们向文社的演员们基本上都来了,这里面就有我好多徒弟,都说师徒如父子,今天能跟儿子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我很欣慰。”

    薛果蹬着眼睛拦着何向东:“哎,你这话怎么把我给搁进去了?”

    陈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对着话筒就喊:“我很荣幸哟。”

    何向东也很兴奋地喊:“我也很高兴哟。”

    喊完之后,何向东忙抬手,催促薛果:“来来来,到你了。”

    薛果都傻了。

    观众更是大笑不止,可没这样占人便宜的。

    薛果摸摸鼻子,等观众笑完了,他才装作很兴奋道:“我也很开心哟。”

    观众更是大笑,就连何向东都笑个不停。

    薛果说完之后,立马从后排演员们中拉出一人来。

    这人正是须发皆白的范文泉。

    薛果使坏,催促道:“来来来,到你了。”

    范文泉斜眼看他。

    全场大笑。

    好一阵欢乐。

    一番开场的包袱过后,何向东道:“按照我们相声大会的老规矩,这种大型演出,我们是都会唱一个开场小唱的,我们向文社继承了这个老传统,现在给大家唱一个我们向文社整理出来的小曲儿,大西厢。”

    何向东一伸手,示意乐队:“来。”

    锣鼓声响起,何向东先唱曲牌子十不闲。

    “一轮明月照西厢,二八佳人莺莺红娘,三请张生来赴宴,四顾无人跳花墙,五鼓夫人知道信,六花板拷打莺莺就审问小红娘……”

    唱完十不闲,何向东又让陈军唱了几句发四喜。

    何向东还让马金山和田福堂唱了两番金钱莲花落,这两人的柳活儿非常好,今天唱的也很好。

    何向东这就是在捧他们了,给他们露脸展现才艺的机会。

    开场小唱唱完,演员们回到了后台,第一场相声交给了陈军和老三。

    何向东到了后台休息,他刚坐下不久,就看见自己手机抖了一下,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何向东拿起一看,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