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六十二章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闭幕式,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在二环里,在长安街上,也在天安门的前面,在国家大剧院旁边的就是人民大会堂。

    闭幕式安排的演出厅是国家大剧院里面的戏剧场,戏剧场坐满了能做一千多人,不是很大,但是这里档次高啊,人家国家大剧院又不是指着赚钱才开设的。

    戏剧场的舞台设计是有两种的,一种就是镜框式,就是舞台四四方方藏在大幕后面,像一个镜框一样。

    还有一种是伸出式,就是从舞台中间延伸出一个版块来,这样会离观众更近,这种更适合传统艺术的演出。

    何向东跟剧场那边商议过后,他果断选择了伸出式,相声就得站在人堆里说,就得离观众近一点。这既提高了观众的观看感受,也保证了演员水平的发挥。

    戏剧场的观众席有三层,除却一层的观众席之外,在屋子墙壁上还伸出来一点建造了两层观众席。

    戏剧场的装修风格是典型的中国红,何向东挺喜欢这种风格的,而且人家设计的很好,很精致,也很豪华。

    当年侯三爷说过一句话,若是有哪一天有哪个相声演员能去北展办一次专场演出,那这个相声演员这辈子是真值了。

    北展剧场,何向东已经办过十几次演出了,一万多人的工体他都办过好几次了,现在他都混到国家大剧院了。

    真不知道现在侯三爷该怎么感慨。

    向文社十周年商演开幕的时候,何向东邀请了侯三爷和石先生过来帮场,今天是闭幕演出,何向东也邀请了他们。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向文社的演员们都在后台准备了,只是侯三爷和石先生还没到,何向东也没往心里去,估计还得再过一会儿吧。

    后台也来了不少探班的朋友,有同行,也有演艺圈的朋友们,还有一些演艺公司送来的花篮,主流相声界那边倒是没人过来,他们现在跟何向东闹得很僵,不明的跟何向东作对就算不错了,至于庆贺,那就呵呵了……

    但最出乎何向东意料的是高秉生居然送花篮来了,他本人倒是没来,礼是托人送到的。

    何向东面对高秉生真是有些头疼,这个人太怪,别看他面上永远带着笑容,但是他的心可是够狠的。

    这个人的城府太深了,何向东不愿意跟他深交,事实上,高秉生的人缘的确不怎么样。

    张阔如老先生也来大剧院了,现在王弥苇老爷子过世了,张阔如也孤独了很多,前些年一直都是王老爷子在陪着他的,俩老头经常斗斗嘴,吹胡子瞪眼的,这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

    现在王老爷子走了,张阔如的儿子张清丰也在忙自己的生意,经常不在家,他的孙子也还小,都是妈妈在带。

    何向东又特别忙,真没有太多时间能陪张阔如,幸好小何和田佳妮经常去陪陪张阔如,才不至于让他那么孤单。

    张阔如现在最大的娱乐消遣就是去听书轩听书,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上不了台了,但能看见评书小辈说书就是他最大的欣慰了。

    张氏评书这一枝儿在评书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张阔如更是一代评书大师,听书轩里好多晚辈都经常去请教他,请老先生给说说活,张阔如最大的乐趣也是如此了。

    下午,国家大剧院后台。

    何向东搀着张阔如往后台走,张阔如抬眼四处观瞧,微微颔首,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他道:“好啊,真是个好穴啊。”

    何向东也点头,能到这里演出也是他的荣幸。

    张阔如笑着说道:“你小子算是可以了,我是真的亲眼看着你从一个落魄小班主,一步步成长到现在的相声新贵,曲艺红人啊。”

    何向东也挺感慨的,他道:“师父,您说我要不要出本书,就记录一下我这些年的过往?”

    张阔如打趣道:“你这还打算著书立传了啊?”

    何向东道:“那是啊,反正我也不骄傲。”

    张阔如笑了两声,说道:“你还真是不害臊。”

    何向东道:“那是啊,这辈子就仗着这张厚脸皮吃饭了。”

    张阔如也笑得很开心,脸上的褶子都漾起了涟漪。

    笑罢之后,张阔如问道:“你跟你们主流相声界那点子事情怎么样了?”

    何向东耸耸肩膀,说道:“还能怎么样?见招拆招呗,他搞他们的慰问演出,我做我的小剧场,看谁以后发展的好。”

    张阔如微微颔首,走路的步伐也慢了许多,何向东扶着他也慢了下来,何向东问道:“师父,您是不是走累了?”

    张阔如摇摇头,叹了一声,目光看着戏剧场的演出厅的牌子,眸子中多了许多不一样的神彩,他悠悠而道:“艺术流派不一样,很正常;艺术理念不一样,也很正常。你和他们竞争,对相声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何向东轻轻点头。

    张阔如扭头直视着何向东,很认真说道:“但是你要记住,相声界就是一家人,曲艺界也是一家人,整个传统艺术界也是一家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你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别老盯着相声这一块,你的格局决定了你的成就。”

    何向东默了一下,而后回道:“是,师父,我记住了。”

    张阔如微笑着点点头,欣慰道:“对你,我一直都是放心的,从来都是如此。”

    何向东也笑了。

    两人进入后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就是下午四点了,可是侯三爷和石先生还是没有赶来,何向东觉得有些纳闷,他正想打电话给侯三爷,没想成侯三爷的电话先打过来了。

    何向东接起电话,只来得及说了一声喂,电话那头的话就忙不及地出来了。

    侯三爷:“向东啊,你们那边的演出能不能排的过来?”

    何向东一愣:“您是什么意思啊?”

    侯三爷顿了一下,才说:“我和老石可能赶不过来了,所以问一下你那边能不能拍的过来,要是可以的话,就把我和老石的节目拿掉,换一个吧。”

    何向东这回是真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