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六十章 下跪
    云季和谢全两人的面色顿时便变得难看之极,他们也没想到一直温文尔雅的江一生居然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饶是现在已经是大冬天了,云季愣是还出了一头冷汗,不由自主得他的腰弯的更加厉害了,神态也更加谦卑了。

    谢全的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神色局促不安。

    江一生收起了手,转了一下自己的椅子,继续看落地窗外的车马人流,也不去看云季谢全两人,只是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他们。

    房间里再度陷入了压抑的沉闷中。

    云季面色难看,心中更是羞愤,可是他还是得强忍着不快,继续讨好江一生,这种悲愤让他欲绝:“江总,是,我们酉戌班现在情况是不太好,但是现在整个相声行业都还是非常没落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啊。酉戌班成立不过大半年的时间,但是已经在相声界打出不小的名气了。任何企业的成长都是需要时间的,江总,我们酉戌班也需要时间发展啊。”

    江一生还是背对着他们,根本不为所动。

    云季咬咬牙,接着说道:“所以还请江总一定要继续支持酉戌班,我想要不了多久,酉戌班就一定能扭亏为盈了,我们……我们一定好好发展酉戌班。”

    江一生背对着他们,声音却冷冷飘了过来:“你们……很让我失望。”

    云季和谢全两人脸色煞时一白。

    江一生道:“钱,我给过你们;机会,我给过你们;团队,我给过你们;平台,我给过你们。你们的平台是最大的,你们的团队是最好的,你们的钱是最多的,你们的资源是最丰厚的。”

    “可是。”江一生猛然转身,怒视着两人,声音冰寒:“你们他妈给我交上来的是怎么样的一副狗屁答卷!”

    此话一出,云季和谢全两人冷汗都下来了,发怒的江一生真的如同猛虎一般骇人,他们心中一紧,腿都忍不住颤了几下。

    江一生发完怒,站起来,微微抬起了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缓缓说道:“你们……真的很让我失望啊。”

    云季重重呼吸几口,忙说道:“江总,我们知道我们表现的不好,让您失望了,这是我们的责任,要打要罚我们都认,但是我们也是有苦衷的啊,我们是很想好好做节目,是想好好说相声,可是他何向东处处和我们作对,处处打压我们。他们向文社现在势大,他们一家就敢对抗整个主流相声界,我们哪里吃得消他们啊。”

    谢全豁然转头看云季,他们背离向文社跑到向文社的死对头江一生这边来,他们心中是有愧疚的,毕竟何向东对他们那么好。

    后来何向东也的确出手打压过他们几次,他们心中虽然不太舒服,但是这也是因为云季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若无不公,为何离开”所致的,他们还是理亏的。

    可是现在在面对江一生的时候,云季居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着实把谢全给吓住了。

    江一生反倒是来了点兴趣,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云季,嗤笑一声,问道:“那按照你的意思,你打算怎么样?”

    云季咬了咬牙:“所有的传统艺术行当都讲究卖角儿,相声也不外如是,向文社之所以这么火,就是因为何向东火了,观众都喜欢去看他,才带的他们整个社团,包括他们做的那些节目都火了。如果向文社没有了何向东,那不出半年,向文社必然完蛋。”

    江一生不置可否,眼中却多了几分深思之色。

    云季道:“所以同样的道理,想要我们酉戌班尽快红火起来,想要我们节目的收视率尽快高起来,我们俩人就要尽快红起来,要尽快赶上甚至超过何向东。”

    江一生皱起了眉头,看着云季。

    云季已经豁出去了,他道:“马上就是春晚节目的筹备了,江总,您只要让我们上今年的春晚,我们就有把握在明年做出一番成绩给您看。”

    谢全呆呆地看着云季,心中震撼。

    上春晚是江一生当初就答应过他们的,但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小孩子,如果他们展现出足够的价值,江一生自然会尽力捧他们上春晚。

    可是就他们现在展现出来的这副样子,他们哪里还敢奢求江一生会履行诺言啊,谢全原本都已经绝望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云季会在现在提出这件事,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来提出此事。

    江一生却不为所动,就是用审视地眼神来回看着云季。

    就这样来回看了足足有四五分钟。

    谁也不知道云季在这四五分钟里面进行了怎么样的心理活动,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这四五分钟时间里面进行了怎么样的挣扎。

    就连站在他身边的老搭档谢全都不会知道,但是谢全只是看到曾经那个骄傲倔强,不肯服输,不甘平庸的男人现在却像狗一样跪在了江一生面前。

    在看到云季下跪的那一刻,谢全整个人都懵了,他的脑子就像是被一发炮弹轰中似得,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丧失了听觉,他只觉自己的耳朵嗡嗡的响,吵得他脑子都要炸裂开来了。

    跪下之后的云季心情倒是平稳了,声音也稳重了不少,他道:“江总,请您一定给我们机会,我们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江一生露出了笑容,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而后笑容慢慢扩大,最后竟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云季低着头,不敢看江一生。

    笑罢之后,江一生从桌子后面慢慢走了出来,走到了跪着的云季身边,他弯下腰,探出身子,把嘴巴凑到云季身边,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以后……要听话……”

    说完,他拍了拍云季的肩膀,转身出门。

    门关,云季软软瘫在了地上,他目光呆滞,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当年在向文社的日子。

    向文社走红之后,他们俩也水涨船高,许多人找他们去跑演出,他们也确实接了不少私活,有的时候甚至都影响到了向文社的正常演出。

    在有一次,他们下午接完了私活,晚上赶回来演出,到小剧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都九点了,节目都已经演了好几场了。

    云季换了衣服,去上厕所的时候,很偶然听到何向东和田佳妮的谈话,谈话内容是在说他们。

    田佳妮说不能放任他们俩人这么随意乱来,是向文社的演员就得守向文社的规矩,最好还是要给他们每个人定一个合同。

    已经过去两年了,云季还是能很清楚地记得在那个夜晚,何向东说了什么。

    何向东说:“大家伙儿来向文社说相声就是要赚钱的,我们这才刚刚起来,还没能给大伙儿太多好处,他们能在外面跑演出就让他们跑吧,总拦着也不是事儿,还容易丢了情分。”

    “至于合同,那就更加没必要了,大家都是朋友,园子里面这些演员都是跟着咱们从一无所有走过来的。咱们没法子的时候没跟人家谈合同,现在变好了,就跟人家谈合同了?这样不好,他们愿意待就待着,咱不会亏待人家。他们不愿意待,走就走吧,再见面还是朋友。”

    云季也是因为听了何向东这番话之后,他才更加变本加厉地各种接私活,甚至于跟江一生接触,最后脱离了向文社,走上了何向东对立面。

    何向东以诚待他,可他却……

    云季流下了痛苦和悔恨的泪水,他软软倒在地上,目光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茫然无措。

    谢全也终于回过神来,他痛苦地看着云季,喊了一声:“老云。”

    云季浑身一颤,脸庞抽搐,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润湿了他整张扭曲的脸庞。

    他这一跪,跪掉了他所有的尊严。

    他耳旁又响起了当初顾柏墨的厉喝:“你们以后别后悔。”

    是的,他已经悔了。

    可他再也回不去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