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罚站
    高刚龙的演出结束了,学艺三年,历经坎坷的他终于成为了向文社的一名相声演员。

    三年困苦,三年奋斗,三年拼搏,他终究是迎着众人冷嘲热讽的目光站到了这个舞台上。

    苦心人,终究天不负。

    高刚龙,这仅仅是你相声生涯的第一步,你的未来必不止于此。

    这是高刚龙迈向他传奇生涯的第一步,一切都如他所愿,一切都出乎他所愿。

    向文社这边是一片欢乐,可是有人却是头疼不已。

    恒洋娱乐的办公大楼。

    第十三层的总裁办公室门口站着局促不安的两个人,这两个人眉间有化不开忧虑,神色焦虑。

    他们就是云季和谢全。

    云季靠墙站着,时不时伸手捶捶自己的腿,脚也是来回挪动着。

    一旁的谢全的姿态也跟云季相差不多。

    谢全扭头看云季,云季也看谢全。

    两人眉头锁的很紧。

    谢全看了一眼自己手表上的时间,眉头锁的更加厉害了,他道:“老云,要不再去问问吧。”

    云季也看了一眼时间,点了点头,沉着脸就转身在旁边的门上扣了两下。

    只听得里面有人喊:“请进。”

    云季开门进去,里面坐着一个职场女性。

    房间内女人抬头看了一眼,便露出了标准的笑容,说道:“云老师啊,您再耐心等待一会儿行吗,我们江总现在还没有时间。”

    云季沉脸皱眉,问道:“到底还要等多久,我们都在那边站了三个小时了。”

    说着,云季看了房间里面的沙发上一眼,这沙发上盖着沙发罩子,说是沙发坏了,他们坐不了。他们只能在外面等着了,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房间内这女人是江一生的秘书,要找江一生得先向这女人通报一声,问一问江一生有没有空。

    云季和谢全是老江湖了,他们哪里看不出来这秘书是特意针对他们的,说什么沙发坏了,就算是沙发坏了,就不能给他们找两条椅子吗?

    这就是故意的。

    但是如果没有江一生的授意,这个小小的秘书又怎么敢在江一生办公室门前对他们来这一套。

    这是江一生在惩罚他们啊,要他们罚站啊。

    他们愣是在秘书办公室门口站了三个小时了。

    饶是他们俩是站着说相声出身的,这三个小时站下来,他们也有点受不了了。

    可是他们也不敢走,也不敢找地方坐。

    女秘书说道:“云老师,我们江总很忙的,他现在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等他把事情弄好了,我马上跟他汇报,您看行吗?”

    又是这样的推脱之词,云季心中恼火,可是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尽管面前这个小姑娘比他小了许多,可他还是得腆着笑脸说好话。

    “杨秘书,请你一定帮帮忙,帮我们尽快跟江总说一声,我们真的有急事找他,请您尽快帮我们通报一声好吗?”

    女秘书微笑着说道:“好的,云老师,您放心,等里面的马总一出来,我就马上进去跟江总说,一定帮您尽快解。”

    云季脸绷了几下,这三个小时里面,江一生都接待三波客人了,可还是没有轮到他们。

    中间有空档时间,可是他们依然没能进去,这个漂亮的女秘书嘴里总有说不完的理由。

    话已至此,云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看了谢全一眼,发现谢全也是一脸不悦。

    云季轻叹一声,形势不由人啊,

    房间里面也没什么好站的,女秘书根本不跟他们说话,低头又去忙她自己的事情了。

    云季和谢全在房间里面站的也憋屈,于是两个人又到门口去了。

    两人出门的时候,女秘书瞥了一眼两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轻轻摇头。

    又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里面跟江一生谈事情的马总终于出来了,马总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可是什么都没说。

    云季又去杨秘书的办公室问了一下。

    杨秘书倒是进江一生办公室了,但是是进去收拾茶具的,出来之后,她跟云季说让他们稍微等一下,江一生需要签个文件,签完就轮到他们了。

    这一签,又是四十分钟过去。

    云季和谢全两人腿都麻了,外面的天色也黑下来了,这都要下班了。

    他们也终于等来了召见。

    杨秘书款款走到他们二人面前,说道:“云老师,谢老师,江总有请。”

    云季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终于轮到他们了。

    云季和谢全跟着杨秘书走,他们步履有些蹒跚,仿佛有千斤重,腿上还有一丝抽痛感。

    云季和谢全强忍着不适,来到了江一生办公室门前。杨秘书先敲了门,说了一声:“江总,云老师和谢老师到了。”

    房间里面没人回应。

    杨秘书跟云季和谢全说道:“云老师、谢老师,你们直接进去就好了。”

    云季绷着脸。

    谢全点点头,还道了一声谢。

    杨秘书回道:“不用客气。”

    说罢,她便转身走了。

    云季站在门口深呼吸一口,伸手拧开了江一生办公室的门。

    江一生的办公室一如往常,他们两人走入,只见江一生站在房间的落地窗户前,看着底下道路车来车往,并没有回头看这两人。

    云季看了谢全一眼,眼神惴惴。

    云季咬咬牙,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勉强挤出了他认为的最善意的笑容,他喊了一声:“江总。”

    江一生没理他们,还是在看车流,恍若不闻。

    云季眉头稍皱,看了身边的谢全一眼,谢全神色难看,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

    云季把脸上的笑容挤得更大,神色都显得有些谄媚了,他又喊了一声:“江总。”

    “别吵。”江一生只回了这两个字。

    云季神色一僵。

    谢全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

    两人默然站着,房间里面气氛压抑。

    云季都能感受自己的惴惴不安的心跳了,还有轻微颤抖着的双腿。

    又是这样,过了大约十五分钟,江一生终于转身了,他看着两人,露出笑容:“来了啊,刚刚在想事情,一时疏忽了,见谅。”

    “您客气。”云季抬头看江一生,只见江一生背光而站,房间墙壁的光正好打在他的背上,此时的江一生背后金光万道,恍若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