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先吃饭后养家
    庭高刚龙这次上台既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他的家庭,这是个顾家的孩子。

    高刚龙的节目放在第三个,小剧场一晚上演出的相声节目一般是七个,他的正好在中间。

    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排在最后面,是攒底的大轴。

    节目一个一个轮着过去,很快就到高刚龙和郭庆了,郭庆还冲高刚龙招了一下手,说道:“行了,爷们,别杵着了,去上场门那边候着吧。”

    高刚龙点点头。

    何向东就坐在高刚龙旁边,他倒是没看高刚龙,就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高刚龙转身看何向东的背影,他说道:“师父,那我去了。”

    何向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怎么弄得像要上刑场似得,行了,一路走好。”

    高刚龙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郭庆又催了一下:“走吧,别墨迹了。”

    “哎。”高刚龙应了一声,小跑两步跟上了郭庆。

    何向东坐在化妆镜前,伸出右手,目光凝视着,手掌翻覆了几下,慢慢握拳。

    又扭头看了一眼,供着香火的自己师父的牌位,眉头皱着,轻叹了一声,又是自嘲一笑。

    而后起身,双手背负着,迈着四方步慢慢踱着,嘴里轻轻用西皮慢板唱着京戏:“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后台众人皆是一愕,看着踱步而出的何向东。

    ……

    “好,下面请您欣赏相声《规矩论》,表演者,高有成、郭庆。”

    主持人报幕完成,台下观众顿时便响起了叫好声,只是这叫好声都不是给高刚龙,而是给郭庆的。

    演员出场,郭庆走在前面,高刚龙在后面。

    两人在台前站好。

    郭庆站在桌子里面稍微理了一下桌子上的道具,他也没理观众的欢呼声,他这是把舞台交给高刚龙了,不抢这孩子的风头。

    此时,何向东也来到了上场门,他在上场门看着高刚龙的第一次相声演出。

    演员上场鞠躬,高刚龙的第一段相声是规矩论,这也是个传统的老段子,这个段子偏向于文哏类型,不好说。

    文哏类的相声就跟太平歌词似得,谁都能说,说出来还都有点模样,但是想要出彩实在是太难了。

    这个段子是何向东给高刚龙选的,也帮着他改了几个包袱,这个段子保险一点,至少出不了什么大错。

    何向东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在想他当年说的第一个正经的相声段子是什么?是八扇屏,是为了那个土老板给的十块钱。

    ……

    台上,高刚龙已经不怵这种小剧场的演出了,他的心态平稳,虽说舞台经验他很欠缺,但是他已经在脑海中把今晚上这场演出过了无数次了,脑海中的话语都已经很熟了。

    他道:“今晚上高朋满座,来了不少人啊。”

    郭庆帮着他捧了一下:“是啊。”

    高刚龙道:“这要是按照我师父的话说。”

    “怎么着?”

    高刚龙道:“这刨去空座就都算坐满了。”

    台下观众稍稍露出了点笑容。

    郭庆摆摆手道:“就别提你师父那破包袱了,这都臭了街了。”

    高刚龙道:“我也不想提啊,但是我们师门是有这个规矩的,我师父的每个徒弟上场都要来这个包袱,这是规矩啊,我也不敢违反。”

    这话一出,倒是惹来了不少笑声。

    利用师徒哏再加上调侃何向东的迎门包袱,其实效果还是会很不错的,但是也因为用的太多了,观众都听腻了。

    再好笑的包袱,听个三五遍都肯定要吐了。所以现在何向东的徒弟都不说这个包袱了,今天高刚龙用了一下,确实没人笑啊。

    但是高刚龙聪明的是他自己还给翻了一下,这样笑料就出来了。

    何向东在上场门那边看的也是眼前一亮,很有灵性啊,这小子。

    台上演出在继续,郭庆道:“是吗,你们还有这规矩啊?”

    高刚龙道:“这当然了,万事万物都得有规矩,就拿我们桌子上这扇子来说,这也有规矩。”

    这就入活儿了。

    上场门的何向东看的很是惊讶,他没有看过高刚龙的本子,只是高刚龙在向他说一些包袱的时候,他随口帮他改了一下,但整个本子是个小子自己弄的。

    从开场到现在他们说了不到三句话,这就入活了,入活儿之前的话是属于垫话儿,垫话儿有长有短,说一两句是垫话儿,说半小时也是垫话儿。

    垫话儿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带带路,摸一摸观众的喜好,看看他们喜欢听什么包袱,那么接下来就主要要侧重这一块了。

    另外就是要用包袱把他们的兴趣和情绪都给调动起来了,只要调动成功了,那接下里的正活儿就好说了。

    只不过这种技巧不是一般的相声演员能够驾驭的,更不是高刚龙这种第一次上台的小新人能掌握的了的。

    所以他果断是照着台本说的,也直接就简化了这个垫话儿的过程,直接入了正活儿,他的包袱都在正活儿里面。

    何向东惊讶的是,这小子的入活儿入的很顺当啊,一个小包袱,从师门包袱规矩入到规矩论里面,很漂亮啊。

    何向东又看了好一会儿,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他也就不看了,就回到了后台。

    高刚龙说的相声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还非常青涩,当然这也正常,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上场说相声。

    何向东还看的出来,这小子上场说相声的风格全都是模仿他的,包括一些使的相儿,就连小动作都是如此。

    何向东微微笑着,轻轻摇头。

    半晌后,高刚龙和郭庆退场,下场之后,高刚龙面色通红,脚步都有点虚浮,这小子挺激动的。

    高刚龙快步来到了何向东面前,兴冲冲想张嘴说话,可是张了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在何向东面前低着个脑袋,心中却纠结的要死。

    郭庆走在后面,主要也是高刚龙跑的太快了,郭庆慢慢回来,去了他自己的位置上拿了杯水,喝了一口,然后拿着杯子过来。

    他看着高刚龙低着脑袋站在何向东面前的样子,他纳闷了:“不是我说,你不是这才刚下场吗,怎么刚下来就挨批了?”

    “不是。”高刚龙轻声争辩了一下。

    郭庆点点头,明白了:“哦,你是等你师父给你点评是吧,当师父的,给孩子说说呗。”

    何向东看着有些惴惴不安的高刚龙,顿了一顿,说道:“先学吃饭,后学养家。”

    高刚龙一愣。

    何向东道:“不要想着一步变成大腕,一口吃不成胖子的。别想着去模仿谁,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观众喜欢的才是最好的,先吃饭,后养家,你得先能活着才行。”

    郭庆端着茶杯看高刚龙一眼。

    高刚龙低头稍思之后,认真点点头,然后又有些担忧道:“师父,那我……”

    何向东出言打断道:“以后在台上慢慢磨吧,你先跟朱老师搭着吧,朱老师新过来,还没有合适的搭档,让他带你一段时间吧。”

    高刚龙顿时大喜,猛然抬头,眸子里面全都是惊喜的神色,他鼻头一酸,眼泪都快下来了:“谢谢师父。”

    何向东露出笑容,微微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