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一定要成功
    河南站商演结束,向文社的演员们还有环天传媒的团队冒着大雪回了北京。

    向文社的全国商演还有两站就结束了,河南演完,还有河北一站,最后回到北京,这就圆满了。

    河北站的演出地点是在石家庄,何向东上一次来石家庄演出还是跟着铁路文工团一起过来的,现在就是他自己的团队了。

    石家庄的演出时间定在了12月10日,演出宣传早几个月就开始弄了,门票也早就开售了,也早就售罄了。

    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拦瓷器活儿,没有点票房号召力,也就不必办商演了,如果门票都卖不出去,那这商演也就没什么花头好搞了。

    何向东的向文社是曲艺界唯一一个能成功做商演的团队,他们做的商演是赚钱的,可不是赔本赚吆喝,这得有真能耐才行。

    人家环天传媒原先只是一个险些倒闭的小公司,就是因为承接了向文社的商演业务,这两年是赚的盆满钵丰,公司都扩大了好几倍了。

    当然向文社这两年赚的也确实可以,分社都开了两家了,现在也快到年底了,等年后何向东打算开张向文社第三家分社,那样向文社在北京就有四家买卖了。

    还有向文社的产业链也可以做起来了,现在手头上也有余钱,何向东也不会做别的投资,那就干点别的买卖吧,也算是给向文社分担风险了。

    这次回到北京之后,就是要把这个新买卖做起来。新买卖,大家都提出了很多意见,有说做影视公司的,也有说自己开个商演公司的,还有说做个光盘公司,专门发行向文社相声的……

    反正说什么都有,但是大体上都离不开文化行业,都是影视娱乐这一块的。

    何向东充分考虑了大家的意见,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他决定开个饭店。

    好吧,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大家的意见。

    田佳妮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偷笑不已。何向东这副贪吃的死德性,真是一点没变。

    这臭小子,第一次登台演出,就是因为嘴馋了,才会一个正经活儿都不会就敢跑到人家石家寿宴上去演出,真是够够的了。

    后来还诓人家石磊小朋友的鸡吃,还忽悠他说这是盖世无双叫花鸡,现在长大了,也一把年纪了,这贪吃的劲儿愣是一点没减。

    现在手头上有钱了,就想着要开饭店了,这是打算以后吃饭都不用自个儿花钱了吗?

    饭店的名字叫何府菜,何向东说这跟孔府菜有异曲同工之妙。田佳妮又是白眼乱翻,人家孔府是圣人世家,家里的厨子都是顶尖的,菜品也是有传承的。

    他何向东……

    不管怎么说,有新买卖了,是好事情。

    何府菜就开在天桥四方茶馆边上,就在向文社总部旁边,这家饭店是要傍着向文社的名气的。

    想听相声的观众就早点过来,在何府菜吃个午饭或者晚饭,吃饱喝足了,正好迈步去看演出了,多方便。

    何府菜开张的那天,非常热闹,何向东的粉丝全都来了,何向东的明星朋友们也过来了好几位捧场的。

    何向东还说给他们一人发一张白吃证,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新买卖开张,何向东很是开心,他还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给大伙儿端去,薛果也很兴奋地露了几手。

    何府菜,开张大吉。

    ……

    回了北京了,买卖开张是一件事儿,另外一件事儿就是高刚龙上台说相声的事儿。

    小高在河南站的商演表现的很不错,现在回了北京了,何向东也想让他到小剧场去锻炼一下,让他正儿八经说段相声。

    高刚龙适合做逗哏,但他还缺个量活儿的,这是他的第一次上台说相声,何向东得给他配一个好量活儿。

    稍微考虑了一下,何向东决定把郭庆配给高刚龙,让他帮着这孩子一场,等这场过后,再给这孩子配一个捧哏的。

    郭庆的相声功夫很好,捧逗俱佳,他又在相声研习社里面抓教学,高刚龙也在研习社里面学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郭庆也教了他很多,对他的情况也很了解,给他帮一场是最好不过的了。

    当然何向东也没闲着,他也在剧场里面盯着,这些孩子第一次上场说相声,何向东是肯定要看着的,不然他放心不下。

    何向东和薛果是向文社的角儿,现在向文社一共有三家剧场,他们就不会在一个小剧场里面驻扎着不走了,而是一家一家剧场这样轮着演出。

    他们现在是腕儿了,不一样了。

    这次,他们轮到天桥剧场演出,何向东也特地把高刚龙的演出放在了这里。

    在后台,何向东问高刚龙:“小高,这回紧张吗?”

    高刚龙腼腆地笑了笑,说道:“还好,就一点点。”

    何向东看的出来,这小子是真的不紧张了。人总是这样的,不去见场面,就越容易怵场面。见得场面多了,也就淡然了。见惯了大场面,就无所谓这种小场面了。

    有了河南商演打底,这小子是真不怵小剧场的演出了,何向东很欣慰。

    何向东点点头,欣慰地笑了,他说道:“行,找你郭大爷对活儿去吧。”

    “好嘞。”高刚龙应了一声,兴冲冲跑开了,他是挺兴奋的,这是他第一次正经演出相声段子,也是能不能成为一个相声演员的关键。

    高刚龙的家庭情况很差,家里孩子很多,他是第六个孩子,孩子一多,不穷也得穷了。

    他太想成为能上场的相声演员了,能上场演出就是演员,挣得就多,上不了场,那就是学员,就没有什么收入,他都当好几年学员了。

    虽说何向东对他不薄,在向文社他也能吃喝住,但是手头上没有钱啊,他补贴不了家里啊。

    相声界收徒的规矩是三年学艺,两年效力,学艺期间,一切衣食住行都是师父负责,艺满出师之后,两年赚的钱都交给师父作为回报。

    何向东是负责徒弟们的衣食住行的,他也是按照老规矩来的。只是徒弟们出师之后,他也没让他们把赚的钱给自己。

    何向东根本看不上这些钱,指着徒弟们的钱,他得饿死。相反的是,他的徒弟在向文社演出,他都是按照高一点的待遇给他们的。

    小高这次演出要是成功了,何向东就会给他配上捧哏搭档,如果接下来演出都顺利的话,那他一个月差不多也能赚个五六千。

    这就不错了,要知道现在还是06年啊,虽说是在北京城,但是这个工资就很可以了。

    像陈军这种小角儿,一个月能收入一两万呢,他才二十出头,一个连初中都毕业的小家伙,都自己全款买了车了。

    何向东对他们是不薄的。

    只要小高这次演出成功,他就能赚钱补贴家里了。

    高刚龙重重呼吸几口,给自己打气:“已经学艺三年了,这回一定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