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海派清口
    王弥苇的丧事操办了好几天,何向东又在北京陪伴了张阔如好几天,王弥苇的丧事办的很体面,文艺界有头有脸的人士都来了,国家文化部门也来人了,还给王弥苇定了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王弥苇低调了半辈子了,在去世的时候可谓是狠狠地高调了一把。

    吴家宝作为王弥苇在世的唯一一个徒弟,他也受到了不少曲艺界前辈的关注和关心,文化部门的领导还专门跟他聊过天。

    这一幕让赶到北京的吴爸吴妈直接惊呆了,他们本来还有一肚子怨气的,本来说好是拜何向东为师的,结果却又拜了别人了。

    拜了也就拜了吧,结果师父马上就去世了,吴家宝又作为人家的唯一徒弟来给师父操办丧事,完全变成了一副死者家属的状态。

    这让他们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可是看见眼前这一幕,他们又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果然如同傅盛说的那样,来北京拜师对吴家宝来说是一件好事。

    日后吴家宝若是走娱乐圈,凭借着他师父的面子,这些前辈们也肯定会给他一点照拂,传统行当是最重视这个了。

    这全都是这孩子未来的资源啊。

    丧事办完之后,吴家宝一家人就回南京了,虽说吴家宝是王弥苇唯一的传人,但是何向东也没想这么早就教他说书。

    艺术这种东西强迫不得,一定得自己有兴趣才行,先让孩子好好学习,反正他也喜欢评书,平时没事的时候多听听评书,对他来说也是打基础。

    正式授艺,就要等孩子成年之后再说了,说书艺人能上场说书,最低的年纪也得是成年人。

    还早呢。

    何向东在北京这边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时间也到了九月底了,相声大赛也开始在电视台播放了,陈军也被更多人熟知了,他现在身上也越来越有小角儿的范儿了。

    天津台那边的电视综艺节目也正式开始录制了,这边做的也是曲艺综艺,但是跟北京台的万象归春有点不同。

    这档节目何向东做的是单人节目,类似于单口相声和评书形式,就是在节目中他也是会割出一部分时间来说书的,时间不长,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

    剩下二十分钟,是热评当下时事,包括娱乐圈的,曲艺界的,什么事情热门就说什么。

    热评时事的环节放在节目的开始,一张八仙桌子,桌上放着茶水点心,一共坐着四个人,何向东坐在首位。

    何向东主评热点事件,位置上其他几个人一起插话讨论,何向东也时不时抖出点包袱来制造笑料。

    等热评完了,剩下的二十分钟事件就是何向东说书的时间了,他有说长篇的书,也有短篇的单口,这都是他自己安排的。

    二十分钟的说书时间确实很短,这就跟说相声是一个道理,电视上的相声通常都是要控制在十五六分钟以内,时间太短了,效果根本不出来。

    何向东在小剧场里面说的相声都是半小时起步的,但是电视台是不可能给你这么多时间,所以没有办法。

    何向东在书场说书基本上都得一个小时,可是电视台上却只能给他二十分钟,这还是何向东强力争取过的,不然连二十分钟都没有。

    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吧,总比没有的强,所以说书说相声最好的地方还是在小剧场里面,电视广播只能当做宣传的地方。

    天津台的综艺节目就叫《何向东说事》,第一期已经录制结束了,现在就等着排片播出了。

    山东台和湖北台那边的节目制作也快要进入录制期了,何向东也将要迎来他最忙的时候了。

    也就是在这么忙的时候,何向东还是没有落下演出,他毕竟是一个相声演员,电视节目只是他的业余工作,可不能当成主业来干,主次一定要分明。

    9月底,向文社上海商演开始。

    何向东提前好几天就去了上海,他直接搬进了张家。他跟张玉树一家的交情那真是没的说的,不说别的,他师父方文岐就在张家住了接近十年了,这是一份天大的恩情啊。

    何向东跟张家人就亲的跟一家人似得。

    所以来上海商演的时候,何向东早早的就住进了张家,张家人也很开心,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何向东。

    张玉树的儿子张书白还跟何向东说上海也出了一个新的喜剧形式,叫做海派清口,张书白是文化部门的,对上海文艺界的事情了解的还是很多的,他还建议何向东去看看,大家一起交流一下。

    他们文化部门已经接到了海派清口的演出申请了,大型演出都是需要提前申请的,审批通过了才能演出,何向东办的商演也是如此,包括歌星的演唱会也是如此。

    所以张书白是接到申请了,也看了相关的资料了,因为是新形式,那边也提交了相关的视频资料。

    张书白看了之后感觉非常好,所以他也在跟何向东推荐。

    何向东也稍稍有些讶异,喜剧江湖其实是个小江湖,因为分类不多,最大的两个流派就是相声和小品,其他的都是小门类,而且数量很少。

    像高俊生做的是舞台喜剧,是喜剧的一种,但也是一种舞台剧,这个门类就很小了,或者也可以把它归纳到小品里面。

    脱口秀也是喜剧,在国外挺红的,但在国内还是属于小众。

    何向东问张书白:“海派清口?倒是没听过,喜剧的话,我记得上海是有滑稽剧的。”

    张书白推推自己的眼镜,说道:“对,演出海派清口的那两个人以前就是滑稽剧艺人,他们说海派清口是从滑稽剧里面衍生出来的?”

    何向东点了点头。

    张书白对他说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你要是有兴趣,我把碟片刻一份给你看看,现场公演的话,他们审批的时间是在12月份。”

    何向东笑着说道:“好啊,那就麻烦大哥了。”

    张书白摆摆手:“嗨,别客气。”

    何向东露出了笑容,心中暗自琢磨了一下,海派清口?名字倒是很洋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