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四十章 艰难选择
    何向东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语,感动了全场,也激起了广大观众心里的共鸣。

    观众来听相声就是奔着快乐来的,每个人都需要快乐,每个人都有快乐的权力,每个人都有娱乐的需要,没有谁是奔着接受教育来的。

    何向东是真正把观众放在心里的艺人,他的相声是真正为了观众而说的,所以他才能这么红。

    只要他一直贯彻这一点,他将永远都这么红。

    南京站的商演取得了炸裂般的效果,观众的情绪已经被何向东调动的沸腾了,所有人都兴奋了。

    台下观众兴奋,台上的演员就更加兴奋了,他们的表演发挥也更加好了,段子一个接着一个抛出来,每一个都取得了非凡的效果。

    演员们眼睛都兴奋地红了,这就是艺人荣耀的地方啊,有观众如此,夫复何求。

    台下坐着的同行们也是艳羡不已,向文社不愧是向文社,向文社的观众也真不愧是向文社的观众。

    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人苦笑一声,也终于是没有话语了。

    ……

    南京站商演结束,第二日是庆功宴。

    基本上讲究一点的商演方都会在演出结束之后举办一场庆功宴的,当然你要是遇上那种抠门到了骨子里面的人,那就没辙了。

    好在这次商演的主办方和协作方都是自己人,庆功宴自然也是不能缺少的了。

    庆功宴的酒店早就已经定下了,时间是第二天晚上,吃的是晚宴。前来参加宴会的人也是做商演的这些人,当然还有何向东邀请的同行朋友们,还有吴家三口。

    人也不算多,大约也就是三四桌的样子,弄一个小一点的宴会厅也就够了,或者找两个大一点的包厢也能把人装下了。

    何向东在商演结束之后,第二天一直睡到了下午才起来,商演太累人了,费劲儿啊。

    起床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何向东就出门练功去了,艺人的基本功是一定要天天练的,一天都不能忘。

    练完功,何向东跟徒弟们在南京城里面逛了逛,很快就到了傍晚,是时候是去参加庆功宴了。

    这是私人性质的庆功宴,也比较随意,这也跟何向东的性格有关系,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在餐桌上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吃饭就好好吃饭嘛,有那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啊?

    宴会开席,环天传媒的乔宇和南京协作方的负责人傅盛都说了几句话,轮到何向东的时候,何向东就说了两个字“开吃。”

    全场哄笑,众人起哄。

    接下来就是推杯换盏了。

    何向东这桌上除了傅盛和乔宇,还有张永爷师徒,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位就坐在何向东边上,吴家三口也来了,吴家宝小朋友就挨着何向东坐的。

    吴家宝还时不时在桌子上夹一些他觉得很好吃的菜给何向东吃,这一幕,弄得吴爸吴妈大翻白眼,他们做爸妈的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酒过三巡之后,马金山对何向东举杯,他道:“何老师,祝贺你。”

    何向东忙拿起杯子,道:“您客气您客气。”

    两人碰了一下,马金山喝了酒,何向东喝了饮料,何向东是不饮酒的,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习惯,所以也没有人会勉强他。

    马金山把酒饮下,放下酒杯,又说道:“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第一届的牡丹奖的评选上面吧?”

    何向东目露回忆,笑着点点头道:“是啊,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马金山也叹了一声:“都是回忆,都是过往,都是曾经啊。”

    田福堂笑道:“老马,你怎么变得这么文艺了啊?”

    马金山笑着摇摇头,而后又对何向东道:“当年我就觉得你未来必然有一番作为,因为你的实力是我见过的相声演员里面最顶尖的,在同辈相声演员里面,你绝对能排在第一位。”

    “虽说艺人的成名,并不是有实力就一定可以的,但是要想成名就绝对离不开超凡的本事,手艺人总归是要靠能耐吃饭的,当时我就猜想,如果给你足够的机会,你定然能一飞冲天。”

    “现在看来,你果然一飞冲天了,或者说你比我当初设想的还要成功,你比我想的还要出色,何向东,你果真了不起。”

    何向东默默听了好一会儿,他道:“您……客气了,多捧了。”

    马金山摆摆手,又摇摇头。

    田福堂也是如此,神色在感慨之余,也有几分黯然。

    张永爷看看自己徒弟,眸子动了动,但还是没有说话。

    何向东把杯子放下,看了看马金山,又看了看田福堂,他稍稍默了默,然后说道:“老前辈们都说艺人想要成名立腕,得有三分的实力,六分的运气,还有一分贵人扶持。其实说到相声实力,你们在业内绝对是最顶尖的,可以说现在还活跃在舞台上的相声演员,谁也不敢说有绝对比您二位强的实力。”

    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人都摇摇头,只是笑笑。

    马金山道:“您多捧了,不敢当啊。”

    何向东看了张永爷一眼。

    张永爷也瞧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何向东心中安定了许多,他对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人道:“马老师,田老师,您二位实力不缺,但是少的只是机缘罢了,只要有足够的机会,您二人肯定能大有作为的。”

    马金山眉头稍动,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道:“我们向文社在北京的第三家分社马上也要开张了,现在分社最缺的就是能压得住场子的演员,我恳请您二位去北京跟我们一起说相声好吗?我不敢保证我们向文社是天下最好的社团,但我敢保证这里一定是您说相声说的最开心的地方。”

    马金山笑了:“我是说捧我们半天呢,原来你是在这儿等着我们啊。”

    何向东不语,只是看着他们。

    马金山说完,也沉默了,眉头锁的很紧。他扭头回去看自己的搭档田福堂,发现田福堂也是一脸凝重,面露纠结。

    任何人在面对选择的时候都会有所考虑,越是重大的选择,越是需要慎重考虑。

    现在的向文社是真的很红,他们手头上的资源很多,但是他们成熟的演员却不是很多,正是资源富裕的时候,前两年有很多人想加入向文社。

    但那些人大多都是在主流相声界混不出花样来的人,有些甚至就是在民间厮混的小演员罢了。

    但是马金山和田福堂不一样啊,他们在南京一带已经很有名气了,也有电视节目做,也能经常上新闻,还是当地曲协的理事,可谓是已经小有成就了。

    对他们而言,他们是真的不必说非得去向文社不可的。而且现在向文社又跟主流相声界定下了十年大赌,向文社可以说已经站在主流相声界的对立面了,他们之间的竞争已经是赤裸裸的了。

    如果在这个时间,他们加入了向文社,那是不是意味他们也站在了主流相声界的对立面?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向文社和主流相声界的争斗,到底谁输谁赢,谁也不好说,所以他们也很难选择啊。

    如果他们继续待在南京,可能接下去的几十年都是如此,等他们退休了之后,也只是落得一个无人知晓的所谓艺术家的名号而已。

    他们也不过四十出头,若是接下来的半生都是如此,他们也必不甘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