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欢笑不死,相声不死
    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当然也不是纯语言的艺术,它还是需要配上相声演员的一些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用行内的话说,这叫使相。

    所以看现场相声演员演出的效果是最好的。如果单纯听音频,效果虽说有所折扣,但是影响不大,因为这毕竟是一门语言艺术。

    评书也同样如此,其实对很多观众来说,听书的时候听录音比看现场还要好,因为单看着那一个人在台上戏说风云,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要是单听录音,那就是妥妥的一部大戏啊。

    真有那能耐很大的说书艺人,他们一个人就能分分钟抵得上人家一个几百人的大剧组,这是真能耐。

    所以说书这行是真不好干,集生旦净丑于一身,冶万事万物于一炉。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也是因为说书、说相声这种艺术形式的特点,所以他们是可以并且是很适合在广播上播放的。

    那些很缺乏娱乐和欢乐的盲人朋友们在听了何向东的相声和评书之后,他们得到了久违的快乐。

    每个盲人都是孤独的,而何向东的相声能让他们暂时忘却这种孤独,这就是何向东的相声的价值。

    台上,何向东也收敛了嬉皮笑脸,他说道:“今天是我们向文社全国巡演的南京站,我们今天上午就过来准备了,也来了很多好朋友到后台支持我们的,我们也忙活了很久。”

    “一直到了傍晚,我的徒弟告诉我,有新访客,我当时很纳闷,我说我们认识的朋友能来的也都来了,这新来的人是谁。我的二徒弟夏明星告诉是残协的人。”

    “我就更加弄不清楚了,我是来做相声商演的,残协的人来找我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去见了他们,他们是来送锦旗的,他们送了我一面锦旗,他们说我的相声给他们带来了欢乐,让他们这些身处黑暗的人看见了欢乐的光明。”

    台下观众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竟是如此。

    同行们则是神情多了几分不一样的东西。

    马金山和田福堂又对视一眼,得,还是他们想的太多了。

    张永爷露出了微微笑意。

    傅盛含笑点头,又是艳羡。

    薛果在台上默然无语,一直在听着何向东说着。

    何向东又叹了一声:“所以在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之后,我的内心是很受触动的,何德何能啊,我何向东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相声艺人而已,说相声卖艺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饭碗,有您诸位捧,我已经很知足了。还得您如此热爱,何德何能啊。”

    “好……”台下观众全都鼓掌。

    何向东看着观众,说道:“我说相声也好几十年了,向文社成立至今也整整十年了,但是我们真正闯出名气来,也不过两年多的时间,连三年都没有到。”

    “但也就是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面,我们收到最多的质疑就是说我们向文社所说的相声没有教育意义,对社会没有什么正面的影响,说我们只顾着娱乐性,对社会没有价值。”

    “这种批评的话我们在这两年里面听的太多太多了,我们挨得骂也太多太多了,所有人都在说相声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甚至好多人听完乐完之后,出门扭头就骂街。”

    何向东隐隐有些激动起来了,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他道:“什么是社会价值,这就是社会价值,能让你们快乐就是我们的存在的最大价值。”

    “喜剧的本质不是什么讽刺,也不是什么狗屁的教育意义,喜剧的本质就是喜剧本身,喜剧只所以能称之为喜剧,就是因为他能给大家带来欢乐。能让你们快乐,就是我们这些说相声的对社会的最大贡献。”

    随着何向东最后这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全场爆发了无与伦比的掌声和叫好声。

    观众们的情绪全都被何向东给激发出来了。

    而同行们的却是震惊的,一直以来的主流观点就是要求相声要有教育意义,要有社会价值。

    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不管是在文工团内的演出,还是在电视台广播等现代媒体上的演出,他们都是一直在贯彻着这个观点的。

    在向文社走红之后,他们除羡慕嫉妒之余,也有认为向文社的相声过度追求娱乐性,失去了社会的价值的想法。

    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面,他们一直以来的根深蒂固的想法和观念就是如此的。

    可是在听到刚才何向东的这一句话之后,他们却愣住了,社会价值,难道笑声就不是社会价值了吗?

    追求娱乐化,追求娱乐化有错吗,任何人都需要娱乐,任何人都需要快乐。

    这是人类的天然需求,也是社会发展的必要需求。

    笑声能给这个社会带来的正面作用太多太多了,笑声有错吗?给大家带来欢乐有错吗?

    给大家带来欢乐,让大家心里充满阳光,这难道不是社会价值吗?

    如果这些都不是社会这价值,那今天这些人怎么说,盲人协会来支持何向东的盲人朋友们怎么算?那些抑郁症的患者怎么算?

    同行们都震撼了。

    傅盛一直是混迹在民间的,他对艺术的想法和何向东是一样的,所以他倒是没有特别的感触,就是真诚为何向东鼓掌。

    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人都沉默了,他们眉头紧紧皱着,神色中多了太多复杂之色了。

    一旁的张永爷看看自己徒弟,默然不语。

    台上,何向东心中的豪气也起来了,他高声道:“想必你们可能也知道了,我在北京跟主流相声界约定下了十年豪赌,我们赌相声的未来,我们赌谁的路才是正确的。”

    “我们的相声理念是不一样的,单靠嘴皮子,我们谁也没有办法说服谁,能用来证明的只有是无可争议的成绩和实力。十年之后的情况,我们也谁也不知道,我看不见未来。”

    “但我知道,只要有欢笑存在的地方,就有我们。只要有你们在的地方,就有我们。欢笑不死,相声就不会死,能为你们说相声,是我何向东此生最大的荣幸。”

    “好……”全场嘶吼着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