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三十八章 贵客
    7点半,演出正式开始。

    陈军和老三出去开场,台下早就已经坐满了人了,同行们也来了不少,在前排靠着边角的位置还坐了许多残协的人。

    这都是来支持何向东相声的人。

    陈军和老三出去之后,全场瞬间便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陈军也是何向东力捧的小角儿,现在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了,在他这个辈分的相声演员里面,就没有比他更红的了。

    向文社现在大红大紫,他们这些待在向文社旗帜底下的演员也全都水涨船高了,这就是大闸蟹和蒲草绳的道理,人一定要明白自己的定位和自己的价值,可不能因为自己绑在了大闸蟹上了,就以为自己也是大闸蟹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啊。

    陈军和老三的相声说完,两人下场了,第二场是和何向东和薛果的。

    薛果走前面,何向东跟在后面,两人一出来,全场观众就爆发了无比热烈的掌声。

    全场都沸腾了。

    何向东当时便笑容满脸,观众们也纷纷拿着鲜花礼物过来了,残协的几位盲人也在家人搀扶下,拿着东西走过来送给何向东。

    何向东不敢怠慢,忙说了一句:“慢点走,慢点走,不急不急。”

    说罢之后,何向东用手在舞台上一撑,他直接跳了下来。

    全场惊呼。

    来的同行们也都傻了眼了,这是要干嘛?

    全场所有的观众都很纳闷,何向东这是瞧见谁了,这么激动?干嘛,市长来了?

    盲人也很快在家人的搀扶下过来了,何向东赶紧迎上前去。

    何向东赶紧接下来他们送的东西,连声感谢。

    他们也拉着何向东的手一直在絮絮叨叨说着。

    观众们就更加纳闷了,一个个都站起来看情况了,现场显得有些乱糟糟的。

    张永爷今天也来看演出,见到这场景,他的眉头也皱起来了,他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的徒弟马金山和田福堂也来了,这两人在当年牡丹奖评选的时候跟何向东有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

    这两人在前期比赛上一直藏拙,表现平平,麻痹了很多人,最后在决赛上,他们在他们的相声里面,一连表演了十几个曲艺曲种,不仅有自己演唱,而是全都是自己动乐器的。

    着实惊呆了全场所有人。

    就连何向东也都傻眼了,何向东最后是临时改了本子,决定演出相声十二门功课,用了好几个已经失传了的绝活,这才险险胜过他们,可见这两人的本事得多厉害啊。

    再后来,因为相声十二门功课的事情,何向东还被封杀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最后也没有拿到相声的牡丹奖。

    多年过去了,何向东已经红遍天下了,现在还来了南京做商演,马金山和田福堂却是一直没有闯出太大的名气,这两人的实力是真的很强,可是艺人这行有实力并不代表就一定能成名啊。

    他们也是挺可惜的。

    见着现场这乱糟糟的样子,马金山眉毛挑了挑,问道:“怎么回事,那人是谁啊?”

    田福堂仔细瞧了瞧,他道:“太远太暗了,瞧不真切,可能是个很重要的大人物吧。”

    马金山点点头,神色也有些失落,他笑了笑,有些自嘲道:“是啊,他现在往来的都是大人物了,是跟我们不一样了。”

    田福堂也看马金山一眼,无奈一笑,神色也有些黯然。

    毕竟在当年,何向东离他们还是有些距离的,他们在南京一带已经很有名气了,虽说何向东险胜了他们,但他们心中也未必是完全服气的。

    现在多年过去,时移世易,他们已经难望何向东项背了,这怎么能让他们不失落呢。

    张永爷也看了自己徒弟一眼,但没有说话。

    台前,何向东跟他们说了两句,便赶紧把他们劝回去了,说是等演出结束之后,再跟他们聊天,现在还是要忙演出呢。

    他们也很善解人意,立马就让家人搀着他们回座位去了。

    何向东看了一眼他们送的东西,有送花的,有送小礼物的,也有送吃的,都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这些东西才是对他艺术的最高评价。

    何向东挥手招来个徒弟,郑重交代他把东西放好了,然后他才又往台上赶去。

    何向东身形比较胖,好在这个剧场的舞台不高,而且还有垫脚的地方,不然他还真上不去。他踩了一脚能垫脚的缺口,然后笨拙地爬了上去。

    何向东重新回到台前,说道:“感谢,感谢诸位的支持,还有这么多来送礼物的,其实真的不用送东西,因为这样不好。”

    薛果疑惑道:“是吗?”

    何向东道:“你想啊,你是送礼物了,可是你让那些没送礼物的观众怎么办,他们心里过不过得去啊。”

    “嗨……”薛果一拍手。

    全场大笑。

    “所以啊。”何向东笑道:“要是真有那过意不去的,你们就去门口随便买点东西就成,门口有超市。你要懒得烦去的,把钱给我也成,我反正人随和,我不挑。”

    “去去去……”薛果赶紧把何向东给推开了。

    “噫……”全场发出嘘声。

    何向东挥挥手:“好,谢谢,谢谢、”

    薛果嫌弃道:“谁谢你啊,要脸不要啊。”

    何向东笑着摇摇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他道:“刚才大家可能都看见了,我刚刚从舞台上跳了下去。没错,就是因为地上有钱,我去捡钱了。”

    “啊?”薛果都傻了。

    观众也笑了。

    何向东自己也笑:“好,不闹不闹,刚刚呢,我是下去迎接几位很重要的客人。”

    “哦。”全场观众都明白了,果然还是有贵客来啊,到底是谁啊,市长吗?

    马金山和田福堂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膀。

    张永爷脸上也露出了好奇之色。

    傅盛也在笑。

    可是何向东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都愣住了:“他们就是我们南京残疾人联合会盲人协会的盲人朋友们,他们就是我们的贵客。”

    全场一愣。

    盲人协会?

    盲人来商演现场听相声?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