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掌掌眼
    酒菜上的很快,都是南京当地的一些特色菜,还有一些特色小吃,人家外地人来了,就得拿当地特色招呼,人家来不就为了吃一新鲜么。

    何向东是从北京来的,你再还给上两只北京烤鸭?这不就瞎胡闹么,人家在北京就能吃啊,何必来南京呢。

    北京的烤鸭非常有名,南京也是一座吃鸭的城市,鸭子的各种做法都有,做的最多的就是盐水鸭,烤鸭反而吃的少一点。

    盐水鸭更能代表这座城市的风味,六朝古都,江南水乡的温润,丰腴,还带着一丝高冷艳丽。

    这就是南京。

    酒桌上也是推杯换盏,何向东是不喝酒的,傅盛也知道,他就自己跟他的副总喝,何向东就喝一点白水就好了。

    今天这个饭局有点怪异,何向东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就等着他们自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

    傅盛是做文化公司的,跟环天传媒的业务有一定的重合,他们也接一点商演或者见面会之类的演出,向文社这一次的南京商演,南京当地的协办方就是他们公司,这也是何向东指定的。

    他们除了做这类演出,自己还有剧场,他们的剧场比较杂,是个茶馆,这个茶馆也是傅盛自己开的,里面主营业务是卖茶,还有承接一些商务会谈。

    老茶馆里面,也有说书的,也有说相声的,也有其他的一些曲艺,没有常驻的,串场的居多。

    傅盛也会在这个茶馆里面说书,每周两次。

    傅盛是把产业做开了,他铺的面很广,他就算做剧场不挣钱,但是他其他生意是挣钱的,能支持他把剧场做下去。

    何向东的路子就窄一点了,他就是靠着向文社挣钱,靠向文社卖门票,做商演,从这里面赚钱,他是没有其他生意的。

    当然,做电视节目,他也是有钱拿的。

    何向东也有想把向文社产业链做大的想法,这也是为了提高收入和降低风险,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他也是懂的。

    等今年的全国巡演结束,向文社在北京的第三家分社也可以建立起来了,同时他也可以着手准备一下拓展产业链了。

    酒桌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何向东也向傅盛请教了不少做生意的事情,傅盛也是不吝传授,副总老吴也时不时插上几句话,大家相谈甚欢。

    吴家宝小朋友也很乖,一直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吃饭,不吵不闹,也不多说话,就是时不时抬头看看,他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何向东看。

    再过半晌,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

    傅盛让服务员撤了酒席,换上瓜果点心和茶水,他问何向东:“向文社是有一个相声研习社的是吧?”

    何向东点头道:“是有一个的。”

    傅盛又问:“这里面培训出来的学员都是拜你为师的吗?”

    何向东回道:“那倒也不是,我们的研习社跟富连成是一样的,把他们教出来,拜我为师也可以,拜其他人也行,师父徒弟嘛,也得讲究眼缘不是。”

    傅盛点点头:“是这个理儿,这里面都是学相声的吗,都是学相声的基本功吗?”

    何向东道:“相声研习社可不就得教相声嘛,说学逗唱,包括其他的戏曲,曲艺,都有涉猎,也有教乐器的,学生多嘛,得因材施教。相声演员的肚就是杂货铺,要懂的多,会的多。”

    傅盛道:“那你没有培养说书的弟子吗,你们张氏一枝儿找了传人了吗,还有王老爷子那一枝儿?”

    这话一出,何向东还没怎么着,老吴那一家三口则是眼睛一亮,全都看着何向东,吴家宝小朋友更是紧紧盯着何向东,小脸都憋红了。

    何向东好奇地看他们一眼,眉头微皱,回道:“说书这玩意儿不能跟说相声这样教,我也在看,看我们研习社里面有没有好苗子,要有好苗子,我也可能会收他们做我评书的徒弟。”

    傅盛点点头,笑道:“这样啊,我倒是有个不错的好人选,想推荐给你。”

    何向东笑眯眯看了吴家三口一眼,小吴同学都紧张地快要跳起来了,何向东哪里还会不明白啊,傅盛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何向东也不戳破,就说道:“是嘛,那敢情好啊,那你得让我瞧瞧。”

    傅盛招招手:“来,小宝,快给你何老师瞧瞧。”

    吴家宝脸蛋红扑扑的,蹦蹦跳跳来到了傅盛身边,忐忑地看着何向东。

    老吴两夫妻也在紧张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笑道:“就是这孩子?”

    傅盛摸着吴家宝的小脑袋,道:“对,老吴是我公司副总,这孩子从小就在我们茶馆里面长大,有时候放学了,都来这边写作业。我也经常在茶馆说书,孩子也爱听,一开始我也没往心里去,爱听也就爱听吧。”

    “也就听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吧,有一回茶馆来了新客人,人家不知道前文书的情节,就随口问了一句,结果这小子就上去跟人嘚吧嘚说。嚯,好家伙,成本大套的水浒啊,他居然听一遍就给记住了,说的还真不错,那时候我真给吓一跳。”

    闻言,何向东也很诧异地看了这孩子一眼,小吴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说书艺人跟别的行当艺人不一样,他们的学艺前期是以听为主,通常都是学徒在茶馆帮忙,听师父说书,得有这样一个艺术熏陶的氛围才行,听个几遍之后,自己记住了,会说了,这是第一步。

    这也是打基础的步骤,等打完基础了,师父才会正式开始传授这里面的门道和技巧,等传授完了,也差不多就可以出师了。

    是没有小孩子干说书这行的,小孩子说个相声是挺吃香的,观众一看很开心,孩子很可爱,他们愿意捧。

    其他的行当,戏曲,其他曲艺,需要唱一类的,观众也愿意看小孩子,他们觉得小孩子很可爱。

    唯独说书不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坐在桌子前面,给人家讲奸情人命,牛鬼蛇神,杀人放火,观众不会喜欢听孩子说这个的。

    比如水浒里面的西门庆和潘金莲,你让七八岁的孩子怎么跟人家说?

    说书艺人是被人称为先生的,先生就是老师的意思,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你给谁当老师?观众是不会信服你的。所以说书艺人至少得要成年了,才能开始说书。

    小吴同学在茶馆里面仅仅只是听了一遍水浒,他就能给观众复述出来,傅盛还说这小子说的很不错,那就证明他是真有这个天分啊。

    何向东看小吴同学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傅盛接着道:“我瞧见小宝的天赋不错,所以后来也就常常给他说这一些说书行的东西。我跟一些艺人交流的时候,也把他带在身边,这一来二去,他倒是也耳濡目染了不少。”

    老艺人的交流对小学徒来说非常宝贵的财富,小学徒能经常听到这种东西,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生的财富。

    傅盛道:“我倒是也跟他说过你,后来你走红了,广播里面也有你说的书,网上也有,碟片也有。这孩子听了之后就着了迷了,现在基本上每天都得听,不听都睡不着觉。”

    “后来我一想,反正你现在也是开山收徒的,那不如就让这孩子去你那儿试试,看看能不能有幸拜你为师,对孩子来说,也是好事,毕竟你水平高,门户也好,也不会埋没孩子的天分。这么好的孩子,在我手上,我是真怕埋没了他呀。”

    “我跟老吴两口子也都说过了,他们也不反对,他们也很宠孩子,孩子既然有这个天分,又有这个爱好,那他们就一定会支持。正好你这次来南京做商演,我就把这孩子带来给你瞧瞧了。”

    傅盛看何向东笑道:“怎么样,老何,掌掌眼?”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