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三十章 影响
    相声大赛结束了,何向东和高秉生的十年大赌也被媒体给报道出去了,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无数报纸媒体都在报道,也有无数业内业外人士在用各种方式来分析这次对赌。各种角度,各种层面,各种内幕。一时间,消息满天飞。

    这就是娱乐圈,一点屁事就消息满天的娱乐时代。

    相声界内部也懵逼了。

    主流相声界义愤填膺,无数老前辈怒骂何向东无耻之极,同时他们也是咬着牙,鞭策后辈学生卯着劲儿往上冲,绝对不能输给向文社。

    赌约已经定下了,何向东说的话也太狠了,如果他们以后不想被人钉在耻辱柱上骂街,他们就一定要咬着牙赢过向文社,赢过何向东。

    沉寂已久的主流相声界这回真的是热血上头了,为了面子而战,他们算是被何向东,说的更准确一点应该是高秉生,给架到火架子上了,这回是真的下不来了。

    就连那些离开相声界,已经改行了的人士都觉得脸颊有些发红,如果真的有一天主流相声界被钉在耻辱柱上,那他们怎么办,他们曾经也是其中之一啊。

    因为这个赌约的关系,主流相声界竟然变得团结起来了,好多文工团的相声大腕们都在一起聚会商讨,谋求主流相声界的发展。

    民间相声界也是如此,虽说做赌的对象是何向东的向文社,可向文社代表的就是民间相声啊。

    何向东和高秉生对赌的是相声的未来,主流相声界和民间相声谁才是相声的未来,倘若向文社一败涂地了,那民间相声也一败涂地了,那他们也完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啊。

    于是,民间相声界也咬着牙开动了。

    当然了,作为当事人的何向东和高秉生则是成为了相声界的众矢之的,这些天,他们不知道挨了多少骂了。

    甚至有许多老前辈说他们是相声界的毒瘤,是相声界的罪人,说是这样会毁了相声界的,这种混账东西就该赶紧赶出相声界。

    总而言之,最近的相声界真的很热闹啊,跟前两年一样热闹。

    但是跟前两年不一样的是这回挨炮轰的可就不只是何向东一个人了,高秉生也给他承担了不少压力。

    他们俩算是难兄难弟了。

    外界骂街归骂街,但是该有的改变一点都没少,赌约都已经被媒体传出去了,社会各界都知道了。他们已经骑虎难下了,没办法了。

    对向文社来说,有利有弊,好处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们的发展不会受到主流相声界的强力干扰,像前两年的那种情况,何向东真的不想再经历了,尽管他无所畏惧。

    弊端也很明显,主流相声界毕竟是庞然大物,为什么称他们是主流相声界呢,因为他们占据的是主流啊。

    别看现在向文社很红,知名度很高,但是在人家面前真的还只是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体制内的相声都发展多少年了,他们真的是根深蒂固,相声界出名一点的相声前辈全都是主流相声界的人士。

    另外他们还有职称,在官面上也是有职位的,而且他们掌握的资源也很恐怖啊。别看他们都是做慰问演出的,可这个群体太大了,资源很可怕。

    包括媒体资源,从数量上来说,主流相声界能掌握的媒体资源是绝对碾压向文社的。只是因为他们僧多粥少,所以不够用,向文社是一个小庙,他们拥有的这些资源就太够了。

    这是差别。

    主流相声界就是一头沉睡着的狮子,如果没有强烈的刺激,它可能就会这样一直睡过去,直到彻底把自己给睡死了。

    但是一旦有了强烈的刺激,这头沉睡的狮子苏醒了,等这头狮子站起来了,开始咬人了,那将会非常可怕。

    向文社演员加学员,所有人加在一起,人数过刚刚过百。可主流相声界有多少人,中国有多少个文工团?有些甚至县里面都有文工团,有些国有大厂都有文工队。

    这数量真的是太庞大了。

    他们拥有的资源也太多了,铁路、公路、交通、部队、大厂、政府,反正国家机关多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资源。

    这只巨大的机器一旦开动起来,那真是要上天了。

    而且你还别愁没有把舵的人,相声界只要是有名有姓的前辈大腕,全都是主流相声界的人,虽说有退休的,但他们曾经是啊,就像范文泉,别看他现在是在向文社,但他曾经也是体制内的演员啊。

    这个赌约一下来,就算很多体制内很看好的向文社的老前辈,他们都不好太帮着何向东了,就连侯三爷都是如此,毕竟人言可畏啊。

    高秉生的格局太大了,也玩的太大了。

    这真是个奇人啊。

    相声大赛比试结束之后,何向东马上就带着他的团队去南京准备商演了,何向东是个聪明人,他太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了。

    赌约对他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冲则生,退则死。他的压力也很大啊。

    他现在可不是孤家寡人了,他家大业大的,向文社上下上百口人都指着他呢。

    他若是败了,败的不仅仅是向文社,败的也不仅仅是民间相声,败的还有他的理想,败的还有他坚持多年的信念,败的还是他师父方文岐几十年的坚持。

    他输不起,他必须赢。

    高秉生挖了一个大坑,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大坑,可所有人都不得不往里面跳。

    ……

    一路飞机,飞向南京。

    商演的准备工作早就已经办好了,演员过去只要准备演出就好了,南京站的门票也都已经卖完了,一切就绪,只待演出了。

    到了南京之后,向文社一行人在演出方的安排下住进了酒店,当天晚上何向东出门置办了点礼物,再配上从北京带的特产,这样就差不多了。

    他明天要去拜访两个人。

    南京城里有他的两个熟人,一个相声前辈张永爷,还有一个是当年在西安茶馆里面比试过单口相声名家傅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