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并不兴奋的夺冠
    谁也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是陈军说的那段相声?

    是田固指责陈军的话语?

    还是何向东反驳的话?

    现场变化的太快了,快的让大家都反应不过来了。

    高秉生刚刚不是还打算弄死何向东的吗,怎么剧情反转这么快,怎么突然又变成十年豪赌了?

    什么鬼啊?

    田固这个顽固的老头子眼神都有些发直,呆呆愣愣的,时而恼怒,时而羞愧,时而振奋,他都感觉自己要精神分裂了。

    评委们的神情也大多如此,在愤怒中带着不甘和振奋。

    马老师看着高秉生的眼神中充满了欣赏和遗憾之色,轻轻叹了一声。

    侯三爷则是又惊又喜,半晌无语。

    台上的陈军和郑大玉的脑子都懵了,他们都被现场的变化弄得脑子都不会思考了,这也太乱了吧?

    话说向文社接下来是有麻烦还是没麻烦啊?他师父到底是把主流相声界给得罪了还是没得罪啊?

    上场门,云季和谢全两人相视苦笑,相声界很多人都认为高秉生是他们在相声界的靠山,甚至很多人怀疑是高秉生把他们从向文社里面给挖出来的,但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事情根本那些人想的那样。

    在酉戌班建立之前,他们甚至根本都没见过高秉生,也是在酉戌班的成立大会前夕,他们才从江一生嘴里知道高秉生要来给他们站台。

    在新闻发布会之后,他们也想跟高秉生结交,可是高秉生却总是跟他们保持着距离,他们都以为高秉生碍于江一生的面子才不得不来给他们站一次台的。

    可是在刚刚,他们终于明白了,他们在高秉生眼里也仅仅只是一个趟路的人罢了,他担心向文社一家趟民间的路会不保险,所以支持了独立出来的他们一把,就是想看看他们能走到哪一步。

    云季和谢全心中也挺不是滋味的。

    ……

    央视的副台长终于姗姗来迟,他来的时候事情早就已经平息了,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他拍拍屁股又走人了,事情不都解决了嘛,这个小插曲别管就好了,反正这是相声界内部的事情,跟他们央视又没关系。

    他们反正是弄相声大赛,接着录制就好了呗,评委没点评完的就接着点评,点评好了之后就评分,然后赶紧评奖颁奖,多大点儿事儿嘛。

    副台长来的快,去的更快,没几分钟就走人了。

    听副台长这么一说,导演顿时对副台长惊为天人,领导果然不愧是领导啊,但这份处变不惊的气魄就了不得了,佩服佩服。

    很快,在节目组的协调下,节目开始重新录制,节目组补录了一下评委的点评。

    现场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评委们也没有了多少心思做点评了,他们说的全都是套话,糊弄一下就都过去了。

    点评结束,开始评分。

    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剩下的平均分是4.7分。

    陈军和老三险胜云季和谢全。

    陈军和老三夺冠!

    虽说还有最后一组演员没上来,但是没人认为那两个家伙会逆袭。

    陈军和老三夺冠是稳的了。

    陈军和老三拿下第三届相声大赛冠军。

    再然后就是颁奖,本应该非常高兴的陈军,此刻心中却变得很沉重,他怎么都笑不出来。老三的眉头也锁着,脸上都是强撑出来的笑容。

    云季和谢全看着陈军和老三,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原本大好的局面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

    云季长叹一声,眉眼中有说不尽的愁思,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如果没有高秉生后来说的那番话,他们应该是可以夺冠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高秉生的话太狠了,他要代表主流相声界跟和何向东定下十年赌约,十年之内,互不干涉,互不干扰,看看到底是谁的错。

    这句话说完,又是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不输也得输了,若是真的让他们赢了,外界指不定他们怎么说呢,他们算是被高秉生给牺牲了。

    “唉……机关算尽太聪明啊……”

    专业组的比赛今天已经录制结束了,明天开始录制非专业组的,来的演员还有评委们也都散场回去了。

    观众也都兴奋不已,在叽叽喳喳说着;在现场做采访的记者更是幸福得要晕过去了,果然是沾着何向东必有大新闻啊,这真是铁一般的定律,明天报道出来铁定是妥妥的头条。

    散场之后,何向东等了陈军和老三出来。

    “师父。”陈军见了何向东便快步跑了过来。

    何向东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恭喜你们,小军、大玉。”

    陈军张张嘴,然后又闭上。

    何向东道:“走吧,车在外面。”

    陈军点点头,眉头锁的很紧,尽管拿了第一,可是他却怎么都兴奋不起来,他应该是兴奋的呀。

    “师父。”路上,陈军又叫了一声。

    何向东道:“有话就说。”

    陈军默了默,问道:“师父,您觉得高秉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闻言,何向东的眼睛也眯起来了,眼中闪烁着光芒,半晌后,他才吐字答道:“奇人。”

    ……

    央视,评委们的散场晚了一点,因为节目组找他们开了一个很短的小会,主要是总结了一下今天的比赛的不足之处,另外也说了一下明天的安排。

    评委们反正没一个在状态的,全都魂游天外,节目组的导演摸摸鼻子,得,白说了。

    散了之后,众人离开。

    高秉生是开车来的,他自己就去了停车场。

    侯三爷出来,何向东是在外面等着他一起走的。

    侯三爷刚出来两步,就被人叫住了,侯三爷回头看,发现是马老师。

    马老师快走两步,来到侯三爷面前,问道:“你等会儿怎么回去啊?”

    侯三爷答道:“我坐向东的车回去。”

    马老师道:“别坐他的车了,坐我们家的吧,正好顺路,我们家小东正好也下班了。”

    马老师的儿子马公子是央视的主持人,在央视上班。

    侯三爷看了马老师一眼,他知道马老师有话跟他说,正好他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所以他便点头答应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