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六章 高秉生的语言艺术
    何向东和高秉生的关系绝对算不上融洽,相声界一直有传言,说他们俩人不合。

    只是谁也没见到他们真的红过脸吵过架,像前两年何向东跟蔡国强他们打得热火朝天的那种场景更是没有。

    所以相声界也仅仅只是有传言而已。

    在今年年初,云季和谢全脱离向文社,自立门户的时候,高秉生是去给他们站过台的,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过话。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相声界才有传言,说是高秉生和何向东不合。在这之前,相声界从来没有听过这两人有过交集。

    也是从这件事情开始,相声界的人士逐渐把目光放到高秉生和何向东身上,看看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新的摩擦。

    谣言,也慢慢多了起来。

    乃至今天的相声大赛,在第一组演员演完点评的时候,高秉生还捧杀了何向东,给他出了难题。

    何向东也是个能人,不仅把难题给巧妙地解决了,还出言压了高秉生几句。

    两人这唇枪舌剑,刀光剑影的,可是让现场评委好好见识了一番。

    现在何向东一时恼怒之下,说出了特别招恨的话,现场这么多评委都朝何向东发难了,何向东只要一个解释不好,那就是天大的灾难。

    侯三爷和马老师两人也在帮何向东平事儿。

    评委们其实都知道侯三爷和马老师两个人是在帮着何向东说话的,只是这两人在相声界的地位很高。他们是侯氏门人,一个是老侯爷的三儿子,一个是老侯爷的亲传弟子,又是相声界上任当家人。

    侯家在相声界是真正占据半壁江山的,而马老师和侯三爷两个人就能代表这半壁江山,他们俩人都同时出面帮何向东说话了,现场评委也不得不给几分面子。

    其实现在何向东只要说几句服软的话,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也就没人追究了,评委们都肯听话坐下了,就代表他们不想穷追不舍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高秉生会在这个时候站起来,他还要提前说两句,他想干嘛,他想趁机把何向东给弄死吗?

    要知道从一开场他就给何向东来了一番刀光剑影,难不成在这种时候,你还能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侯三爷当时便心中一紧,他和马老师在相声界的地位是很高,别人也愿意给他们面子,但是面子这种东西,得别人愿意给才行,别人不给,你也拿别人没辙。

    他们在相声界的地位很高,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只手遮天。何向东如果真的是犯了众怒了,他们恐怕连给何向东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侯三爷慌忙站起来,对高秉生说道:“秉生,你干嘛呢?现在是让向东说话,你老站起来插什么话,让他先说了你再说。”

    马老师也劝道:“是啊,秉生,你也先坐下。你年纪比向东大很多,虽说你们是同辈人,但你也是他的前辈,你就让让他,让他先说嘛。”

    马老师话里的意思是让高秉生让让何向东,别对他穷追猛打。

    何向东的眉头也锁的很紧,看着高秉生。

    台上的陈军更是紧张无比,心中乱颤。

    高秉生还是一副笑容满脸的样子,他的脸上永远是带着和煦的笑容的,他对侯三爷和马老师道:“侯老师,马老师,我先说两句嘛,你看看,你们刚刚也说话了,田老师,文老师他们也都说话了,我要是还不说,显得我多不合群啊。”

    他倒是还来了个冷幽默。

    侯三爷眉头大皱,警惕问道:“你非要说吗?”

    高秉生笑呵呵道:“我就随意说两句。”

    侯三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马老师,马老师冲他微微摇头,侯三爷咬了咬牙,对高秉生道:“行,那你看着说吧。”

    侯三爷把“看着说”三个字咬的很重。

    评委们眉头纷纷一皱,他们是知道侯三爷和马老师很维护何向东,可是老这样,也惹得他们有些不高兴了,毕竟他们肚子里面的气还没消呢。

    节目组那边的人更是无语问天,今天这一天的倒霉破事啊。

    节目组导演更是急的团团转,又催促问了一下,台长来了没。

    至于台上的主持人,他已经完全傻掉了。

    “得嘞。”高秉生应了一声,笑眯眯看着何向东:“何老师。”

    “高老师。”何向东也绷着脸回了一句,他已经做好接招的准备了。

    高秉生道:“咱们虽然相识不久,但是我对你可是久闻大名啊。”

    “呵呵……”何向东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两声。

    高秉生依旧笑容和煦:“你还别不信,我在96年的时候就去看过你的演出。”

    “嗯?”何向东这回是真愣住了。

    高秉生眯起了眼,回忆道:“那时候你们是在东平市场那边开了向文社,我在偶然间路过的时候,就跑过去看了一场演出。毕竟那时候民间小剧场基本上没有,所以我也起了几分好奇之心,记忆犹新啊……”

    侯三爷愣住了。

    马老师也是一愣。

    评委们也愣住了,他不是要开炮吗,怎么开始拉家常了?

    陈军也怔怔出神。

    高秉生笑着道:“你应该是不知道的吧,我是在那年冬天下的第一场雪的时候去看过你的演出,那时候全场观众算上我也就四个人而已,你们台上演员也有四个。可就是那场演出,却真是让我记忆犹新,让我见识到了一个优秀相声演员的本事,捧哏逗哏单口对口群口,就没有你不能来的,真是让人佩服啊。”

    此言一出,评委们都愣住了。

    原来你不开炮了啊?

    你是跟何向东一头的?

    就连何向东自己都懵了。

    侯三爷更是眼珠子都瞪大了。

    台上的陈军则是惊喜莫名。

    高秉生收回了目光,说道:“在那以后我就知道有何向东这样一个人了,包括你后来进入文工团,去冲击春晚,我都有看到。”

    “但是。”高秉生话锋一转,他盯着何向东道:“就我认识的何向东,那是一个相声技巧融入到骨子里面的人,他永远不可能会说错话,也不可能会有口误,所以我相信你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口误或者学识浅薄之言,因为你根本就是这么想的。”

    高秉生此言一出,全场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