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天大的麻烦
    何向东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前倾,如猛虎扑食,他盯着田固,冷声说道:“别跟提什么讽刺不讽刺,教育不教育的,你们那套如果管用,相声界就不会是今天这副模样了,你们那套玩意儿都把相声行业给搞垮了,还跟我在这里鬼扯?”

    “你……”田固顿时便狂怒,脸都充血而红了。

    侯三爷更是心中大叹,完咯,这混小子还是没忍住。

    侯三爷再看现场坐着的相声大腕一眼,发现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何向东这句话太狠了。

    相声界的这种现状已经维持很多年了,这种观念也已经存在很多年了,老一辈的相声演员都是在这种观念下被熏陶成长的,他们天然认为这就是对的,也是这么做的。

    现在相声行业不景气,他们这些相声演员也一直在努力去复兴相声,包括今天的相声大赛,这也是他们复兴相声的手段之一。

    他们也很想相声行业好起来。

    可是刚才何向东的这一句话却把主流相声界所有人都给骂了,就连侯三爷都没能幸免,他居然就直接把相声的没落归责于主流相声界的相声演员要求相声要有教育意义身上。

    这话太严重了,这要是传出去,何向东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何向东和向文社都将会有天大的麻烦,因为他否定的不仅仅主流相声界,甚至还有国家政策。

    这孩子。

    侯三爷汗都急出来了,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

    这混小子。

    混蛋啊。

    ……

    何向东这话说完,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人都惊呆了,那个大学教授嘴巴都长大了,另外一边的资深媒体人更是用惊为天人的眼神看他。

    就连台上的陈军都傻眼了,他也没预料到他师父的火力这么猛,这都够原子弹级别了吧?

    节目组的人也懵了,原本还稳得住的导演也傻眼了,他敏锐地意识到接下来可能要出大事,他已经控制不住场面了。

    他脸色发白地让人赶紧去把台长找过来,这边要出事了。

    这里发生的事情也很快被后台的演员们知道了,一大批演员挤到了上场门,这里面就包括云季和谢全。

    云季和谢全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们都被吓懵逼了。等反应过来之后,他们的神色复杂无比,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何向东和向文社必然会倒大霉,这对他们来说肯定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可是他们心中却高兴不起来,也不知怎么的,他们心中竟然有了遗憾的情绪,甚至还夹带着一丝后悔和钦佩。

    台上,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马上就有评委发飙了,有评委站起来,看着何向东,冷声问道:“你的意思就是说相声行业的没落是我们这些人造成的了?是我们要让相声有社会价值和有教育意义才让相声没落的了?”

    这个问题太诛心了,也太犀利了。

    何向东面色一冷。

    侯三爷怕何向东再说出什么糊涂话来,他赶忙接过话来,说道:“何向东他不是这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田固也说话了。

    侯三爷脑门上汗都出来了,解释道:“他是说,他是说相声不一定要有教育意义,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如果一味强调所有的相声都要有教育意义,那就强人所难了。”

    “尤其是……尤其是那些年轻的相声演员,他们的社会阅历不深,经验也不足,艺术水平也不够,所以你让他们也一定要把相声弄得很讽刺很有教育意义,又要很有娱乐性,这太难了,也会限制他们的发展,年轻人发展不起来,这个行业也就好不起来了嘛。他是这个意思。”

    侯三爷也算是有急智了,在这种危急关头,还给何向东想出了这么好的解释。

    可惜,那些评委根本不买账。

    这时,又站起了一位评委,那人道:“老侯,这不关你的事,你也别给小子解释,他说的话,让他自己解释,我们想听的是他是怎么来解释这件事情的。说说吧,何老师。”

    何向东脸绷着,他心中有怒火,可脑子很清醒,他明白他如果不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和向文社将会有天大的麻烦,他会被主流相声界所有人排斥和打击,这种打击和压力比之前的蔡国强可厉害太多了。

    但是要让何向东顺着他们的意思说,何向东心中又不愿,何向东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他一般不发脾气,但脾气一旦起来了,这就压不住了。

    所有人都在盯着何向东看。

    评委在看他。

    观众在看他。

    节目组的人在看他。

    台上的陈军和老三也在看他。

    上场门挤着的一大堆相声演员也都在看他。

    何向东眉头拧在了一起,脸色越发地阴沉了,眼中也闪着晦明晦暗的色彩。

    “说啊,你刚刚不是很能说的吗?”有评委没好气地对何向东说了一句。

    何向东眼中冷芒一闪,迅速盯着那人。

    评委席上马老师站起来了,马老师揉了揉眉心,对站着的那些评委说:“都站着干嘛,节目组没给你们安排凳子吗?我一会儿就去投诉他们去,这是苛待我们相声演员啊。”

    马老师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中还开了个玩笑,可是现场却没人笑出来。

    马老师看看四周,自嘲道:“老咯老咯,现在我说小段儿都没人笑咯。”

    观众马上给予了善意的笑声。

    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那几个脸色很臭的评委也缓和了不少。

    马老师继续道:“行了,都坐下吧,有什么争论,慢慢谈,老站着干嘛呢,职业病犯了啊?都坐下,都坐下,坐下,老田,老文,都坐下,坐下。”

    马老师是相声门的前任门长,在相声界的地位很高,他说话了,现场评委都得给他几分面子,大家也就都坐下了。

    马老师这才道:“这就对了嘛,有什么话,慢慢说,没必要吹胡子瞪眼的。你们有疑问呢,就让那小子慢慢解释,年轻人嘛,说话急躁了点也正常。再说了,他又没念过书,文化不高嘛。用词难免有不当的地方,你们就让他重新再说一遍,让他解释清楚了,这事儿也就了了,对不对。世上本无事,就是误会多,来来来,何向东啊,你给大伙儿解释解释清楚。”

    马老师还是帮着何向东的,他这是给何向东台阶下呢,也是在给这件事情定性,说这是何向东年轻和没文化才导致的误会,根本不算事。

    侯三爷看着马老师的眼神也露出了感激之色。

    何向东也叹了一声,阴沉的脸色也慢慢好看起来。

    可是这时候又有人说话了,说话的是高秉生:“那个,在何向东说话之前,我能先说两句吗?”

    侯三爷心中当时就咯噔一下。

    台上的陈军更是脸色大变。

    何向东也皱眉不已。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