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四章 争锋相对
    田固本来想张嘴就回答何向东的问题的,可是话都到了嘴边了,又被他给压了下去,他需要斟酌一下。

    侯三爷也松了好大一口气,他是真怕何向东张嘴就跟人家吵起来啊,现在一瞧,他放心多了。

    能冷静说话就是好事。

    台上陈军也不憋得慌了,何向东把他想说的话给说了,他现在就看田固怎么回答了。

    这死老头还非说他行差踏错,陈军差点没给气坏了。

    田固好好斟酌了一番,看着何向东答道:“我先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相声的好坏谁来评价。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的评判,都是很有主观色彩的,也都是不够准确的。”

    何向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田固又道:“所以一段相声真正的好坏得由时间和历史来检验,相声发展到现在一百五十多年了,期间出现过无数段相声,但是真正流传下来的传统相声不过几百段而已,广为熟知不过几十段。但也就这些段子才真正经受住了历史和时间的考验,这才是真正的好段子。”

    众人听了之后,又陷入了思索,田固的话乍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可是细细一想,却也有不对。只有时间和历史才能检验一段相声的好坏,那么在当下,新创作的相声是好是坏,谁来评价?

    田固道:“第二个问题,相声是为谁服务的。这个应该没有什么争议,相声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也是为整个社会服务的。不仅是相声,包括整个喜剧行业都是如此,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讽刺才是喜剧的本质的真正原因。”

    “第三个问题,相声演员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什么。当然是相声演员自身的艺术了,有艺就有饭,这才是相声演员最根本的东西,老艺人经常说,手艺人得凭能耐吃饭。”

    “最后一个问题,相声赖以传承百余年的基础是什么?相声经历过清末、民国和我们新中国,朝代变更、时代变迁、战争离乱都没有能打断相声的传承,这里面最根本的东西,我认为是观众的喜爱,只要有观众还喜欢听相声,我们这行就断不了传承。”

    说完之后,田固吐出了一口气,神情也轻松了不少,问何向东:“何老师,您觉得我这几个回答怎么样?”

    何向东点头:“挺好,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何向东这么快就认怂了?就承认田固说的是对的了?就认可他对陈军那个行差踏错的评价了?

    就连台上的陈军都给愣住了。

    田固也很意外,他以为自己跟何向东还有好一番嘴炮要打,结果他这才提枪,战斗就结束了?

    田固有些发愣,又问道:“您都赞同我的回答?”

    何向东道:“赞同,为什么不赞同,你说的很好啊。第一个问题说的是历史和时间,赞同的是传承下来传统相声,这些优秀的传统相声为什么能传承这么久,就是因为每一个时代的观众都接受了这些好段子。”

    “你也说了,相声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人民群众不是相声演员的说法,在说相声的看来,来听相声的就是观众,我们相声就是给这些广大观众说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相声赖以传承百余年,就是因为有观众的喜欢和支持,只要有观众喜欢,相声这行就完不了,所以你也是认为观众才是相声行业的根本是吧?”

    何向东这个问题抛出来,田固心中还紧了紧,他怕这是个语言陷阱,但是何向东说的也没有毛病啊,况且他也是这么想的,他点点头回道:“是的。”

    何向东盯着他,用手指头戳了几下桌子,掷地有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们现场观众的意见?为什么不问问他们喜不喜欢陈军的相声?为什么不问问他们有没有觉得陈军行差踏错?”

    何向东连续三个问题抛出来直接把田固给轰懵了。

    陈军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师父果然是师父,这实力真是厉害。

    侯三爷摇摇头,神情有些担忧,何向东果然还是开炮了,他这脾气啊,还真是改不了。

    高秉生在听了何向东的反驳之后,目光幽深,脸上笑容不减。

    田固争辩道:“我们是为观众表演相声,但相声不能被观众也不能被市场牵着鼻子走,相声要保持艺术的独立性。我就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有观众喜欢听暴力血腥的,或者色情的,你也去表演给他看吗?”

    何向东不屑轻笑一声:“嗬,血腥?色情?相声本质就是喜剧,最本质的就是逗人笑,我从艺这么多年就没听过哪个观众听完相声就出门杀人放火的。人家听你一段相声,哈哈一乐,减轻不少生活压力,第二天又开开心心去上班,这样不好吗?”

    田固纠正道:“相声的本质不是逗人笑,喜剧的核心是讽刺,相声得有社会价值,得有教育意义,这才是相声艺术的根本。”

    何向东道:“不是逗人笑?如果一段相声连观众都逗不笑了,那这段相声才是真的很可笑。喜剧之所以能称之为喜剧,是因为这个喜的,如果都没有喜了,这叫什么喜剧。讽刺功能、教育功能,相声是可以有,而不是必须得有,更不是说每段相声都要有。”

    两人吵了半天,田固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大声道:“但有社会价值的段子才能历久弥新,你光顾着搞笑了,观众一听一乐,转头就给忘了。你就问问现场观众,有几个人记得刚才陈军说的是什么?只有那些对社会有意义的相声,才能被观众所熟记,才会有真正的价值。”

    何向东摇摇头:“给观众欢乐,就是我们为社会做的最大价值。”

    “你……”田固一气。

    何向东道:“你说的这些段子,不是因为他们讽刺了,才会出名,而是因为人家根本就是一段好相声,这才是根本。观众想听的是相声,不是你的教育和骂街。传承一百多年的传统相声有几段是有教育意义的?也是,正因为它没有教育意义,所以就被你们抛弃的差不多了吧?”

    田固板着脸:“你这是在避重就轻,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还有。”何向东双手拍了桌子,猛然站了起来,盯着田固。

    侯三爷见着何向东这副模样,他心中暗叫不好,他太了解何向东了,这混小子又憋不住火了,他接下来肯定要说出很招恨的来。

    侯三爷赶紧站起来,出声想拦何向东,可惜何向东嘴里的话却已经飞出来了。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