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为祸尤甚
    陈军和老三站在台上,老三双手合在一起放在小腹处,脑袋也微微颔着。陈军却是长出一口气,双手背着,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

    刚才这段相声里面很多段子都是他自己以前攒的,只不过他现场临时又给稍微改了一下,然后说了出来。

    老三给他量活儿也很多年了,对他的段子和包袱都很熟悉,所以刚才他全都能捧得住。

    其实在上场前,陈军都还没有打算说这些的。到了舞台上之后,他才临时改了本子,也难为老三了。

    虽说这些段子都是他以前攒的,但是能临场改了再用在这个舞台上,就这份能力就已经相当了不得了,这就是已经是得了何向东的真传了。

    他们反正能做的已经都做了,接下来就是看评委的了。

    主持人也在这个时候上台了,主持人心里也泛着腻歪,他们做节目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出现什么意外,一切都按照程序来走,多好啊。

    今天就已经出了不少乱子了,像节目还没录制之前,顾柏墨和李泉江两人临时退赛,就弄得节目组手忙脚乱的了。

    后来高秉生又不按套路出牌,随意插了程序,还让何向东说话。不过那次还好,处理一下也比较简单。

    现在好了,陈军和郑大玉两个人说的相声完全不是他们交上来的本子上的东西,而且内容都是打着擦边球的,这特么的,这要是到时候播不了,节目要怎么做?外界指不定要怎么瞎猜测呢。

    节目组的导演头都大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啊,这一大堆事情,烦都要烦死个人了。

    不过他心中也有庆幸,幸亏现在是录播,这要是直播,他估计自己就得找面墙撞死算了,活不了了。

    主持人在台上吐了一口气,不管他心里怎么腻歪,节目的录制总是要继续的,他道:“好,谢谢我们陈军、郑大玉的精彩演出。刚才我们也看到了,现场观众被你们逗得哈哈大笑。”

    郑大玉客气道:“这都是观众多捧。”

    主持人道:“那也得是你们的相声说好啊,观众这边的反馈是不错,但是我们评委是怎么点评的,那就不知道了,来,让我们听一听专家的意见。”

    这一轮先发言的本来应该是伊文树先生,伊文树先生也是相声界文字辈的前辈,他清了清嗓子,准备拿话筒说话,结果发言就被抢了。

    “那个我先说两句。”说话的是侯三爷。

    伊文树先生还愣了一下。

    台上的主持人也是一愣,要死,今天怎么一个个都不按套路出牌,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撞邪了啊?

    主持人稳稳心神道:“侯老师请说。”

    侯三爷眉头皱了皱,说道:“刚才这段相声,我都听了,确实挺好,相声的语言技巧处理的很到位,这一点你们掌握的很好,单看这一点,你们就足以称得上是优秀的相声演员了。”

    陈军和老三赶紧鞠躬,在侯三爷面前,他们可不敢造次。

    何向东也露出了感激之色,侯三爷这是心疼孩子啊,他先把话筒给抢过来了,张嘴就先把基调给定下来,他是肯定这两个孩子的演出的。

    侯三爷接着问道:“这段相声是你们什么时候写的啊?”

    陈军答道:“段子还有包袱什么的,我们以前就都攒了一点。上场之后,我们是临时拿过来用的,也在场上临时改了一下,毕竟没有本子嘛,然后也包括用了一些抓哏砸挂的技巧。”

    陈军这话一出来,全场就是一惊。

    这段相声是他站在舞台上改的?

    临场现改?

    观众只是有些诧异,他们没想到陈军是没有本子上场的,但是陈军也说了,他是把以前自己的段子包袱又拿过来改改用了。

    在观众看来,不过就是把原本的段子拿过来用嘛,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让他们有些诧异。

    但是现场的评委听了之后却是真的震惊了,他们是行内人,他们太懂这里面的难度了。

    在完全没有本子的情况下,上场说相声,虽说用了很多以前的包袱,但这些包袱也是要经过重新临场修改的。

    边说相声边改包袱,这难度可就大的没边了,甚至不比临场现编差多少了。

    这小子竟然有这种能力?

    评委们都不淡定了,甚至有不少评委认为陈军是在瞎吹牛,他们认为这段相声肯定是陈军以前说过的,而且拆洗过很多次,不然不可能有这种效果。

    高秉生在听了陈军的话之后,抬起了头,第一次用很郑重的眼神看着陈军。

    侯三爷也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个问题是他故意去问的,他就是想让陈军说出刚才的话,也想让现场评委更好地了解陈军的能力,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很不错啊。

    侯三爷是非常看好陈军的,在陈军这个年纪能把相声说成这个样子的真的不多,他在同辈人里面也算是佼佼者了。

    当然了,他师父何向东在他这个年轻自然是比他强太多了,但何向东那种人属于妖孽,不是正常人能比的。

    伊文树先生也不淡定了,他问道:“你是说你刚才说的相声是你临场现改的,也就是说这段相声是你第一次说?”

    陈军点头:“对,这是一段新相声。”

    得到陈军的再次确认,评委们这回是真的不淡定了,看着陈军的眼神都变了。

    之前因为陈军的嚣张行为,很多评委对他都是很不满的,认为他太狂太傲了,现在一看,不怪这小子狂,他这是有狂的资本啊。

    侯三爷看看周围评委的表情变化,他心中安定了许多。

    坐在后面的何向东见状,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一点,但是仍有担忧,他跟主流相声界打过不少架了,太明白这帮人的敏感点在哪儿了,所以他还是放心不下的。

    果然,不和谐的声音立马就出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相声大腕皱着眉头说话了:“这段相声是很好笑,但是好笑却不是一段相声好坏的评判标准。相声运用的是语言技巧,但这门艺术最本质的核心却是讽刺,喜剧的本质是讽刺啊。”

    “但是在你们这段相声里面我却看不到半点讽刺,也看不到对社会的积极意义。你们有的只是瞎胡闹,胡开玩笑。尤其是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点伦理哏,还有脏哏,这些早就被我们的相声前辈们抛弃了的东西,现在怎么又有人捡起来了?”

    “要知道这种东西是对相声艺术的破坏力是很大的,为祸尤甚啊!你们还年轻,也有说相声的天分,好好的苗子行差踏错可就真是可惜了呀。”

    这话一出来,全场便是一静。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