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二十章 编排师父
    何向东摇头无语,不做评价。

    老三倒是笑呵呵的,问道:“哟,你这是在说谁呢?”

    陈军想了想,说:“所以说相声啊,讲究的四门功课,那这四门功课都有什么呢……”

    老三叫道:“你就打算这样滑过去了啊?”

    陈军停下来了,不满地看着老三,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是非呢,就是想着让我得罪人是吧?”

    老三都傻了:“我呀?”

    陈军道:“那可不,咱师父人缘可就够差的了,你可别害的我跟他一样。”

    “噫……”全场嘘声。

    陈军一个现挂又引来满堂彩。

    何向东也是在笑,他前两年在相声界的人缘是真不怎么样,这两年算是好多了。

    老三笑着道:“好嘛,你就尽编排咱师父了。”

    陈军道:“什么叫编排,对师父,咱们有的肯定是尊敬啊,像我打小就跟着我师父学艺,跟着我师父吃,跟着我师父住,这感情能差吗?”

    老三点点头:“对。”

    陈军接着道:“包括我师弟,夏明星,我师父二弟子,我们老二。还有你,老三,郑大玉,我们都跟着师父学艺很多年了。”

    老三道:“我们都是同一师门的师兄弟。”

    台下,侯三爷愣了愣,拿出桌子上的本子翻了翻,眉头皱了起来,陈军说的跟他交上来的本子不一样啊?

    怎么回事?

    相声舞台上是有现场抓哏砸现挂的行为,但这种技巧出现的频率是不会很高的,而且这种技巧起到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是不会改变这段相声的主体的。

    陈军现挂也抓完了,这会儿该说本子上的东西了,他怎么还天一脚地一脚的,搞什么鬼?

    侯三爷心中疑惑,眉头大皱。

    何向东看着陈军的目光凝了凝,眉头也稍稍皱了起来。

    陈军道:“我们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是很严格的,包括给我们传艺,那都别提有多严了,我们一个学不好,立马就是挨骂挨打啊。”

    老三捧道:“这是严师出高徒。”

    侯三爷眼珠子瞪大了,看到这儿,他总算是看出来了,好嘛,陈军这小子完全跑偏了,搞什么鬼啊?

    高秉生也赶紧找桌子上的本子。

    评委席上好几位评委都动起来了,就是马老师淡定一些,他就是笑眯眯地盯着陈军在看,也不管别的评委是什么反应。

    台上陈军接着道:“我们学艺的时候都住师父家里,每天早上八点我师父准时要检查我们功课,就把我、还有我们老二老三都叫过来了。”

    老三也捧:“对,检查我们仨的功课。”

    陈军学何向东,伸手朝前指着,说道:“来,老二,过来,给我背段贯口,就背报菜名。”

    老三捧着说道:“这是检查贯口。”

    陈军学老二,晃着个脑袋像个书呆子那样说道:“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住嘴。”陈军大喝一声,指着骂道:“背的这叫什么玩意儿,还没我六岁的儿子背的好。”

    老三抖着手道:“你瞧瞧,这就挨骂了,多严厉的师父啊。”

    陈军继续学何向东:“给我滚一边去,中午不许吃饭。”

    老三道:“好嘛,中午饭都给背没了。”

    陈军又喝道:“你,老三,给我过来。”

    老三神色一凛,对观众说:“到我了。”

    陈军喝道:“背报菜名,快点……”

    陈军学老三,眯着眼睛慢悠悠背着:“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住嘴。”陈军又是一声怒喝:“背的这叫什么玩意儿,背的还不如我没出世的孙子。”

    “哈哈……”观众都被逗笑了。

    老三都懵了:“没出世的孙子,你说他干嘛?你儿子才六岁呢。”

    陈军学何向东骂道:“管得着吗,你给我滚一边去,晚饭也别吃了。”

    老三都要哭了:“好嘛,我还不如老二,我晚饭都给搭进去了。”

    陈军脸色一板,继续学何向东喝道::“陈军,给我过来。”

    老三道:“诶,这回该你了。”

    陈军喝道:“来,给我背报菜名,快点。”

    老三捧道:“都是这一套。”

    陈军面色一苦,背道:“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住嘴。”陈军又是一声怒喝。

    老三说道:“得,还是不行。”

    陈军学何向东板着脸骂道:“背的这叫什么玩意儿,背的还不如我的父亲。”

    “哎?”老三都给听懵了。

    全场观众瞬间狂笑出声,评委席上也是一片笑声,高秉生更是哈哈大笑,脸都笑红了。

    陈军用的就是相声里面典型的三翻四抖的技巧,铺了三下,才给翻了起来,所以出来的效果非常棒。

    另外也是因为何向东就在现场,所以挤兑他的包袱都会响的更厉害一点,若是何向东不在,那这个包袱就会差了许多的。

    陈军也算是讨了个巧儿,评委们也都明白其中的道道,也就都对陈军多了一个聪明的印象。

    陈军见现场效果不错,他又主动翻了一下包袱:“哼,虽然你不如我爸爸,但是做我的义父还是够资格的,来,义父,请坐。”

    “去。”老三一把把陈军给推开了。

    “噫……”全场嘘声起。

    老三都无语了:“咱们师父这么没溜儿啊?”

    陈军点点头,朗声道:“严师出高徒啊。”

    老三没好气道:“你少来,你这就是憋着占我们便宜来的。”

    听着陈军编排自己,何向东也就是笑眯眯看着。他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相声演员讲究的就是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所以陈军在舞台上编排他,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挺欣慰的,至少这小子够聪明啊。

    陈军摆摆手:“不能,咱们都是师兄弟,都是一家人。”

    老三冷笑两声:“呵呵……”

    陈军道:“那时候我们都小,淘气啊,被师父这一惩罚,我们就想着搞点恶作剧。当然了,我是纯粹帮他们,我毕竟没被罚嘛,不过我师父说好的认我做义父,结果他给赖了,这就让我有点不高兴了。”

    老三赶紧拦他:“行了行了,你就别提这茬了。”

    陈军恶狠狠道:“所以我要报复,我去药店我买点泻药和安眠药。”

    老三一愣:“安眠药和泻药?”

    陈军眉飞色舞道:“我把安眠药跟泻药碾成粉,拌在菜里给我师父吃下去。然后晚上我师父倒下一睡,睡一宿,拉一炕。”

    老三吓一大跳:“嚯!”

    陈军兴奋道:“第二天,我师娘起床就吼‘何向东,你大爷’。”

    “哈哈……”

    “噫……”

    观众兴奋不已,被逗得哈哈大笑,就连何向东自己都大笑出声,他可是吃过见过的人物,一般的段子可逗不笑他,可见陈军这段儿说的是有多好。

    但是评委席上的评委却有些神色各异。7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