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一十六章 云季、谢全
    这场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接下来一切程序也都按照原本既定好的走了,没再出什么乱子,节目组那边的人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高秉生也没有再找过何向东,也没让他发言点评,反倒是主持人主动问了一下,何向东也随便说了一点。

    也是因为何向东前面那一番话,评委们再点评的时候,都是比较慎着说了,这也让节目组有些困扰,这与他们的预期不符啊。

    唉……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演员们一组接着一组,很快就轮到云季和谢全了,等到主持人报幕完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往何向东脸上瞥。

    何向东和高秉生不合,这只是坊间传闻,但具体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

    可何向东跟云季、谢全两人的矛盾可谓是众所共知啊,不说相声界内部,就连社会大众都能说出很多故事来。

    恩怨情仇,都够写二百万字的小说了。

    这回云季谢全来参加相声大赛,正好何向东又是当的特约嘉宾,这可真是热闹了。

    现场好多记者媒体也在赶紧拍照,都说沾着何向东就必有大新闻,他们都很期待接下来的大新闻啊。

    主持人报幕完成,云季谢全两人出场鞠躬。

    何向东看着他们,心中也不由暗自叹了一声。

    云季也看了何向东一眼,但是也就是一眼而已,就赶紧把目光挪开了,没有停留。

    “相声演员云季。”

    “相声演员谢全。”

    “上台鞠躬。”

    一个非常传统和老套的演出报名之后,演出正式开始。

    云季道:“今儿我们来参加的是央视的第三届相声大赛。”

    谢全点点头:“诶,对。”

    云季道:“前面我们在后台也看了,来参加的比赛的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相声演员,岁数都不大。”

    谢全也捧道:“这其实是一个年轻人的舞台。”

    云季道:“像我们俩年纪这么大的相声演员,还真没有了。”

    谢全捧道:“就我们这一对儿。”

    云季道:“那么说,为什么我们要来参赛呢?”

    谢全也问:“为什么呢?”

    云季一脸悲愤,擦擦眼泪,哽咽道:“没办法,活不下去了,过来找找出路。”

    观众一瞧云季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他们反倒是给逗笑了。

    谢全一脸纳闷问道:“哎哟,云老师,您这是怎么着了,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云季悲愤道:“我是真没辙了啊,处处被人打压,处处被人欺负,活不下去了呀,只能厚着脸皮来这里了。”

    这句话一出来,全场所有人脸色都很精彩。

    处处被打压,处处被欺负?

    这说的是谁啊?

    这不就是在说何向东么?

    他们两家这段时间可没少打擂啊。

    云季和谢全两人这要把他们和何向东之间的矛盾摆到相声大赛上来说吗,这也太赤裸裸了吧?

    想看热闹的人是兴奋了,他们反正只要有热闹看就好了,至于是谁的,那就管不着了。

    何向东的面色也微微沉了沉,眼睛稍稍眯了起来。

    来的各家媒体的记者们就更加兴奋了,都说沾着何向东的就有大新闻了吧,你看看你看看,这不就来了嘛。

    台上的演出还在继续。

    谢全还捧着问他:“哟,您这是怎么了啊,您这是被谁欺负了啊,给我们大伙儿说说啊。”

    末了,谢全还来了一句:“也让我们大家都开心开心。”

    观众笑。

    云季立马就不乐意了:“诶,你这叫什么话,你这就是在欺负我啊。”

    谢全一摊手:“我哪儿有啊。”

    云季悲愤道:“你就有,你就有,谁都来欺负我,卖菜的,卖狗的,遛鸟的,是个人都在欺负我啊,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谢全赶紧拦他:“不是不是,我说这卖菜的又怎么你了?”

    云季道:“就我昨天出门买菜,我让那摊主给我称三个西红柿,人家一称,说是要三块七毛钱。”

    谢全点点头:“嗯,然后呢。”

    云季说道:“我说我说吃不了那么些,就让他给我把最大的那个拿走,我要那俩小的就行。人家摊主跟我说,就俩小的给三块钱就行了。”

    谢全赶紧道:“不是,你这得过称啊,不过称你还打算就给人家三块钱啊?”

    云季白了他一眼:“我又不傻,我一把就把他的那个大个的西红柿拿过来,扔下七毛钱扭头就走。”

    “啊?”谢全一声惊叫。

    观众哈哈大笑。

    谢全都无语了:“敢情您抖得是这个机灵啊?”

    云季悲愤道:“他欺负我啊,就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他愣是不让我带走,说是要过称。”

    谢全一拍手:“这可不嘛,所以说都别抖机灵,老老实实的最好。”

    云季道:“我老实啊,我是个老实人啊,所以大家才都来欺负我。”

    谢全问道:“还有谁欺负你啊?”

    云季控诉道:“我们楼下那超市老板就欺负我,我去买瓶水,花了我两块钱,喝一口我就给吐了。”

    谢全疑惑问道:“这怎么了?”

    云季皱着眉头呸了一口:“呸,兑水了。”

    “废话。”谢全扯着嗓子叫了一声。

    “哈哈……”全场观众大笑,评委们也纷纷发笑,这个包袱很不错。

    可是何向东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侯三爷也把眉头皱了起来。

    台上演出在继续,云季见效果不错,他便继续道:“我气啊,卖假冒伪劣的产品啊,我找老板退货,老板愣是不给我退。”

    谢全道:“这能给你退吗?你都乱来的。”

    云季道:“消协也欺负我啊,我还写了封举报信过去,他们是撕碎了给我寄回来的。”

    谢全道:“可不嘛,不扔你脸上就算不错了。”

    云季悲愤道:“谁都欺负我,是个人就欺负我啊,我女朋友也欺负我啊。”

    谢全疑惑问道:“您女朋友又怎么了?”

    云季道:“那时候是我还在追求我女朋友的时候,我很喜欢她,我要跟她表白。”

    谢全点头:“嗯,这是应该的。”

    云季侧过身子,一脸深情道:“勇勇……”

    谢全一愣:“勇勇?”

    云季解释道:“我媳妇叫郑德勇。”

    谢全吓一跳:“真的勇?”

    观众哈哈大笑。

    云季还指责他:“不许拿我女朋友的名字开玩笑。”

    谢全忙摆手:“不敢不敢,这名字太勇了,我可不敢。”

    云季没理他,继续对着一旁深情说道:“勇勇,我特别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所以请求你做我下一个前女友好嘛?”

    谢全傻眼了:“啊?”

    观众哈哈大笑。

    谢全惊叫道:“你不得被人打死啊?”

    云季一摊手:“倒是没被打死,就是后来我女朋友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相亲相爱了。”

    “嚯……”谢全叫了一声,吐槽道:“你活该啊。”

    观众又是大笑。

    云季道:“但是我也不骄傲啊,我也是个有能耐的人,就我这一肚子能耐,我吐一半,你都吃不了。”

    “去你的吧。”谢全骂了一声。

    云季摇头叹道:“我是个有能耐的人呐,就是谁都欺负我,读书的时候学校也欺负我,小学愣是让我读了十年,初中读了十五年,连新来的老师都跟我打听学校情况,后来初中毕业,我就跟我们副校长结婚了。”

    后面这段儿包袱很密集,观众全都笑个不停。

    观众是笑了,何向东的脸色却彻底阴沉了下来。

    侯三爷也神色不愉。

    上场门等着演出的陈军更是满脸铁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