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一十五章 何向东的语言艺术
    谁也没想到高秉生一句话又把话题给戳到何向东那边去了。

    在场的观众反倒是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对来,他们都在兴奋鼓掌,能来这儿的都是喜欢听相声的,这里面就有不少人是何向东的粉丝,现在一听何向东要发言了,他们就都兴奋了。

    可是现场这些相声大腕们却是眉头纷纷一跳,坊间一直在流传,说是高秉生跟何向东不合。当初云季和谢全独立之后,就是高秉生给他们站的台。

    若是单独把高秉生刚才的话摘出来分析,那倒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想听听何向东对这两人演出的意见而已。

    但是如果要结合上何向东和高秉生两人不合的因素,那这里面的文章可就大了。

    高秉生说他自己才疏学浅,本事有限,说出来的观点肯定也超不过侯三爷和马老师的,他们俩已经把这两人的缺点都说完了,他也找不出新的了。

    可是他话头一转,又把事情怼到何向东身上去了,说是何向东是现在最红的相声演员,他肯定能给出不一样的见解来。

    这叫什么,这叫捧杀。

    他把何向东往最红的相声演员哪儿一捧,何向东如果给不出更好的见解,那就证明了他的水平也一般,根本配不上最红的相声演员几个字。

    现场除了央视的摄制组,还有好多媒体在呢,媒体从来都是捕风捉影,说风就是雨的,这要是被报道出去,那乐子可就大了。

    还有高秉生说自己水平不行,给不出比侯三爷和马老师更好的见解,但要是万一何向东给出来了,那岂不是就是说他的水平比侯三爷、马老师更好?这要是被媒体报道出去,那乐子同样很大。

    相声大腕们面容精彩,露出了准备看好戏的神色。

    侯三爷面容微微沉了沉,看了看高秉生,又扭头看了看何向东。

    其他所有人也都把目光齐聚在何向东的脸上,摄像机也照过来了,还有个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跑过来拍特写。

    何向东可以说是被攻的个措手不及,因为按照原定的程序,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谁也没想到高秉生会不按套路出牌。

    尽管被临时架上火炉架,可何向东毕竟是个老江湖了,在江湖上厮混这么多年了,他能稳得住,毕竟他是何向东。

    何向东面上露出笑容,看着台上那两个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他们也小不了何向东几岁,那两个年轻人倒是也很谦逊,对着何向东鞠了一躬。

    学艺之道,达者为先,何向东年纪虽然大不了他们几岁,但是这腕儿可大太多了,所以何向东连座位都没起,就受了他们这一躬。

    在场许多相声大腕们眉头纷纷挑了挑,都觉得何向东有些托大。其实在很多前辈眼里,何向东也还是一个小辈,只不过红的有点快罢了,跟台上那两个小年轻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何向东要跟他们平起平坐,还需要有很多年的修炼啊。

    何向东的脑子转的从来都是快速无比的,台上两人刚鞠躬完了,他便说话了:“来,报上你们的师承。”

    众人纷纷一愕。

    相声大腕们全都一愣,高秉生也傻了一下。

    台下观众更是疑惑连连。

    台上站着的那两个货也都傻眼了。

    就连主持人的眼珠子都瞪大了。

    谁也没想到何向东会来这么一句,还要人家报上师承?干嘛啊?攀亲戚啊?你不知道这是比赛吗?比赛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啊,不怕别人说比赛有黑幕啊?

    主持人冷汗都下来了,幸好这不是直播啊,不然这乐子可就大了,他跟何向东说道:“何老师,您问人家师承干什么呀?”

    何向东回道:“相声界都是有师承家谱的,我问问他们是哪枝儿的。”

    主持人也无语了,只能道:“好吧,那你们说说吧。”

    那两个年轻人才说道:“我们师父是农文瀚先生,我们是亲师兄弟。”

    何向东点点头:“哦,侯家门人。”

    “是。”两个年轻人应了一声。

    何向东指了指高秉生,说道:“刚刚我们高老师说他给不出更好的见解,嗯,毕竟有我们侯老师和马老师珠玉在前,想要给出更好的意见也不容易。”

    何向东这是又把高秉生给按了一下。

    大腕们脸色更精彩了,这是要开战啊?

    侯三爷面有忧色,他是最不愿意何向东跟相声界的大腕们交恶,毕竟现在的何向东还没有羽翼丰满,可惜世事总不遂人愿。

    高秉生脸上的笑容却还是依旧,这人似乎永远都在笑,从来都没有黑过脸。

    何向东说罢这一句,话头一转:“相声界有相声界的规矩,在没有得到师父的请求允许之下,非是其师门长辈不可随意教学。他们两人是侯家门人,马老师和侯老师都是他们的师门长辈,他们当然可以教育这两人,这是你们的造化。但我不是,我若是越俎代庖的话,那就太不合适了,于情于理不合。”

    这句话一出来,相声大腕们在心里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何向东这人说话是有水平啊。

    就连侯三爷和马老师两个人都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

    何向东既没有说自己能给出更好的见解,又没说给不了,他只是说他不能给。这话的水平就厉害了,既不会堕了自己当红相声演员的名声,又不会得罪侯三爷和马老师。

    仅仅简单一句话,就把高秉生的攻势化解于无形,这年轻人了不得啊。

    高秉生眯起了眼,脸上笑容堆着。

    何向东看了现场一眼,又看了看高秉生的脸色,接着对台上那两人说:“虽然我不能给你们艺术方面的建议,但是呢,我愿意给你们提供艺术方面的帮助,若是你们有空了,也可以来我们向文社串场说几段相声,在小剧场更加贴近观众演出,这也是一种不一样的锻炼,你们看怎么样?”

    台上两个年轻人大喜过望,赶紧鞠躬道谢,向文社可是目前相声界最红的相声团体啊,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进去。他们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受邀串场演出,这可真是个好机会啊。

    相声大腕们算是服了,何向东这说话的水平还真不仅是停留在舞台上啊,在台下也是厉害的很啊。

    主持人见现场的小状况已经平复下来了,而且还出了点小惊喜,他也赶紧说道:“这比赛现场都变成招人大会了,哈哈,这传出去肯定是一段佳话。我们何老师在帮助年轻的相声演员还真是不遗余力啊,来,让我们用掌声谢谢何老师。”

    “好……”全场观众都在鼓掌,相声大腕们也在鼓掌。

    何向东带着笑容看了一眼高秉生。

    高秉生也看他,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