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扭头一击
    顾柏墨是走了,不过相声大赛还是要继续,节目组也很快就把比赛顺序调整了,顾柏墨的临时退赛虽然给节目组造成了不少麻烦,但好在处理的快,现在已经全部都弄好了。

    比赛也要开始录制了,演员们飞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都在积极准备中。

    观众席上也都坐满了人,录制组、导演组各方面都准备好了,何向东和一众评委也都到场了,现在也就等演员上场演出了。

    评委席是在最前面的,何向东是特邀嘉宾,在观众席的前排中间位置。节目组也给稍微装饰了一下,座位前方摆着一条小桌子,桌子上也有话筒,方便他们说话,镜头扫过来的时候也能很快区分。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总导演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开始录制。

    主持人上台主持,一番话语加上介绍了在场的嘉宾和评委之后,第三届相声大赛决赛正式开始了。

    最先上场的是专业组的比赛,等专业组的比赛完了,业余组才会上场,这次相声大赛是分成两个组别的。

    何向东是特约嘉宾,特约嘉宾有三个人,除了何向东,剩下的两位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资深媒体人。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不算是相声界人士,但是也搭着点边,这个大学教授是个人文系教授,研究方向是中国传统文化。

    他对相声的了解也是很多的,也跟相声界的许多前辈大腕交好,还曾经跟几个相声界人士一起编纂了《中国相声史》,对相声的宣传推广帮助很大。

    他也出版过很多其他相声著作,也拓展了相声的知识维度,增强了相声的文化底蕴。

    一门艺术要发展的好,肯定是需要多花样的,除了艺人的自身的演出之外,也得有媒体的推动和时评,还得有文人的参与,这样才能让更多人知道这门艺术,也能加深这门艺术的底蕴。

    坐在何向东另外一边的资深媒体人也是因为这个理由才得到邀请,艺人想要成名离不开媒体的帮助,相声大赛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捧几个优秀的年轻相声演员出来,所以也需要媒体人的参与和把关。

    全场都骑满坐满了,何向东也跟身边两位老师打了个招呼,三位特邀嘉宾坐好,评委们反正都是相声界的前辈大腕,没什么特别的。

    特邀嘉宾反倒是有点意思,一个文人,一个媒体人,一个大红人,这组合不错,很全面。

    主持人报幕结束,第一组相声演员出来表演。

    何向东今天主要是来看陈军比赛的,但是被人扥到这儿了,坐什么位置,就得履行什么职责,他看别人演出的时候也多了几分认真。

    这对年轻的相声演员的表演,何向东只能用凑合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相声放在慰问演出或者其他表演舞台上,可能还行,演了也就演了,但是要放在小剧场上,这两人死路一条。

    何向东敢保证,他们俩上场不到十分钟就得被人给哄下去,这两人的相声卖不了钱啊。

    何向东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声,其实这两个年轻人的水平就代表了现在相声界的现状,能说相声的人很多,但是能卖钱的相声演员太少了。

    虽说艺术好坏不能用钱来评价,也不是说值钱的相声演员就一定是好相声演员,但是不能卖钱就一定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何向东这些年一直在做的就是致力于相声民间化,把更多体制内的相声演员带到民间来,让他们都变成能卖钱的相声演员。

    现在相声界的现状已经好了许多了,相声界也有许多人愿意去接受何向东的理念,何向东的境遇比前两年好太多了。

    当然相声界之所以能这么安静,也跟去年钱国生下的死手有脱不开的关系,那一手确实吓住了太多人了。

    还有就是何向东选择了和平演化,他就专心发展向文社,发展民间相声,吸引更多相声演员加入到民间相声的大阵营。

    他的嘴巴也收敛了许多,前些年他尽怼天怼地怼神怼鬼了,一直变着法儿地讽刺体制内相声演员,何向东被主流相声界所不容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现在何向东和主流相声界的关系虽说没有特别融洽,但也说不上很对立,双方还是比较和平的,从何向东能跟主流相声界这么多大腕儿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参与相声大赛就能看出来了。

    第一组演员的演出结束,评委开始点评,侯三爷和马老师分别点评了一下,点评嘛,肯定优点,指出缺点,然后再勉励几句就好了。

    等这两人说完,按照原本的进程,接下来就是打分了,然后就是下一组的演员的演出,评委的点评有个两三位就差不多了,偶尔再掺杂特邀嘉宾的点评就足够了。

    主持人本来想继续接下来的流程的,可是这时候高秉生突然说话了:“额,我说一下啊。”

    主持人微微一愕,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其他评委为也愣了一下,虽说这是场比赛,但这也是个电视节目啊,它也是讲究节目顺序和流程的,这也是有套路的。

    第一场比赛的评委点评根本没有高秉生的份啊,他闹得哪门子事儿啊,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也幸好现在是录播不是直播,主持人也稳得住,就跟高秉生说:“好的,高老师,请您点评。”

    高秉生清了清嗓子,满脸和煦的笑容,他对台上两人说道:“你们俩的相声说的是还是可以的,至少在年轻相声演员里面算是不错的了,但是毛病也有。刚刚侯老师和马老师也都给你们指出来了,老艺人都说宁舍一锭金,不传一句春;宁给十斗米,不把艺来传;可见艺术之珍贵啊,所以刚才马老师和侯老师给你们的教诲可以说是一字千金,你们得好好谢谢他们。”

    两个年轻人也赶紧鞠躬致谢。

    侯三爷和马老师客气地笑了笑,示意无妨。

    主持人还有在场的评委也都很纳闷,老高这特意破坏比赛节奏,不按套路出牌就是为了让两个年轻人表示一下感谢,就是为了给老侯老马示好?

    至于使这么大身段吗?

    一众人表示无语。

    这边客套完了,高秉生脸上笑容更甚,对两人说道:“刚才侯老师和马老师都点评完了,我才疏学浅,也点评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但是呢,我现在特别想听的就是我们何老师的点评,何老师现在的名气可大啊,是现在最红的相声演员,我想他肯定能给出很好见解。”

    高秉生笑眯眯扭头看何向东。

    在场众人脸色霎时便变得极为精彩,原来高秉生绕了这么大圈子,枪口对的居然是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