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曹达瑞
    顾柏墨出了这间小办公室就快步往后台走去,他脸色一片森寒,可眼神中却有说不出的疲惫。

    那个年轻人还在门口等他,见到顾柏墨回来,年轻人马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顾老师……”

    不等他说完,顾柏墨张嘴就喷道:“滚开。”

    年轻人神色一僵,赶紧就退开了,他也瞧出来顾柏墨情绪很不对了,他可不敢惹这个时候的顾柏墨。

    顾柏墨冲到后台处,李泉江赶紧问道:“老顾,怎么了?”

    见到自己的老搭档,顾柏墨铁青的脸色才渐渐缓了下来,房间内其他人也都在看他,李泉江也在紧张看他。

    半晌后,顾柏墨长出一口气,神色中有说不尽的疲惫和无奈,他对李泉江说道:“老李,我真的累了,我们回去行吗?”

    “好。”李泉江点头就答应了。

    顾柏墨点点头,看着李泉江眼眶泛红,感激道:“谢谢你了,老李。”

    李泉江摆摆手,示意无妨。

    李泉江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跟顾柏墨出去了。

    顾柏墨和李泉江临时退赛。

    ……

    节目组都懵圈了,他们也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来这么一出,前面不都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说退赛就退赛啊,这都马上要开始录制了,他们怎么来这么一套?

    节目组赶紧派人过去劝,可是此时的顾柏墨却连话都懒得说了,他心灰意冷地往外走,工作人员根本劝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了。

    所幸决赛没有开始录制,不然他正演出的时候才走人,那弄出来的乱子可就大了,虽说现在也有不少麻烦,但还都在能控制当中。

    工作人员很快就找领导汇报了。

    节目组这边是有些焦头烂额,可是准备参赛的那些演员却都兴奋无比,顾柏墨和李泉江可是他们的劲敌啊,他们在私底下可没少骂这两个不要脸的老家伙,现在他们可算是走了,他们大松一口气。

    云季和谢全两人也轻松了不少,他们跟顾柏墨搭班好些年了,他们太清楚顾柏墨和李泉江的实力了,有这两人在,他们恐怕夺不了冠,现在好了。

    云季看看谢全,露出一个轻松自信的笑容。

    谢全也看他,放心地点了点头。

    这次相声大赛可是他们的翻盘的机会,绝对不容有失,现在最大的变数走了,他们真的能大松一口气了。

    陈军和老三也知道这个消息了,他们在另外一个化妆间里面。

    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之后,陈军还愕然了许久,还打电话给顾柏墨,可惜根本打不通。打给李泉江,李泉江含糊说了一句就给挂了。

    无奈之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陈军只能暂时压下自己的疑惑,专心比赛完了再说。

    评委室的评委们也都知道这个消息了,几乎是在一瞬间,所有评委都看向了何向东,无他,顾柏墨和李泉江是何向东的得力干将啊。

    何向东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有些错愕的,可是很快他就缓过来了,他摸摸鼻子,对工作人员说道:“好了,我们都知道了,你们重新安排一下,我们听节目组的安排。”

    工作人员也就是过来通个气,见大家都知道了,他也就走了。

    房间里面高秉生又凑了过来:“何老师,这顾老师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退赛了?”

    何向东满脸腻歪,这货怎么又来凑热闹了。

    侯三爷也问:“向东啊,那柏墨是怎么回事啊?”

    侯三爷问了,何向东就不好不答了,他皱皱眉头,叹了一声,说道:“他本来是指着恶心别人,跟别人斗气来的,可是闹了半天,却发现他在斗气的一直都是他自己,恶心也是他自己,所以走了。”

    “哈?”房间内没有一个人懂的。

    ……

    后台那个跟顾柏墨说话的年轻相声演员得知顾柏墨退赛之后,他又惊又喜,可心中也很慌乱,赶忙往旁边的办公室跑去。

    “师父。”年轻人推开门就喊了一声,可是待得看见房间那人的模样,万千话语都堵在他的喉咙头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他的师父坐在沙发上痛哭不已。

    “师父。”年轻人慌忙叫了一声,赶紧把门关上,快步过去,蹲在那人面前,紧张道:“师父,您怎么了?”

    那人都一把年纪了,都四十好几了,可还是哭得不成样子,跟个孩子似得。

    年轻人非常紧张,可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劝慰的话,就是蹲在那人面前,紧张地看着他。

    过了好半晌之后,那人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他眼眶都红肿了,眼睛里面也是一片通红,他颤抖着说道:“我……我……我没事。”

    年轻人紧张问道:“是不是顾老师,他……他……”

    那人摇头,长叹一声,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颓然:“不怪他,是我,是我不好,是我错,是我错。”

    年轻人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师父跟顾柏墨的恩怨,他知道的也不多,也是从旁人嘴里才知道那么一点,他师父是从来都不说的。

    又过了好久,那人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下来了,他跟年轻人说道:“小关,你安心去比赛吧,别在我这耗着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

    年轻人深深地看他师父一眼,道:“好吧。”

    说罢之后,他拍了拍师父的手臂,站起身来,转身出门了。

    等年轻人出门之后,那人才又痛苦地闭上了眼,嘴唇颤抖着,喃声自语:“一辈子……两兄弟……我……我也没想到会如此,是我错,是我错。”

    如果有相声界的老人在,就一定能认出眼前这人,他就是相声演员曹达瑞,也是当年顾柏墨的捧哏搭档,两人在80年代是非常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也闯出了偌大的名气,行内人称“顾曹”。

    后来因为顾柏墨母亲生病急需用钱,他跑出去接私活,被人举报,最后闹得他不得不退团。后来他的母亲病死,他也欠下了不少债务,连城里的房子都卖出去了。

    而最让顾柏墨难以接受的是当初那封举报信上居然就有他最信任的伙伴曹达瑞的签名。

    这才是伤他最深的。

    也只有真正在乎的人才能伤他最深。

    这件事情在当初也引起了很大的风波,毕竟顾柏墨是当时相声界最看好的年轻人,也是有望成为文哏大师的人物。

    所以在遭遇了那样的事情,许多相声界的老前辈都很惋惜,但是更多人对曹达瑞都表示了相当不满。

    相声搭档通常都是关系最好的朋友,甚至老艺人还说找相声搭档比找媳妇还费劲,由此可见这个关系得要多好啊。

    也因为这件事情,当年被一众前辈看好的“顾曹”全都陨落了,曹达瑞这些年也一直郁郁不得志,在文工团里面也属于是靠边站的人物,甚至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曹达瑞当年的辉煌。

    反倒是顾柏墨在离开文工团后,开了很多年出租车,生活也慢慢上了正轨。

    后来又被何向东挖到了向文社,还遇到了李泉江这个新搭档,事业也焕发了第二春,现在他的名气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相比之下,曹达瑞可就差太远了。

    至于当年的曹达瑞为什么要害顾柏墨,这一直是相声界的一个谜团。其实顾柏墨心中也是有很大疑惑的,已经过去接近二十年了,他都一直没有想通。

    恐怕这里面的原由也就只曹达瑞本人才真正知晓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