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一十章 所以你好再见
    何向东展露笑颜。

    昏黄路灯下的那个俏丽恬静的身影也露出了淡雅的笑容。

    站在何向东身边的乔宇当时就愣了,看看何向东,又看看对面的女孩,他皱皱眉头,一脸纳闷。

    薛果的表情那可就精彩多了,看看何向东,又看看那个妹子,他是说呢,何向东这一晚上心不在焉的,原来是因为这姑娘啊。

    薛果顿时就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前行去吃庆功宴的队伍也因为何向东而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好奇地看着对面那个女人。

    何向东神色反倒是轻松了许多,对众人言道:“几位,我这儿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去吃饭吧,我稍后过去,嗯,不好意思哈。”

    众人都道:“没事没事,我们先走,不妨事的。”

    还有人挤眉弄眼道:“何老师,您就算今晚不回来都没事的,我们都懂。”

    “去。”何向东没好气喷了一声。

    众人都笑。

    乔宇也问何向东:“何老师,要不要给你留辆车?”

    何向东张嘴便道:“不用。”

    可是他转念一想,说道:“那行,给我留一辆吧,把司机也给我留下,我不会开车。”

    乔宇点点头:“好。”

    其他人便很快都走了,在场的都是些臭男人,看他们一个个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没想好事。

    等人都走完了,何向东才走到周青青面前,看着周青青依旧俏丽的脸庞,只是眼前这人已经没有了少女时期的天真烂漫了,却多了几分时间阅历沉稳的味道了。

    何向东忽又觉得有些失落,却也有些释然,毕竟大家年纪都不小了,也该成长了,也该成熟了。

    “还好吗?”最先发问的竟是周青青。

    何向东也马上收摄兴神,微笑着回道:“挺好的,你呢。”

    周青青道:“一样。”

    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沉默,气氛也有些尴尬。

    何向东是吃口才这碗饭的,可是他现在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半晌后,何向东说道:“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一下?”

    “好啊。”周青青答应了。

    何向东道:“他们给我们留了辆车,我们……”

    周青青摇头打断道:“不用了,我们就走走路好了,当散步了。”

    何向东点头答应了。

    所以街上就出现了很诡异的一副场景,一男一女在昏黄路灯的静谧街上缓步走着,后面一辆黑色轿车在不紧不慢地跟着。

    虽是两个人并排走路,可是他们心中的思绪却是不一样,何向东也闹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觉,只是感觉无比的复杂。

    两人默默走了一会儿,何向东张口打破了沉默:“你现在是在哪儿工作呢?”

    周青青道:“我在郓城一中里面教书。”

    何向东眼神闪了闪,说道:“你还是当上了老师。”

    “是啊。”周青青回了一声,而后说道:“你也终于成为了大明星了。”

    “嗬……”何向东笑道:“我还是那个说相声的小学生。”

    周青青也笑:“我教的是高中生。”

    何向东也打了个趣:“那我还得修炼好些年了。”

    几句玩笑一开,多年未见的尴尬气氛也消散了不少。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夜风吹拂而来,吹乱了何向东纷杂的思绪。

    周青青突然说道:“我在网上看过你们的演出视频,也见过你儿子,很可爱。”

    何向东微笑着点点头。

    周青青问道:“他今年多大了?”

    何向东道:“六岁了。”

    周青青道:“六岁,那也就是两千年的时候出生。”

    “嗯。”何向东应道。

    周青青继续道:“那一年是我毕业回家教书的时间。”

    何向东默了一下,问道:“那你说的那个很优秀的学长男朋友呢,他也跟你一起回去了吗?”

    周青青轻笑一声,随又眸光沉沉,摇头坦然说道:“哪有什么学长男朋友,有的只是一个不肯服输的小女孩罢了。”

    何向东也沉默了。

    周青青看见道路前方放置的一张木椅,他问何向东:“要不要过去坐坐?”

    “好啊。”何向东应了一声,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周青青扬起了螓首,看着星斗满天,她有些陶醉道:“今夜星空好美,跟那一年的一样美。”

    何向东不可控制得又想起了那年那夜的池塘边,那年那夜的他,那年那夜的她。

    周青青仰望星空,轻声问道:“如果你没有遇到田佳妮,你会不会选择我?”

    何向东一怔,眉头也轻轻地皱了起来,默了一会儿,他回道:“没有如果。”

    闻言,周青青笑了,她也道:“是啊,人生本就没有如果。我们就像过河卒,可以往前,可以往左,可以往右,却永远不能后退。”

    何向东低头沉默。

    此刻的周青青却没有再管何向东,她看着璀璨星空,已经沉入了自己的世界,藏在心里的许多年的话也在此刻都说了出来。

    “也许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不曾再放下过你了,这些年,你在我心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曾有过怨念,我有过愤恨,可也有数不尽的不舍。”

    周青青脸色很平静,只是有些淡淡的哀伤:“有人说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再日后,你总能云淡风轻地叙说出来,而到那时,就是你真正放下的时候。”

    周青青转头看何向东:“所以你觉得我现在放下了吗?”

    何向东沉默。

    周青青却道:“十几年了,我从来没有放下过,其实你折磨了我十几年,你知道吗?”

    何向东低头沉默,痛苦地闭上了眼。

    周青青喃声自语:“知道你来济南办演出,我也是鼓了很大勇气才过来的,因为我放不下你,可我也怕我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可我还是来了,为了我这十几年的不舍而来。”

    “在剧场门口,我徘徊了很久很久,有一个黄牛还跑过来问我要不要卖票,他还问我是不是在等人。是啊,等人,我已经等了十几年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

    “我进来了,我看见你了,我以为我会很激动,我以为我会兴奋,可惜我没有。再真正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放不下的不是你,而是我的执念。”

    “折磨了我十几年的也不是你,而是在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就已经萦绕在我心头的执念。我这十几年负重前行,背负的竟然只是我自己的执念。”

    周青青自嘲地笑着,神情落寞,却也有释然。

    “唉……”她叹了一声,却又笑笑:“其实我该庆幸我今天来了,我该庆幸我鼓起了勇气,我该庆幸我在门口遇到了那个黄牛,我该庆幸我又见到了你……”

    “何向东。”周青青唤了一声,扭头看来。

    何向东抬头与其对视。

    周青青脸上都是平静的释然,她恬静地笑着,语气温柔却也洒脱:“所以……你好……再见。”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