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零九章 勇敢和退缩
    相声是一场接着一场,济南站是何向东全国巡演的第三站,山东的观众非常热情,相声的演出效果很好,每一段相声都非常响。

    第二场是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两人说完了,下场前何向东还看了一眼周青青,他迈向后台的步子都带着沉重的味道。

    到了后台,何向东依旧是怔怔出神,他的心绪很复杂。

    周青青毕竟也陪伴过他最落魄的一段时间,他承认他自己也曾经动过心,只是那时候两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不敢上前,他退缩了。

    在那一年他离开郓城的时候,在那家饭店里面,他请周家人吃饭,在走廊里周青青拦住了他。

    周青青问他:“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

    他说:“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找一个自己的喜欢的。”

    周青青问他:“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他回答:“我喜欢漂亮的。”

    周青青笑了又哭,在积攒的情绪迸发下,使得这个害羞的女孩子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她抱住了何向东。

    何向东在那时也很想抱着她,可惜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他们不可能,她只会越来越好,她会读一流的大学,她以后会有体面的工作,也会有富足的生活。

    而他自己只是一个前路迷茫的浪迹江湖的小艺人,他怎能耽误人家,何向东抬起了手,却又放了下来。

    这一放,也正好放弃了这段刚刚萌芽的感情。

    再后来何向东重遇了儿时玩伴田佳妮,那时候的他跟田佳妮也是天壤之别,那时候的田佳妮已经是一个小角儿了,可他却连饭钱都挣不出来。

    可田佳妮毕竟不是周青青,她比周青青胆大、勇敢,她遇到的也是人生最低谷的何向东,可她却用自己的真心和热情攻破了何向东的心防。

    要知道那时候落魄的何向东最不想见的就是当年的熟人,田佳妮就是其中之一。

    到北京之后,有好几次田佳妮来找何向东,何向东明明在家都还是装作不在,躲着不见的。

    可田佳妮却还是勇敢地陪在了何向东身边,这一陪就是十几年之久,这一陪也将是一生的承诺。

    若是当初的周青青有田佳妮那么勇敢,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或许或许,一切都是或许,可是一切都没有或许。

    ……

    薛果跟何向东相识也十几年了,一起合作演出也十几年了,何向东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艺人,信奉的是戏比天大。

    所以他们俩合作十几年,何向东从来都没出过状况,今儿算是罕见了,前面在台上的何向东还愣神了一会儿。

    虽说没有影响到演出吧,但是这人的情况很不对劲啊,现在下了台了,到了后台了,他就更不对劲了,呆呆坐那里半天不说话,眼神一点焦距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薛果在一旁抱着个肩膀看半天,他倒是看的挺起劲的。

    第三场是蔡生意和苏生德两师兄弟的,他们上去垫了一场。

    何向东和薛果第四场再上去,何向东发现周青青还在,这时候的他的心态已经平稳了许多,也对着周青青点点头,露出了笑容。

    第五场的演出是向文社里面新来的相声演员,现在向文社家大业大,新来的优秀相声演员很多,何向东安排商演的时候也安排了他们。

    总是需要见见场面的。

    第六场还是何向东和薛果。

    第七场就是郭庆和老二了,这次顾柏墨和李泉江不在,压轴的就是他们了。

    最后的攒底的是何向东和薛果,这场商演有八个节目,但是前面有两个节目时间不长,但是演完了也够五个小时了,最后他来了几个返场小段儿就结束了。

    商演结束之后,观众散场,也有不少观众拿着纸笔过来找何向东签名,何向东也都一一给他们签了。

    可就是何向东低头签名的工夫,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周青青却已经不见了。

    何向东手上拿着本子,茫然望着观众席,心中怅然若失。

    “何老师。”台下观众又叫了一声。

    何向东回过神,给他签了名。

    等一切都弄好了,演员们都到了后台,大家把衣服换好了,准备去吃饭了。

    这一餐饭是演员们的正餐,也是大家的庆功宴,这一次的商演非常成功,商演的主办方,济南当地的协办方,还有剧场方,包括没走的赞助商,大家都等着这一餐饭。

    其实按理说这餐庆功宴应该是要放在明天的,那时候各方的领导也能来参加,现在大半夜的,也有好多人没能来。

    但是因为何向东他们明天就要回北京了,所以干脆今晚就把庆功宴给办了,这一场的演出非常成功,值得大办一场。

    现在都快十二点了,这餐饭看来是要吃到凌晨去了。

    何向东换好了衣服,把自己的大褂叠好了放在包里面,自己提着小包就跟着大家一起往外走。

    演出方还有赞助商的几个领导也都围在何向东身边,跟他说着话,这次办商演成功了,他们也希望能继续参与向文社接下来的商演。

    何向东一路上跟他们打着哈哈,没有推辞,但也没有这么简简单单就答应,就是随口应和着,说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次好好合作。

    具体的合作细节,何向东还没打算就在这一餐饭上敲定,如果真的要合作,向文社有专门的行政团队跟他们谈的,乔宇的环天传媒那边也不能缺席,毕竟向文社所有商演都交给他们做了。

    出了剧场的门,现在还是盛夏,夜晚凉风吹在身上很舒服。

    环天传媒的乔宇跟何向东说道:“何老师,我们包的车就在门口了,我们先回酒店用餐,这次安排的酒店就是咱们住宿的酒店,吃完饭就可以上楼睡觉了,也很方便,不用另外跑一趟了。”

    何向东回道:“行,我们听你们安排。”

    他就简单说了这么一句,也没了多说话的心思。

    乔宇点点头,伸手引了引:“来,这边。”

    何向东依言迈步拐弯,抬眼看去,瞧见了那个站在昏黄路灯下俏丽恬静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