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零七章 狂的没边了
    北京,第三届相声大赛复赛结束。

    向文社顾柏墨、李泉江还有陈军和老三顺利挺进决赛。

    相声大赛是相声界的一件大事,虽说现在向文社大红大紫,但是红的也就这么一家,就整个行业而言,还是很没落的,只是因为有了何向东和向文社,相声界已经有了稍稍抬头的迹象。

    向文社的强势崛起,再加上何向东奋力打拼,所以向文社拥有的资源反而更多一些。

    主流相声界能拥有的资源并不多,央视的相声大赛算是顶级资源了,这个比赛也是给相声界筛选并力捧年轻人才的地方。

    所以相声界许多年轻相声演员都愿意来这里闯一闯,毕竟机会难得,复赛也刷掉了不少人,这本来就是一次筛选。

    这里面就包括当年的那些太子党,这回是连陈军都无语了,这帮人也太菜了吧,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找他们麻烦的心思都没有了,根本提不起这个劲儿啊。

    李远功和黄高柏两个人是进决赛了,云季和谢全也进了,其实云季和谢全的相声说的是很不错的,不然也不会在向文社立足那么多年了,不然也不会被江一生挑中并挖走了。

    向文社来的两对也都进了,入选率百分之百。

    顾柏墨和李泉江自是不必说了,他们在向文社里也是中流砥柱的存在,在所有商演都是站的压轴的位置。

    就连当初江一生过来挖角儿,也是先找的顾柏墨和李泉江,只是他们两个人不肯走,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选了云季和谢全。

    所以可见这两人是真有水平啊。

    他们俩人是以说文哏相声见长的,这种相声是小众相声,并不是太吃香,但是这种相声却是最考验功夫的,一般人还真来不了。

    这种相声不是特别适合在剧场里面演出,因为剧场观众更喜欢热闹一点,他们就喜欢那种瞎胡闹的,这种太正经的不是太吃香,但是在这种正经比赛中还是比较适合的。

    这个比赛是主流相声界的比赛,所以他们的侧重点不一样,需要有新意,要有想法,要符合主流宣传的要求,另外就是要功夫深厚。

    老顾的文哏相声不脏不荤,而且功夫深的简直吓人,可是让现场评委和选手们好好见识了一番,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老顾这次来参加比赛纯粹是为出气来的,来这儿他可没打算藏着掖着,都是有多大力使多大劲儿,可是把眼前这些年轻演员狠虐了一番。

    台下坐着的相声界好多人士,脸色都不好看了,这本来就是捧年轻相声演员的地儿,台上有好多都是他们徒弟,结果被顾柏墨这样一捣乱,孩子们还怎么出头啊?

    他们意见可大了。

    等再看到陈军的表现之后,他们的意见就都变成了傻眼了,陈军可是跟他们的徒弟们同时代的人啊,甚至从年纪上来说,陈军的年纪还要小上许多。

    但是轮到说相声的本事,陈军可是能甩他们好几十条街,甚至跟他们这些老一辈的比都差不了多少了,从观众缘来说,陈军更是比他们吃香太多了。

    陈军毕竟是何向东的开山大弟子啊,跟着何向东的时间最长,也是得到何向东的授艺最多的一位徒弟,陈军的实力在何向东的徒弟里面都是排在第一的。

    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小剧场演出经验,使得他不仅懂得相声技巧,更懂得怎么在观众面前表演这些相声技巧。

    单看现场观众爆炸似的反应就知道了,这孩子了不得啊,是竞争这次相声大赛一等奖最有力的种子选手。

    今天复赛也是有请观众来看的,观众的反馈也是考量因素之一。

    好些大腕的面色都很精彩,何向东不仅自己厉害,就连他教出来的徒弟都这么厉害,这真是没的话说了。

    侯三爷更是满脸笑容,得意不已,只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复赛结束宣布结果之后,陈军这孩子居然当众对云季和谢全下战书,说是要当着现场观众的面说相声对决,让观众来投票决定。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云季和谢全两人脸色更是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连一旁的顾柏墨也目瞪口呆的。

    前面还满脸欣慰还跟旁边相声大腕们嘚瑟的侯三爷当时就好尴尬了,他差点没气的两眼一翻就给晕过去了。

    这场闹剧自然是没有继续下去的,但是所有人都见识了陈军的狂妄,这小子真是狂的没边了。

    而云季和谢全则是心里憋屈想吐血,被人这样怼,他们能好受才怪了。

    关键是他们也没法子啊,陈军可以狂可以疯,毕竟他才二十出头,这个年纪的人可以这样,他们都快四十了,再跟他一般见识,说出去也不好听。

    再者说了,他们能怎么办,真的跟陈军直接比?赢了是应该的,可是万一输了呢,他们还活不活了?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云季和谢全悲愤欲绝,欲哭无泪。

    而此时在千里之外的何向东正在进行着他的济南站的相声演出,何向东和薛果是向文社的大角儿,观众都是为看他们来的,他们一出场,全场观众都兴奋了,叫好声掌声响破云霄。

    也有不少观众从座位上出来,拿着鲜花礼物过来送礼了。

    何向东在台前站好了,先是环顾了一眼在场观众。向文社演出有个规矩,那就是一号位置永远是空着的,只为那一个人而空。

    但是演出的意外总是很多,也许有时候保不齐有人就把这个位置给占了,小剧场好说,那地方的椅子就直接给封了,谁也别想坐。

    但是商演不一样,人家座位是固定的,所以何向东在演出前都会嘱咐剧场方一声的,让他们给拦一下。

    何向东上场前最先看的也是这个位置,看看有没有人占着,但是今天看的这一眼,他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家剧场的一排一号位是放在最中间的位置,而在这个空位的后面,也就是第二排最中间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面容清秀俏丽的女子。

    何向东看着那人,怔在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