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零六章 姑娘
    一个人脆弱的时候往往会是在夜晚,这是生理也是心理。

    何向东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强到骨子里面的人,其实他也很脆弱,也很敏感,但是现实生活却逼的他不得不去坚强。

    向文社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都指着他吃饭呢,他不得不坚强,不得不去承担那些风风雨雨,因为这是他的责任。

    这些年他撑得太累了,以至于让才三十出头的他竟然萌生出自己已经老了的心思,甚至还有几分隐退的想法。

    唉。

    幸好一夜过后,何向东便已经恢复正常,生活是容不得自己有半点矫情的,作为向文社的班主也容不得他有矫情的地方,有那一会儿就足够了。

    日子还得坚挺着往下过。

    第二日,何向东和演员们一起出门吃早饭去了,酒店是有早餐的,但是毕竟来了外地了嘛,再去吃酒店那种千篇一律的早饭就没意思了。

    所以有一个算一个,除了没起的,其他人都出去找东西吃了,济南这边的演出商也是有人接待他们的,也陪着他们一起出去吃早饭。

    济南人的特色早饭一般是吃糖沫儿和油旋,或者吃烧饼夹牛肉配羊汤,济南当地的演出商带着何向东一行人跑到回民小区的杨家烧饼夹牛肉吃早饭去了。

    从回民街走过来看见的全都是卖牛羊肉的,大早上就挂了满满一溜儿。到了之后发现店面不大,桌子凳子还有些油腻腻的。

    店老板在门口支起了炉子,老板亲自打烧饼,济南的烧饼夹牛肉跟肉夹馍有些类似,就是把烧饼打好了,放进炉子里面烘烤,等烤酥了,拿出来,当间切开。

    然后捞出一块煮好的牛肉,切碎了,给夹到烧饼里面去,这就是烧饼夹牛肉。

    虽然步骤简单,但是想做好了不容易,烧饼得烤的又香又酥,这就已经不容易了。卤的牛肉更是要酥烂无比,不腥不膻,还不能有很重的香料味,非得是一口老卤汤才能调的出这种醇厚的味道。

    杨家的烧饼夹牛肉确实不错,何向东胃口大开,连吃了两个,还要了碗羊汤。何向东也是个懂吃的人,要的两个烧饼夹牛肉,全都是要的肋扇,就这一块最嫩啊。

    吃饱喝足之后,他们又在济南城里面逛了逛,去了大明湖,也去了趵突泉,后来还去了大观园,大观园那边也有相声班子在说相声,但是何向东没有去拜访,主要是不认识对方,再说今天的时机也不合适,所以他们随便看了两眼就走了。

    济南被称作是泉城,泉水很多,但其实济南的水质是很差的,自来水都喝不得,用水一煮就能看见水里的白色粉末。

    其实北方很多城市都是如此,包括北京,北京的水质也很差,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所以在古代,北京城还有专门的送水工。就是偶尔有人家打出了几口干净的甜水井了,这就是财路了,就可以把这干净的井水挑去给别家用了。

    包括现在北京都有好多人家的自来水是只用不喝的,他们喝的水都是专门买的,这跟古代送水工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这也是一种传承吧,新时代的传承。

    济南的情况也差不多,何向东住的酒店每天都会送矿泉水上来。

    上午稍微逛了一下,中午吃了一顿正宗的鲁菜之后,下午时分大家就去剧场那边了。

    熟悉一下场地、后台,也跟剧场方接洽一下,熟悉一下,方便晚上演出。

    晚上这餐就没怎么吃了,四点多钟的样子,大家就早早的吃点东西,垫吧垫吧,省的待会儿饿的低血糖。然后再吃点水果润润嗓子,这就差不多了。

    演出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六点多的时候剧场门口就已经都是人了,黄牛也全都堵在门口倒票。

    黄牛还真是个社会问题啊,怎么哪儿都有这帮人啊。

    六点四十分,剧场开始检票进场。

    一位气质清雅的女子手里攥着一张票在剧场门口徘徊着,看看剧场的门口,几次踌躇,几次徘徊,一双秀眉也不经意间拧了起来。

    倒是也有眼见的黄牛,瞧见了就过来问:“姑娘,你是不是不想进去看啦,如果不想的话,你就把票卖给我吧,我收票的。”

    那姑娘看了黄牛一眼,又攥紧了手中的票,她摇摇头:“不了,我还是要进去看的。”

    黄牛还问:“进去看啊?那你还愣在这里干嘛?都检票了。”

    姑娘秀眉蹙的更厉害了,只是也不回那个黄牛的话。

    黄牛见人家是真没有要卖票的心思,他也就走了,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嘀咕着。

    七点多了,大部分观众都已经进去了,姑娘还在门口纠结着。

    还是那个黄牛,那个黄牛是真看不过去了,过来说道:“姑娘,你到底是进还是不进啊,你不是有票吗?怎么在门口站这么半天,是在等人吗?”

    “等人。”黄牛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触动了姑娘的心灵,姑娘长吐了一口气,神色也变了坚定起来,她对黄牛说道:“谢谢你,我现在就进去了。”

    “啊哈?”黄牛一脸莫名其妙。

    姑娘却根本不管他,迈着轻快的步子就往剧场里面去了,她的位置还是挺好就在剧场第二排最中间的位置。

    说实话,这是姑娘第一次来这个剧场,走到剧场内部,她才发现这个剧场居然如此之大。

    “这恐怕能坐好几千人吧?”姑娘嘴里嘀咕着:“原来他都已经这么厉害了。”

    姑娘也有些失落,找到了第二排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演出很快就开始了,向文社的演出走的都是简洁的风格,主持人出来报幕,两句话就能报完。

    开场第一句:“欢迎大家来观看我们北京向文社在济南的相声大会演出。”

    第二句:“好,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对对联》,表演者,洪晓鹤、管洪。”

    今儿开场的就是他们了,何向东和薛果是第二个上的。他们商演的演出是隔一场上一次的,一般是二四六的顺序,商演演六个节目也就差不多了,这样就四五个小时了。

    有时候遇到大型商演,是需要演过十二点的,那就需要另外调整了。

    报幕结束,演员上台,上来就是两个大胖子,这视觉冲击力是够可以的。

    以前商演开场的是陈军和老三,现在这两人回北京了,所以今儿换人了。洪晓鹤和管洪两个人也很不错,看现场的效果就知道了,开场开的很好,观众都兴奋起来了。

    等这两人演完了,何向东和薛果上场了,两人从上场门一出来,全场就爆发了山呼海啸的掌声叫好声。

    何向东扭头冲观众一笑,就这一笑,就让那姑娘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