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零五章 夜语心话
    在后台,陈军还见到了黄高柏和李远功,还有一些他的师父的老熟人。

    陈军脸上扯出笑意,在后台半笑不笑地说了一句:“呵呵,真好,人都凑齐了。”

    屋内气氛顿时一僵。

    看热闹的重新兴奋了起来。

    而当年跟何向东有过节的那些位都好尴尬……

    顾柏墨瞧瞧屋内众人,摇摇头,目光幽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陈军对屋内那些人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

    向文社全国商演计划定好之后,各方面的宣传合作工作很早就开启了。一场商演有主办方,也有协办方,还有各个赞助商,演员只是负责演出,他们的收入分成两种,一种是按照票价分成,还有一种就是拿固定的钱,旱涝保收。

    向文社的商演收入都是走的票房分成的模式,无他,只是因为自信而已。

    向文社的商演现在都是交给环天传媒来做的,环天传媒的老总乔宇带着他的团队早就跑遍全中国了,在向文社将要去做商演的城市,他们早就跟当地的商演团队谈好合作了。

    所以宣传、场地、售票各种工作早就布置下去了,其实对演员来说,商演还是挺省事的,因为他们只要顾着演出就好了,其他的一切事情,包括吃喝拉撒都有专人给他们解决。

    济南站的商演门票早就卖完了,又是一场爆满的演出,演员们包括商演的团队们都很兴奋,这都是钱啊。

    何向东带着他的团队们来到了济南,就在剧场旁边的一家酒店办理了入住。

    向文社的演员们都是两个人一间房间的,逗哏和捧哏的两个人住一个标间,两张床,这是规矩,谁都不能免俗。

    就连身为班主的何向东也是跟着薛果一起住的,这个规矩早在何向东还在铁路文工团演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人家那边也是这样规定的。

    酒店里。

    夜已经深了。

    何向东扶着窗沿看外面夜色,还有夜色下闲散的行人,薛果上完厕所出来了,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抽烟的人都有这样一个怪毛病,那就是上厕所的时候必须要抽烟,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用烟气对抗臭气?

    薛果叼着烟卷出来了,薛果现在抽烟也讲究,他本就是一个特别讲究的人,以前是没有讲究的资本,现在赚钱了,各种以前想玩的东西也都能玩起来了。

    就拿烟来说,他现在只抽烤烟,好像烤烟还分很多种,何向东听过薛果说过几次,但是他从来没有闹明白过,主要是他对这个也不感兴趣。

    反正现在薛果是可以了,有酒有烟有的玩,人生赢家啊。

    薛果叼着烟,提着裤子,看何向东在张望窗外夜色,他摘了烟,问道:“你看什么呢?”

    何向东背对着他回答道:“就随便看看。”

    “哦。”薛果不疑有他,就往床上倒去。

    何向东还是站在窗户前看着夜色,身影久久不动。

    薛果也没管他,就自顾自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过了稍顷,何向东动了一下身子,而后慢慢转了过来,眉头锁着。

    薛果看了何向东一眼,便把手上的遥控器放下,问道:“怎么了?”

    何向东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下,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儿。”

    薛果好奇问道:“什么事儿啊。”

    何向东脸上露出笑意:“你还记得我们当初跟着文工团去西线跑慰问演出的事情吗?”

    薛果一听也乐了,又点了一根烟:“哪件事儿啊,是半夜偷偷溜出去买吃的吗?还是为了买点卤味差点错过了火车啊?”

    何向东一听也笑了,笑了之后,却又叹了一声,眼神中有怀念:“其实还是蛮怀念那个时候的,年轻气盛,干什么都不觉得累,干什么都很有劲头,哪怕是做些荒唐事。现在就不行咯,现在是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薛果坐了起来,烟也不抽了,皱着眉头看着何向东:“你今儿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伤春怀秋啊,你才三十出头,怎么就觉得自己老了?”

    何向东摆摆手,又笑笑:“没有,就是莫名有些感慨罢了,现在咱们向文社也越做越好了,当初的理想也在一步步实现着,其实上天待我是不薄的,可是有时候心里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听了这句话,薛果彻底放心了,烟又开始抽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敢情就是大半夜犯矫情。”

    何向东摇头一笑,没有多解释,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小军在北京参加相声大赛的时候跟云季他们吵起来了。”

    薛果也是一僵,云季和谢全跟他也是多年的老朋友,可是现在他们却站在了向文社的对立面,这种老朋友变成仇人的感觉,真的让人很难受。

    何向东叹了一声:“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是在一开始,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薛果也跟着叹了一声,何向东说的是一句很矛盾的话,但是事实也就是如此之矛盾。

    唉。

    也不知道是因为陈军跟云季吵架的事情,还是别的其他事情,反正今晚的何向东思绪很多,一直藏在肚子里面的话,也都倒了出来,今晚的何向东竟显得有些脆弱和敏感。

    何向东道:“你知道吗,今天济南这边的演出商找了我,想让我用他们推荐的演员演出,如果用了,他们给我一个二十万的红包。”

    薛果一愣,这事儿他完全不知道。

    何向东道:“我给回绝了。”

    薛果点点头,他知道何向东肯定是会拒绝的。

    何向东默了默,又问道:“你说……会不会有那一天,咱们又有人走了,然后又在外面说我对他们不公,克扣他们商演的钱,说我赚多少多少,就给他们分那么一点。”

    薛果眉头一立,断然说道:“怎么可能有这种人,商演是你提携大家,你要是不带他们,他们一分钱也挣不到,你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挣钱让他们成名。你是角儿,观众都是来捧你的,又不是非他们不可,你要是不带他们,你今儿就能多赚二十万了,观众照样很满意。再说了,你给的也不少啊。”

    何向东叹了一声,摇摇头,没有在这个问题多纠缠,他慢慢合上了眼,眉头却是紧紧皱着:“我是向文社的班主,我当的是这个家,我希望这个家一直是有情义在的,大家都在为一个目标而共同奋斗,这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

    “我何向东闯荡江湖几十年了,吃的见的也多了,我知道这种模式不合适,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他们也劝我定合同,可是我真的不愿,不愿去破了这份情义啊。”

    “唉……”

    又是一声长叹。

    何向东苦笑一声:“我说相声也几十年了,你知道我在哪儿说的相声最痛快吗?”

    薛果陷入了思索。

    何向东不等薛果回答,他便道:“第一次是在连城俱乐部,那时候我才九岁,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怕,什么也都敢说,那时候是最快乐的,可惜好景不长。”

    “再后来浪迹江湖了,虽然有师父陪在我身边,可是那种痛快说相声的感觉却找不到了,再后来到了北京。在北京这些年,我说的最痛快的一次,就是咱们跟着文工团去内蒙,咱们跟老丁他们一起去慰问小站职工。”

    “那时候就咱们四个人,又说相声,又唱歌,又跳舞,我到现在都还很怀念那一天,那时候是真的开心。唉……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现在家大业大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胡说八道了。”

    “也是,人生在世,本就应该是有枷锁的,谁能得大自在啊?或许有一天,向文社再也不需要我操心了,我就把班子传下去,自己再去找一个小乡村,呆在哪儿说相声,说书,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干嘛就干嘛,反正也没人管我。”

    “真好……真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