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百零四章 你们别后悔
    过了许久,化妆间里的人都上好妆了。

    央视的工作人员也过来说:“各位老师,我们的复赛也快要开始了,各位请跟我移步到后台,我们要准备上台了。”

    众人依言而起,跟着工作人员一起出去。

    这时候,陈军站了起来,一步跨到了云季的身边,拦住了云季的去路。

    云季一愣。

    谢全也是一愣。

    他们都没想到陈军会来这么一出。

    就连老三也愣了一下。

    房间内其他的同行也全都停了下来,诧异地看了过来,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何向东和云季、谢全的矛盾可是相声界众所共知的事情啊,这段时间他们闹了多少新闻了。

    说这双方势同水火也不为过,现在何向东的大弟子直接跟云季和谢全对上了,这是要出事啊。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这些人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陈军嬉皮笑脸地看着云季,笑嘻嘻说道:“云老师,哎呀,好久不见啊,也不知道您在这儿啊,都没来跟您打个招呼。”

    云季心中腹诽,不知道我也这儿?那你前面看半天是在看个鬼啊?

    云季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两下嘴,随意打了个哈哈就想出门,他根本不想跟陈军说话,也不想跟向文社的任何人有交集。

    可是陈军显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云季,只见他往前一步,结结实实拦住了云季的去路,直接挡在了云季面前,这是一种相当无礼的行为。

    云季当时便眉头大皱。

    旁边看热闹的人便更兴奋了起来,这是真的要闹起来了,该不会打起来吧,这要是真打起来,那可就太热闹了。

    老三郑大玉在一旁看的也是提心吊胆的,他也怕陈军跟他们打起来,平时他可没少听陈军骂这两个人啊。

    谢全皱皱眉头,打着圆场道:“哈哈,小军啊,好久不见了。呵呵……额,这马上就要开始演出了,咱们也就别在这儿杵着了,赶紧过去吧,都耽误人家上台了。”

    旁边一群看热闹的在那里说。

    “不要紧的,不要紧的。”

    “我们不着急,你们聊你们的,不用管我们。”

    ……

    云季和谢全两人肚子里面骂翻了街,说相声的没好人啊,一群王八蛋,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谢全也觉得很尴尬,就又跟那个来带他们的工作人员问道:“哎,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上台了?”

    “额……”工作人员一愣,正准备说话,结果又被这帮说相声的给搅和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就在这儿聊两句,耽误不了演出。”

    “对对,我们都是老演员了,放心,演出我们都懂的,没问题的。”

    “我们马上就去后台。”

    “你要有事你就先走吧,我们能找到后台的,央视我熟的很。”

    ……

    云季和谢全一脸悲愤,说相声的没好人啊。

    陈军笑着看了在场同行一眼,拱拱手道:“谢谢诸位帮忙了哈。”

    众人都摆手:“没有没有,我们是见你们有话聊,所以才给你们一个叙旧的时间,我们可以等你们的,没关系的。”

    云季和谢全两人腹中骂了一堆脏话。

    陈军再回过头来,笑盈盈看着云季和谢全,说道:“二位老师,你们看看,大伙儿都匀时间给我们了,您二位还赶吗?”

    云季眉头皱起来,脸色不悦,他不想和陈军对上,只是因为他不想见到故人,因为他内心有愧,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怕了陈军。

    云季脸一沉,语气也冷了几分:“好啊,你想聊什么?”

    在场同行们精神纷纷一震,哎呀,瞧这架势,这是要开炮了啊。

    陈军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吊儿郎当道:“就是叙叙旧啊,你说你们叛离向文社也半年了,咱们都半年没见了,我还蛮想你们的。”

    叛离?

    这词儿用的。

    同行们纷纷佩服不已,瞧人家这个文学水平,一看就知道小学毕业了。

    云季脸彻底沉下来了,这些天外界不少人说他是向文社的叛徒,可这毕竟是外界人说的,没人当他面这么说啊,陈军现在居然当他面说他是叛徒,这无疑是当面打脸啊。

    陈军这话出来,就连一直是好脾气的谢全也黑了脸,神情非常不悦。

    云季黑着脸,冷声道:“陈军,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叛离,就连你师父都不敢这么说我们,我们离开向文社是跟你师父商量过的,需要你这个小辈在这里乱评论吗?”

    围观群众都激动起来了,这是真的要打起来啊?

    陈军嬉皮笑脸跟云季说道:“云老师,别这么激动嘛,我一不小心说错话了,我掌嘴我掌嘴。”

    说着,陈军在自己嘴巴上拍了两下。

    云季根本不想理他,也不想跟他多说话,就冷声道:“好了,让开,我们要去表演了。”

    “好嘞。”陈军依言往旁边撤了一步。

    看戏的人顿时大为失望,他们还想看全武行呢,谁知道陈军怂的这么快啊,他们白助攻了。

    “哼。”云季冷哼一声,就从陈军身边而过。

    可是正当他经过陈军身边的那一刻,陈军突然说话了,这时候的陈军却不是之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了,他冷着脸庞,眼神直勾勾盯着云季的眼睛,声音更是冰寒:“离社你是跟我师父商量的,那若无不公,为何离开,这八个字你又是跟谁商量的?我倒是想问问了,你在我们向文社到底遭遇了什么不公?”

    “你……”云季气极看来,却一时语塞。

    陈军与其对视,丝毫不退让。

    谢全紧张往前一步。

    老三郑大玉也急了。

    围观群众则是大呼精彩,这场大戏是真热闹。

    云季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关键这事儿也没法说啊,这事儿本来就是他昧着良心干的,他理亏啊。

    “你……哼,我不跟你这个小辈一般见识,让你长辈来跟我谈。”云季最后甩出了这么一句。

    “嗬……”陈军轻蔑地笑了。

    在场的同行瞧瞧双方的反应,他们心里就明悟很多了,之前云季和谢全两人说他们在向文社遭遇了不公,当时相声界有好多人都以为是真的,都以为何向东太独了,太霸权了,欺负别的艺人。

    其实人总是有同情弱者的心理,跟何向东相比,云季和谢全自然是弱者了。再说大家又是同行,所以他们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到那个受迫害的弱者的角色中去。

    所以骂何向东的声音也就多起来了。

    可是现在一看,貌似不是这样的啊。

    云季的表现也太理亏了吧。

    云季和谢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注视得浑身不舒服,他们只想赶紧离开。

    也就在这时候,门口来了一人,正是向文社的顾柏墨。

    “哟,这儿怎么都堵在门口呢。”顾柏墨打了一声趣儿,迈步进来了,进来之后他就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了。

    他倒是也没有觉得意外,就是深深看了云季一眼,又看了看谢全,最后对陈军道:“小军,你愣着干嘛,还不去准备比赛,你要是连复赛都进不了,看你回去怎么跟你师父交代。”

    “哎,我就去。”陈军这回倒是很听话,马上就出去了,出去之前又对着云季轻蔑一笑。

    云季又是恼火,又是羞愧,他对顾柏墨拱手道:“顾老师。”

    顾柏墨也拱手回礼,但是没说话。

    其他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工作人员走了,顾柏墨都来圆场子了,现场已经没有热闹可以看了。

    云季和谢全两人是最后走的,云季对顾柏墨再次拱手,说道:“顾老师,告辞,我们先去后台了。”

    谢全也拱手道:“再见,顾老师。”

    顾柏墨背着双手,静静看着他们,也不说话,也不再拱手回礼。

    两人也不多言了,就直接出门。

    等到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顾柏墨突然说道:“还记得你们离社的那天吗?”

    “我说了。”顾柏墨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你们别后悔。”

    云季和谢全两人当时便僵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