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你真是大明星
    有人曾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是何向东和高秉生的第一次相遇。

    尽管高秉生在相声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尽管何向东现在是最当红的相声演员,可这两人还真是头回见到彼此。

    何向东扭过头看着高秉生,高秉生也正好对上了何向东的眼神,四目相对,可惜并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高秉生冲着何向东微微颔首,脸上的笑容更甚。

    何向东也露出了笑容。

    不知道还以为这俩人是老友重逢呢。

    何向东的目光没有在高秉生身上停留太久,就又把目光投到观众席上了。

    看了一眼还是满满当当的观众席,他道:“这都快十点了,底下还是满满当当的,这是真爱听相声啊。”

    薛果也应道:“这都是捧咱们啊。”

    何向东接了话:“上一场是我们的侯老师和石老师合说的相声,这两人都是老艺术家了,说的非常好,让二位先生下去休息休息,这一场换上了我们,让我们来给您说一场。”

    薛果点点头:“该我们了。”

    何向东道:“上到台呢,还是得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薛果来了一句:“那这回还介绍我吗?”

    “哈哈……”观众当时就笑出来了。

    何向东也在笑,他对观众说道:“所以说听我们的相声,你得从一开始就听,不然你都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

    台下真有不少人莫名其妙的,他们都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这些人都是进场晚的,没有赶上开始的那几个包袱。

    何向东也没有多解释,就跟薛果说道:“您放心,我这回指定好好介绍您。”

    “呵呵……”薛果冷笑两声。

    何向东轻轻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的一个小学生。”

    薛果应道:“您客气了。”

    何向东露出和善的微笑,用左手指了指薛果。

    薛果当时脸上就露出笑容了,这是要介绍自己了呀,他刚把嘴巴张开,准备应上两声。

    谁知何向东立马把手给收回去了,道:“那么说这个相声啊,讲究四门功课……”

    薛果当时就给愣在当场了。

    观众见状哈哈大笑。

    何向东还在那里眉飞色舞地说道:“哎呀,这个四门功课,讲究脱鞋就唱。”

    薛果一把把何向东给攥住了:“别脱鞋了,我这儿都闻到臭味了。”

    薛果今天真的很兴奋,一直在翻包袱,台下观众都乐的不行了。

    何向东还很纳闷:“你拉着我干嘛?”

    薛果瞪着眼珠子道:“干嘛?你说我干嘛,敢情你就是往我这儿一指,根本不打算介绍我是吧?”

    何向东还反问:“没有吗?”

    薛果喷道:“废话。”

    何向东挠挠头道:“我倒是无所谓是吧?”

    薛果不乐意了:“我有所谓,上来俩人,你就得介绍俩人。”

    “好吧。”何向东凑合道:“这是薛果……薛果老师。”

    薛果这回算是满意了:“诶,这样就对了。”

    何向东道:“其实不用介绍您,大伙儿都知道,您是个明星啊。”

    薛果摆摆手,客气道:“明星可不敢当啊。”

    何向东却道:“客气了不是,您真是个大明星啊。”

    开场垫话儿三两句,马上就入正活儿了,你真是大明星。

    这段儿可是新相声。

    薛果有些受宠若惊:“嚯,我这儿还是大明星了?”

    何向东道:“那是啊。”

    薛果道:“现在相声行业可不景气,我一个相声演员能混成大明星可不容易啊。”

    何向东却道:“不不不,你跟可不单单是涉足相声这一行。”

    薛果讶异道:“我还跨界?”

    何向东道:“那是呀,你像我们影帝褚青,人家是演电影的;我们冯导,这是电影导演;再比如说刘德华,这是影视歌三栖巨星了,这就更厉害了。”

    薛果还美滋滋的:“那我呢。”

    何向东一指他:“你是全栖。”

    薛果纳闷了:“全栖?”

    何向东道:“对,就是什么都能来,上天能开飞机,下地能开坦克,入海能开游艇。影视歌,德智体美劳,吟诗作对,弹琴唱曲,扶老奶奶过马路,抢小朋友糖吃,就没有你不会。”

    薛果都被吓到了:“我这么大能耐啊。”

    何向东道:“那是呀,就拿文学来说,你是个大文化人啊。你就爱跟那些名满天下的大作家,大诗人,一起比赛,谁输了谁学小狗啊。”

    观众都笑了。

    薛果皱着眉头:“啊?哪门子的作家啊,这么没溜儿啊。”

    何向东说道:“这是说你们的学问,这是文人的比赛。”

    薛果一拍手:“这好嘛,那我们比什么呀?”

    何向东朗声而道:“成语接龙。”

    薛果都听傻了:“这一屋子名满天下的大文豪就玩这个破游戏啊?”

    何向东道:“游戏虽然简单,但是这玩好了可不容易。”

    薛果应了一声:“好嘛。”

    何向东道:“取一个字开始玩成语接龙,一群大文豪从早上想到了晚上,终于想出来一个字了,心,心脏的心。”

    薛果吐槽了一句:“什么狗屁文豪,就这破字,还用讨论一天?”

    何向东道:“这是文化,你看这个心字,多好,做文学得用心,是吧?”

    薛果凑合道:“行吧,赶紧来吧。”

    何向东撸着袖子,跟屠夫杀猪似得:“这儿站起来一个大文豪啊,张嘴就是一个词儿,心心相印。”

    薛果琢磨道:“印,这个词还真不好接。”

    何向东对他说道:“你看学问出来了吧?”

    薛果点点头:“还真是。”

    何向东对观众说:“这要是放我们普通人身上,可能还真的不一定能对的上来,但人家不一样啊,人家是大文豪啊。这儿话音刚落,立马就站起来一人,心心相印,嗬,简单,印,印,印贼做父。”

    “啊?”薛果都傻了。

    何向东铺平垫稳了之后抖出了这么一个包袱,全场大笑。

    何向东再接再厉,继续道:“父,父,父相桑害;害,害,害想咋滴。”

    全场爆笑。

    薛果赶紧拉何向东,整个人都不好了:“等会儿等会儿,这什么大文豪啊,整一屋子东北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