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童主任
    待得台下观众笑完了,何向东才继续道:“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广告播报完了,现在请您继续欣赏节目。番▽茄小说网▽△w`w-w`.`f`”

    薛果应道:“又来了。”

    何向东把扇子拿起来,摊开来,道:“我们又收到热心观众的来信,亲爱的主持人您好,我是向文社相声演员薛果的父亲,我姓……呃……我姓薛。”

    薛果摸了一把冷汗,也道:“可算是说对了。”

    何向东拿着扇子道:“我特别喜爱中国的传统艺术,尤其是中国濒临失传的传统曲艺,比如《妓女自叹》啊,《青楼悲秋》啊……“

    台下已然有笑声了。

    薛果皱着眉头道:“怎么又来了,前面不是说过一回了吗?”

    何向东道:“前面我们电台没有库存,所以没有能满足我们向文社相声演员薛果的父亲的要求,现在我们请到了一位老艺人,终于可以满足向文社相声演员薛果的父亲的要求了。”

    薛果不满道:“这里面怎么老有我啊?”

    何向东接着道:“好,接下来请您欣赏由祖籍河南,出生在北京,长大在江苏,现隐居在云南的艺名叫小四川的赵重庆先生带来的《青楼悲秋》。”

    薛果吐槽道:“这到底是哪儿人啊?”

    观众又笑。

    何向东清清嗓子,轻声唱了起来,青楼的小曲儿都有一股子婉转的风情味道:“好月牙儿当空,如同白昼,有姑娘闷坐就在青楼啊。斜依栏杆,两泪直流啊。斜依栏杆,两泪交流啊。”

    “我有心从良啊,跟着那庄稼哥们走啊,怕的是起早贪黑,多不自由,一顿一个带眼的窝窝头啊。我有心从良啊,跟着那说相声的走啊,怕的老公爹要我唱《青楼悲秋》呀……”

    薛果等包袱响了,才赶紧把何向东拦下来:“哎,这里面怎么还有我爸爸的事儿啊?”

    何向东还笑着说道:“老爷子人缘好。”

    薛果一摆手:“那这也不像话。”

    何向东接着往下说:“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薛果一皱眉:“怎么又是广告。”

    何向东朗声道:

    “王姐,我便秘了,怎么办?”

    “请到大铁棍子医院找童主任。”

    薛果捧了一句:“嗬,听着怎么这么痛快呢。”

    观众哈哈大笑。

    何向东接着话头道:

    “耽误工作吗?”

    “不耽误,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请记住,大铁棍子医院找童主任。”

    薛果一叹:“这好嘛。”

    何向东道:“广告播放完了,接下来是评剧外行大家唱时间。”

    薛果摆摆手:“那这就别唱了。”

    观众又在笑。

    可是行内人却是纷纷惊叹,何向东会的是真多啊,这才过了多久了,台上都换了七八样曲艺了,这是真能耐啊。

    高秉生眯起了眼睛,笑眯眯看着台上的何向东。

    蓝波则是大笑给何向东鼓掌叫好,一旁的记者偷偷摸摸又赶紧拍了几张。

    何向东在台上说道:“这两位热心听众的网名特别有意思,一个叫谁来弄死我,一个叫我来弄死谁。”

    薛果道:“什么破名字啊,这俩怪不得是能凑到一块来了。”

    何向东道:“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是评剧《杨二舍化缘》的片段,两人对唱的,一个青衣花旦,一个唱小生。一个高亢嘹亮,一个低徊深沉。”

    何向东把折扇拿在手指,右手一指,学花旦唱腔,音调翻着就上去了:“在河南有位大人杨啊杨兵部。”

    何向东本来嗓门就高,这回又是全力发挥,一嗓子出来,全场都惊了。尤其是那些歌曲界的朋友,他们眼珠子都瞪大了。

    一句唱完,台下就鼓掌了。

    何向东一转头,学小生唱曲,嗓门都被压得低的不行了:“那是我父二品官。”

    观众还鼓着掌呢,掌声还没停,瞬间就大笑了出来。

    何向东见势又学花旦,调门翻着八度上去:“问一声你的爹娘他老人家好?”

    观众又是掌声。

    何向东毫不停歇,再来压下嗓子的小生:“我爹娘不幸染黄泉……”

    观众再次大笑。

    薛果赶紧拦住何向东:“行了,行了,别唱了,我都要听出神经病来了。”

    “哈哈哈哈……”今夜的观众真的很兴奋呐。

    薛果见观众很兴奋,他也更兴奋了,自己又翻了个包袱:“再唱,我就弄死他们俩了。”

    观众又是大笑。

    何向东不唱了,朗声说道:“接下来是大家盼望已久的广告节目时间。”

    薛果皱着眉头道:“谁盼望了?”

    “王姐,我意外怀孕了怎么办?”

    “请到大铁棍子医院找童主任,三分钟安全手术。”

    薛果傻了:“啊?这也找童主任啊?”

    何向东乐了一下,分饰两人。

    “耽误工作吗?”

    “不耽误工作,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请到大铁棍子医院找童主任。”

    薛果佩服道:“好嘛,这真是找痛快去了。”

    何向东道:“好,接下来是交通广播电台。”

    薛果捧道:“交通频道。”

    “王姐。”

    “嗯?”薛果一愣。

    何向东接着道:“王姐,我又意外怀孕了怎么办?”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去大铁棍子医院,找童主任,三分钟安全手术。”

    “耽误工作吗?”

    “不耽误,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请记住大铁棍子医院找……”

    “童主任。”底下一群观众跟着喊的,重复就是力量,他们都记住了。

    何向东道:“好,接下来还是我们的交通广播时间。请收听我们的交通广播节目,全天无绿灯。”

    薛果一听,一挥手骂道:“那就干脆别出门了,全红灯啊。”

    何向东道:“北站路发生特大连环交通事故,请我们收听现场记者发回来的路况报道。”

    薛果应了一声:“有记者。”

    何向东学记者急促说道:“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在一个十字路口,我现在,我……哐,轰,铛……”

    薛果一惊:“啊?记者都给撞死了啊?”

    观众又是一笑。

    何向东眉飞色舞道:“王姐,我又意外怀孕了,怎么办?”

    薛果一愣:“啊?”

    观众又是大笑。

    何向东问道:“怎么又是你,来,你告诉我,你老公到底吃了什么药?”

    “哈哈哈……”

    “噫……”笑声又是一阵一阵的。

    何向东学那女人:“没吃药呢。”

    “没吃药还这么猛啊,这都三回了。来,你告诉我你是谁,你住哪儿,我让我们大铁棍子医院童主任上门给你服务,您是我们的vip啊。”

    薛果傻眼:“做人流做出vip了?”

    何向东学那女人道:“我姓赵,就住在薛果他爸爸隔壁,大家都叫我赵大妈。”

    薛果一挥手:“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