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我的妈呀
    台下的观众直接炸了。

    来的演艺圈同行们也惊呆了。

    连来的领导们也纷纷傻了眼了。

    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出啊。

    就连站在一旁的薛果也懵逼了。

    何向东脑子里面一片空白,饶是口舌如簧的他也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脑海里当时就蹦出三个念头“我是谁?”,“这是哪儿”,“我在干什么?”。

    强吻了何向东的小姑娘当时就露出了非常畅快和得逞的表情。

    何向东更懵逼了,我了个去,我这是被非礼了?我这个万年老流氓还被别人非礼了?

    那小姑娘双手搂着何向东的脖子,往何向东肩膀上一靠,然后又伸出一只手比出胜利的手势,笑着看着台下。

    何向东看的真切,台前有人拿着照相机在拍她呢,这还是组团来的。

    等人家拍完了,何向东也终于回过神了,他轻声对那个女孩子说道:“行了行了,快回去吧,座儿都要丢了。”

    小姑娘见目的已经达成了,也不在台上多待了,乐颠颠就下去了。

    此时,台前还有好些送礼物的呢,当时就有好些人蠢蠢欲动了,他们也想上台亲去,其中还有好几个男的,尤其是有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这大汉正在舔嘴唇呢。

    何向东冷汗都下来了,这要是被他亲一口,自己还活不活了。

    何向东赶紧往后撤两步,跑到后面去了,留薛果一个人在那里吸引战火。

    薛果把礼物接好了,再迈步回来,站在桌子里面,看着何向东笑呵呵问道:“爷们儿,味道怎么样啊?”

    就这一句,全场哄笑。

    “噫……”起哄声都要炸了窝了。

    何向东现在心态也摆平了,他摸摸脸上,咂摸着滋味,想了想说道:“没尝出来,不然再来一口?”

    得,老流氓又回来了。

    观众们大笑,也在起哄:“再来一个。”

    那姑娘是真听话啊,立马站起来,蹬蹬蹬就往前跑。

    何向东脸都绿了,怪叫一声:“我的妈呀。”

    扭头就跑。

    “哈哈哈……”观众都快笑得摔在地上了。

    这也太逗了吧。

    这回那姑娘没跑上台,被警察拦住了,这种大演出是有警察维持秩序的,再说今儿还来了大领导了,所以现场的警察还真不少。

    这姑娘没有闯关成功,警察也没难为她,说了两句,就给她劝回去了。

    何向东也擦着冷汗回来了。

    观众更是笑疯了。

    环天传媒的乔宇是这次商演的主办方,他怕接下来会出事,要是等下观众都跑到台上去,那就好玩了。

    他跟剧场方商量了一下,让派出两人猫着腰,偷偷去把那两节台阶给撤回来算了,反正是搭上去的,也不长。

    双方一拍即合,立刻就把这台阶给撤了。

    何向东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

    何向东回来在位置上站好了,薛果还在打趣问他:“哟,爷们儿,这还给吓跑了呀?”

    何向东道:“这儿这么多人呢,不方便,姑娘一会儿去酒店找我,我的房间号是……”

    “噫……”观众纷纷发出了嫌弃的声音。

    薛果吓一跳,赶紧拦他:“您可消停点吧,这还有记者在呢。”

    何向东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记者怎么了,你们要一起吗?”

    “嚯!!”薛果惊叫一声,赶紧把何向东推开了,这都不像话了。

    台下也是大笑。

    何向东坏笑了几声,也回来了,他主动找补回来:“这都是玩笑话,别当真。另外,这强吻也是对我们的喜爱,也有想亲薛老师,不过,这我得批评你们了。”

    薛果好奇问了:“这怎么了?”

    何向东痛心疾首道:“你们也不嫌脏啊。”

    “哈哈……”

    薛果傻眼了:“啊?”

    何向东呵呵一笑,又道:“不过,刚才那姑娘都跑两回了,这还真是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啊。”

    薛果好奇问道:“愚公移山?”

    何向东点点头,用一种非常顺畅的方式,从刚才舞台事故的话题切到相声里面来:“对,古代有一个人叫愚公,他家里门前有王屋、太行两座大山,影响他的通行。古语说的好,要想富,先修路。”

    薛果傻了:“啊?这是古语说的啊?”

    何向东接着道:“他得挖山啊,把这两座山给挖走。当时就有一个智叟嘲笑他,说他挖到死也挖不完。愚公却说了,他死了还有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死了还有他的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总有一天能把这两座大山给搬开的。”

    薛果竖起了大拇哥:“瞧这精神。”

    何向东道:“天上的玉皇大帝听见愚公的话,非常佩服愚公的精神,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于是玉皇大帝就从天上派下了大批神仙来帮助愚公生孩子……”

    “啊?没这么缺德的。”薛果傻眼了。

    台下观众一愣之后,也笑了出来,他们也没想到包袱的底居然是这个。

    何向东还理直气壮道:“这是助人为乐。”

    薛果摆摆手:“这什么助人为乐啊?”

    何向东含糊道:“说的就是这个精神,说相声就得有愚公移山的精神。”

    薛果神来一笔:“按照你这意思,合着你还想下去反过来亲人家两口?”

    何向东都懵了,赶紧斥责道:“这叫什么话。”

    “哈哈……”

    “噫……”

    台下又是一片高潮。

    何向东道:“我是说得要好好说相声。”

    “哦。”薛果点点头。

    何向东指指薛果道:“你看看你那个肮脏的思想。”

    薛果笑道:“我呀?”

    何向东道:“我是说我们相声这门艺术是没有尽头的,越学越觉得自己不会,得永远保持一个谦虚的心态。”

    薛果点点头,捧道:“这叫学无止境。”

    何向东道:“对,包括现在我们也跟其他艺人学习,也在锻炼自己,包括做演出。在电视上,在剧场里面,还有我们商演,还有电台,其实观众最开始认识我们也是从电台开始的。”

    薛果道:“对。”

    何向东道:“就大彭的那节目《曲艺文汇》,他来我们这儿录了好多段子,后来一播出,我们就慢慢有了些名气,然后一直到了现在。”

    薛果捧着说道:“咱们在那之前都是没有什么名气的,是从那里起步的。”

    何向东也道:“得感谢人家大彭啊,也得感谢电台这样一个平台,给了我们机会,做人得有一颗感恩的心。”

    薛果也点了点头。

    何向东又道:“所以啊,我打算自己弄一个电台。”

    薛果傻了:“啊?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

    何向东却道:“哎,我有这个基础,我能做好一个电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