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九十章 若无不公
    1996年,方文岐为了不拖累徒弟,自己偷偷离开,跑到上海去投奔自己的好朋友张玉树去了。

    而何向东为了相声,也为了师父,跟着柏强一头扎进了北京城,扎进了相声的发源地。

    后来他重遇了自己的师叔范文泉,又经过范文泉的引见,认识了张文海。

    那一年的何向东21岁。

    爷仨在北京城找了一家改装过的小电影院,开张了向文社这场买卖。

    一路风雨,一路兼程。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2006年,何向东31岁,他已经是好几十个人的师父了。

    而向文社也由最初的三个人发展到了今天这个规模,台上黑压压站着好几十人,这都是日后相声界的中坚力量,这都是日后何向东复兴相声的重要力量。

    他们是希望。

    张文海尽管现在身体已经很差了,可他脸上洋溢着的兴奋和喜悦之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这种喜色都把他的病容给盖住了。

    何向东曾经问过张文海和范文泉,问他们在当初他们有没有想过向文社会有今天这个模样。

    张文海和范文泉给他的回答是相信,一直都相信,一直都坚信。

    而他们也终究是做到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啊。

    ……

    何向东在台前,笑着说道:“人来的不少啊……”

    半句话说完,台下嘘声顿时响成一片。

    “噫……”

    何向东哈哈大笑。

    薛果也笑着劝道:“您呀,可别再提那空座的事儿了,今儿啊,咱们没空座儿,都满了。”

    何向东也笑。

    台上台下非常欢乐。

    何向东看着观众席,说道:“今天是我们向文社开张的十周年大庆,人家别的买卖,遇到十周年五周年的,都会有打着促销,或者抽奖什么的,那么我们这档子买卖呢,您诸位放心,是绝对没有的。”

    薛果一下子就急了,嚷嚷道:“没有你说他干嘛。”

    观众瞬间爆笑出来,他们就喜欢看何向东这么不要脸的样子。

    何向东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毕竟我是一个专一的男人,一般轻易不会变卦的。”

    “噫……”嘘声响成一片。

    这正经相声还没说呢,台下就已经这么兴奋了,这要是等会儿相声一说,这效果还不得炸裂了呀。

    何向东道:“好了好了,不玩笑啊,今天是咱们的大日子。”

    薛果也捧道:“对,十年大庆。”

    何向东用手指了指后面,说道:“十年前,我和我们的张文海张先生还有我师叔范文泉爷仨一起创办了向文社,那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人。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这个团伙是越来越壮大了。”

    薛果乐了:“团伙啊?那您是山鸡还是陈浩南啊?”

    薛果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台下顿时笑成了一片。

    何向东也笑着看了薛果一眼,薛果今儿倒是也很兴奋啊,他回了一句:“别闹,台下坐着这么多演艺界同行,还有我们影帝褚青也来了,别提演戏,省的在人家面前露怯。”

    薛果也笑了两声。

    何向东继续道:“我前面也跟我们褚青老师聊天,我说我也不会演戏,就会说个相声,我说我这辈子估计也拿不了影帝,但我努努力,估计还能拿下俩影后来。”

    “噫……”又是一片嘘声。

    薛果还在一旁说道:“那您多努力,记得分我两个。”

    “哈哈……”何向东自己都笑出了声。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何向东收了收笑容,说道:“今天也来了我们很多好朋友,还有我们东西两个区的区长,还有我们的徐局长,诚惶诚恐啊,诸位,多捧了。”

    何向东一拱手。

    台下好多人这才知道原来官方也来人了。

    台下高秉生眯着眼睛,往四边看看,看见了区长一行人,只看了一眼之后,他便又把目光投到了台上。

    何向东接着道:“还有我们台上,我们的侯老师还有石老师也来给我们站脚助威了,这是主流相声界对我们的认可。”

    “噫……”台下又是嘘声一片。

    侯三爷无奈苦笑,这孩子是没救了,整天就知道拿这事儿找包袱,就不能消停点吗?

    高秉生摸摸鼻子,苦笑一声,他不是也来了嘛,这算认可吗?

    何向东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最重要是要感谢您诸位捧场,没有君子不养艺人,诸位,破费了。”

    何向东抱拳致谢。

    观众鼓掌叫好。

    何向东放下手,说道:“不管外界对我们的评价如何,好也罢,坏也罢,我们都还是那个认真说相声的两个小艺人,我还是那个小学生何向东,旁边这个……”

    薛果也用手指指自己,露出笑容,等着何向东介绍他。

    结果何向东却来了一句:“就无所谓了,那么相声讲究啊,四门功课……”

    “噫……”又是一片嘘声。

    薛果不乐意了,赶紧拦何向东:“哎哎哎,怎么到我这儿就无所谓了,您得介绍我呀。”

    何向东苦着脸道:“不敢介绍啊。”

    薛果纳闷道:“这怎么呢?”

    何向东道:“我这给你一介绍,捧你了,结果你扭头就退出了,再来了一个若无不公,我受得了受不了啊?”

    薛果都懵了。

    “噫……”这一次的嘘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的厉害。

    媒体朋友也都兴奋了,之前何向东对这个问题一直是避而不谈的,他们采访过很多次,何向东都不理他们,他们也没想到,在这种演出场合,他居然自己就说了。

    这可是大新闻啊,一群记者立马对着何向东拍个不停,果然是沾着何向东就必有大新闻啊,这是新闻界的不可抗的规则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对视一眼,两人苦笑。

    张文海和范文泉却是目光幽深。

    台下的高秉生笑容依旧,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何向东还继续理直气壮道:“还若无不公,我们这儿哪个不是公的啊?”

    “哈哈……”台下笑声一片。

    薛果也傻眼了:“敢情是这么解释的啊?”

    顿了一下,薛果主动把话题撤回来:“不管怎么说,您都得介绍介绍我呀,不然我干站在台上,没人认识我呀。”

    何向东道:“不能,您名气多大呀。”

    薛果眼珠子一瞪:“您再不介绍我,我也退出了啊,我也来一若无不公。”

    “哈哈……”台下大笑。

    何向东也被逗笑了,他也怼了一句:“那你要这么说,我也退出了啊。”

    薛果捧道:“好嘛,十周年大庆就是解散日了,班主都退出了。”

    台下更是笑个不停。

    向文社这帮人是真的没治了,反正不管什么事,他们都能弄来找包袱,这也真是能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