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八十二章 开了挂的高刚龙
    艺人行内是有开窍之说的,也有那种学艺时候的很不成器的,后来很有成就的演员,也就是那种大器晚成之人。

    老艺人看见年轻艺人老是不会使活儿,怎么教都学不会,他们经常会说这些年轻艺人是还没有开窍。

    艺术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东西,艺人表演艺术都是有很强的个人色彩的。就拿相声来说,每个段子,师父教的都是差不多的,使活儿方式都是一样的。

    明明同样一个包袱,有的演员抖出来,观众就会哈哈大笑;而有的演员,一抖出来,台下观众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就是差别。

    包袱虽然是一样的,但是演员是不一样的,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得有适合自己的使活儿方法,这里面讲究的是一个秒到颠毫的掌控。

    懂行的师父在教徒弟的时候都是讲究一个人一个教法的,因为每个人使活儿是不一样的,相声这行就不能大班教学,他只能一个师父带着几个徒弟,一个人一个人慢慢教导。

    而徒弟能不能成器,师父的作用最多只能占到四成。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师父该教的,能教的,都教了,剩下的就要靠徒弟自己领悟了,自己去摸索了。

    这里面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有没有开窍,所谓开窍了,其实就是演员对艺术有了自己的理解,知道这个活儿自己要怎么使才会好,知道自己应该要走什么路了。

    这才是开窍。

    高刚龙是有说相声的天分的,当年何向东愿意收他为徒,其实也是看中了他身上有这股子说相声的劲儿,要是他一点天分都没有,何向东也不会去耽误人家啊。

    只是高刚龙的人生经历注定他的从艺之路会很坎坷,不是他的天分比不上其他师兄弟,而是他的心里上的压力太大了啊。

    高刚龙出身农村,家里有六个孩子,日子过的很苦,他在读初中之前,都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在家里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肉,甚至很多时候连饭都不能吃饱。

    家里的困难给年幼的高刚龙心灵上蒙上了一层阴影,他名字虽然起的霸气无比,可是因为家庭原因,他的心里却变得敏感自卑起来了。

    初中没毕业,他也就辍学不读了。来到了北京城打工,一个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的乡下娃来到北京,他适应不了这座城市,于是,他变得更加敏感自卑。

    一直到后来进入了向文社学艺,在这之前他都没有接触过相声,因为他家里连一台电视机都没有,在那个时候,他甚至连相声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学艺的速度怎么可能跟的上其他师兄弟啊。

    来自乡下的自卑,再加上学艺困难的自卑,沉重的压力一直压得高刚龙喘不过气来,自卑的情绪也抑制了他的天分,越自卑越难学会。

    他来向文社都三年了,比他晚来的师弟们都能上台说相声了,甚至连研习社里面的小学徒都能上场了,他都还是向文社里面一个打杂的。

    这种境遇,他怎能不自卑啊。

    也幸亏,上次上场失败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面,高刚龙是真正下了苦功的,踏踏实实苦学了一年多。

    若没有他这一年多的踏实苦学,也不会有他今日的开窍。

    在艺术上这叫开窍,在哲学上,这叫量变引起质变。

    苦心人,终究天不负。

    今日在上场时,高刚空又意外遇见了有人捣乱,可偏偏这捣乱却激起了他心中的不甘和逆反之情,这情绪竟然意外地让他冲破一直压在心中的枷锁。

    若是没有今天这事故,高刚龙也会开窍,只不过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罢了。

    今日那富二代宋玉的所作所为算是歪打正着了,真是无巧不成书。

    现在站在台上的高刚龙顿觉头脑情绪,思维通畅,整个人都舒畅了,再看着在台下耍宝的宋玉,他心中早已不愠不怒了。

    扭头看一眼他身边的板师郭庆,高刚龙嘴里没停歇,冲着郭庆微微颔首,示意他稳住继续下去。

    郭庆竟也有些微微错愕,因为他也发现高刚龙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了。

    上场门的何向东也紧张注视着高刚龙,自己徒弟自己最清楚,他越发觉得自己徒弟身上的这股子劲儿不对了。

    一旁的陈军还是急的团团转,他毕竟还年轻,可没何向东这份眼里见儿。

    高刚龙迅速找准了板眼,继续婉转唱着,只是稍稍提高了几分音调:“河南来了一位关公子。关汉卿千山万水够奔京来。老爷贪赃受了贿呀,屈了人家的好文才。三榜没把公子来中,回家去闷坐在小书斋。今天思来那个明天想啊,一怒才写个一部西厢来。”

    “西厢下院留下诗句,字字行行写的明白。”高刚龙伸出一根手指,唱道:“首一句待月,这个西厢下。”

    高刚龙伸手快速解了大褂的纽扣,两手各抓一边,往外一拉,整个大褂被他掀了开来,露出里面的衣服,他还扭了扭身子,冲观众使了个媚态,嘴里唱道:“次一句迎风户半开。”

    这一下,就把观众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噫……”全场起哄,哄笑连连。

    敢情你是这么个迎风户半开啊?

    台下正在耍宝的富二代宋玉也停下来了,呆愣愣看着台上,他生气的女朋友也被高刚龙逗笑了。

    连在台上给高刚龙做板师的郭庆也给吓一跳,不是高刚龙表现不好,而是他表现的太好了,谁教他这么救场的,他竟然会这个?

    上场门的何向东也是面露惊喜之色,自己徒弟自己最清楚,今天的高刚龙可给他带来太大惊喜了呀。

    陈军则是张大了嘴,他还以为高刚龙要死在台上了呢,结果人家居然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高刚龙也没想到他来的这么一出居然效果这么好,他刚刚也就是这么福至心灵来了这么一下,就是想救场来着的,结果居然这么成功,高刚龙顿时惊喜莫名。

    高刚龙更加兴奋了,唱的也更加起劲了:“三一句月移,那是花影动啊,四一句疑是这个玉人来。”

    唱道玉人来的时候,高刚龙一翘兰花指,还跟观众抛了个媚眼,他今儿算是豁出去了,观众顿时起哄连连。

    郭庆、何向东还有陈军都看高刚龙看的傻了眼了,这小子今天很不对劲啊。

    高刚龙状态越来越好,全场观众都已经被他一个人吸引了,就连前面在捣乱的宋玉都在看高刚龙演出,他也很期待高刚龙会接下来会怎么表演。

    高刚龙接着往下唱:“我的小姐呀,真是真来,假是假,黑是黑呀这个白是白。”

    高刚龙指了指身边的郭庆,嘴里唱道:“贞洁女总是这个贞洁女。”

    郭庆的相声功力自然是深厚无比的,高刚龙给他来了这个动作之后,他立马扭头看观众,做出一副错愕的表情。

    观众更是鼓掌哈哈大笑,郭庆什么时候变成贞洁女了?

    高刚龙见效果不错,他便更加起劲了,一指台下宋玉,唱道:“下贱才……”

    宋玉前面还在笑郭庆,还在感激高刚龙帮他报了仇,结果还不等他高兴多一会儿,这战火就烧到他这儿来了。

    高刚龙居然说他是下贱才。

    “噫……”观众瞬间起哄。

    富二代宋玉的女朋友也是哈哈大笑,戳了宋玉一下,愤愤道:“下贱才,哼。”

    宋玉傻着眼莫名其妙地看着高刚龙。

    一句唱词没唱完的高刚龙瞬间把戳出去的指头收了回来,做出一副畏惧的样子,他还给噎了一下。

    见状,郭庆赶紧给他压压板,不然板眼就要不对了。

    何向东也在紧张注视着高刚龙,相声演员一般是不能拿观众找包袱的,这样容易引发事故,他倒是很想看看高刚龙要如何处理。

    台上高刚龙冲着宋玉讨好谄媚一笑,然后非常狗腿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非常傲娇地唱道:“下贱才总是下贱才。”

    “噫……”

    “哈哈哈……”

    连宋玉自己都笑喷了出来。

    他女朋友也是哈哈大笑。

    何向东都惊讶了,今天的高刚龙带给他的惊喜也太大了吧。

    陈军也是惊讶莫名。

    郭庆看着高刚龙的眼神都不对了。

    高刚龙见现场观众气氛热烈,他自己也兴奋起来了,这种场面他只在其他师兄弟上场时候见过啊,他没想到他自己竟然也能做到如此。

    “夜明珠未出土,真假难辩。”高刚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单巴掌拍不响你是怨着谁来。”

    观众再次起哄大笑,单巴掌拍不响?这不是拍响了嘛。

    今天的高刚龙算是开了挂了。

    高刚龙正经了一下,脸上微笑,落落大方,来了一个漂亮收尾:“聪明伶俐这个红娘姐呀,几句话把西厢拆开来。”

    “好……”全场观众轰然叫好,连宋玉和他女朋友都在给高刚龙热情鼓掌。

    高刚龙笑容满脸,冲着观众深深一个鞠躬。

    郭庆深深看了高刚龙一眼,也鞠上了一躬。

    何向东轻叹一声,露出了欣慰和欣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