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开窍
    高刚龙或者叫高有成,现在的高有成还是向文社里的一个不成器的小学徒,连上个台都紧张的冒汗。

    向文社内部这么多人没有一个看好他的,就连他的师父对他也不抱什么希望,都认为他成不了什么大器。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高有成在日后竟然红到突破天际了,算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球,谁也没想到当年那个不成器的小学徒居然有如此成就,所有人都走了眼了。

    在高有成如他艺名所起的那样功成名就之后,他也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在问及到他的从艺经历的时候,他总会说起今天这一场演出,这一场便是他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一个颇具戏剧性的转折点,以及台下那个颇具戏剧性的富二代,时隔多年之后,他还牢牢记着那个富二代的名字,他叫宋玉。

    这一场并不算如何跌宕起伏的演出,却成为高刚龙相声之路转折点的一场演出。

    此时站在台上的高刚龙正在进行着他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

    高刚龙在台上虽然嘴上是在唱着,板眼也是正确的,但是他的心里却已经杂乱如麻了,台下这闹哄哄的样子,弄得他心里烦闷不堪。

    上一次上台失败的经历再一次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一幕一幕不堪的回忆在冲击着他的心灵。

    在一旁看着他的郭庆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小高这表情很不对啊。

    上场门的何向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心也悬了起来。陈军也急的团团转,可是他却什么办法都没有,演员在台上只能靠他自己,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高刚龙嘴里在唱着拆西厢,可是心中的烦闷却让他唱错了一个板眼,郭庆眉头一挑,立马就发现了。

    观众不是其中行家,他们是没有分辨出来的,再说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翩翩起舞的活宝身上呢,都没有顾及台上的高刚龙。

    但是郭庆心里却很清楚,小高的状态已经很不对了,他都已经唱错板眼了,这事儿要坏了。

    就连看似冷静的何向东心中都攥着一把冷汗,他也怕自己这徒弟会真的再死在台上,要是这次再死了,他这辈子估计都上不了台了,这个心理阴影会跟着他一辈子的。

    何向东足足磨了他一年多时间,就是想让他重拾信心,好重新站在舞台上,难道这次还是不行吗?

    何向东顿觉心冷。

    正在翩翩起舞哄女朋友的富二代宋玉同学是不知道向文社演员这么多内心活动,还有高刚龙的艺术生涯前途问题的。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哄女朋友高兴,毕竟是年轻人嘛,再说他哄女生的本事也的确不错,不然也不会那么招女孩子喜欢了。

    至于他搞出这么大动静,原因也很简单,他就是想捣乱,谁让前面郭庆用话阴他的,没郭庆乱说,他至于现在在这儿又蹦又跳的嘛。

    他其实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少年心性,不肯吃亏,他也不知道他的行为竟然差点会毁了高刚龙艺术生涯,他就是想闹着玩而已啊。

    高刚龙有些悲愤又有些无奈地看着宋玉,他很烦这个人,很想让他停下他的动作,可是他又张不开嘴,心中的烦扰闹得他头疼不已,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演出了。

    其实现场发生演出事故了,高刚龙是可以停下演出的,可以张嘴让那小子消停点,但不知为何高刚龙突然很不想这么做,他只是觉得很烦很乱。

    曾经的失败也在干扰着他,高刚龙在这一刻就觉得自己脑海中涌现出了很多画面,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挫折全都在这一刻在脑海中无比清晰地浮现出来。

    高刚龙太怕失败了,上一次他就是因为太怕失败而死在了台上,这一次这种负面情绪又浮现出来了。

    他知道这样的情绪很不好,会很影响他的演出,可是他却怎么样都压不下去,负面情绪越压越厉害。

    就当高刚龙被这负面情绪折磨得够呛,差点要放弃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另外一幅画面。

    这幅画面是他上次演出失败之后,躲在向文社后面的阴暗角落哭泣时候的画面,而那时站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师父何向东。

    他师父没有安慰他,就是问了一句“哟,爷们,躲这儿哭呢?”

    现在,就在这一刻,这句话如同振聋发聩一般在高刚龙耳旁猛然响了起来,虽然无声,但还是震得高刚龙耳膜都在响。

    只是一瞬,高刚龙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如同潮水般退了下去。

    高刚龙又想起了他这一年的辛苦学艺的模样,这一年多时间他学的很刻苦,非常非常刻苦,比向文社里面任何一个演员都要刻苦。

    他知道自己笨,他知道他自己学东西慢。都说笨鸟先飞,他这只笨鸟用了别人好几倍的努力就是为了去追上他的师兄弟们,哪怕是后面新来的学员们都上了舞台了,他都还是咬牙坚持着,更加努力地坚持着。

    哪怕是那么多演员都想着把他从向文社赶走,都说他没有说相声的天分,他都还是在咬牙坚持着,更加努力地坚持着。

    他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重新站到这个舞台上嘛。

    他今天重新站了上来,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嘛,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师父的眼光没有看错嘛。

    那他又怎么能被眼前这个小事故给击退呢。

    “不能。”高刚龙心中怒吼一声,他那么多苦头都吃过来了,又怎么可能会被眼前这小小的困难给难倒。

    想到这里,高刚龙顿时精神大振,眼神中都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也是在这时,一直压在高刚龙心头多年的那股子屈辱和自卑的情竟然都被他给驱散掉了,高刚龙顿时感觉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不是他学的比别人慢,而是他承受的太多了,他心灵上的压力太大了啊。

    高刚龙一朝卸掉心灵的枷锁,他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松快不少,整个人都要浮起来了,舒坦无比。

    浊气下降,清气上升。

    高刚龙顿时便感觉脑子无比清醒,连运转速度都比往日快了许多。

    他感觉到仿佛有一股子清冷的气流,由下而上,席卷而上,一路上激起了他背部、颈部的寒毛,这股子清冷气流一路势如破竹冲入了他的脑袋之中。

    高刚龙大脑一阵激灵,如醍醐灌顶一般,思路当时便达到从未有过的清晰状态。

    何向东是一个见惯风雨的老演员了,他见得世面太多了,可是在看到这一刻的高刚龙的时候,他也愣住了,因为他发现他这个徒弟站在舞台上的精气神已经不一样了。

    老艺人都说看一个演员值不值银子,都不需要看他表演,只要看一眼他站在舞台上的状态,就都能知道了。

    梨园行也有说法,只要是大角儿出场,甭管他脸上化了多少油彩,也甭管台上有多少人,只要这大角儿一出来,舞台上就会跟天塌地陷一般,所有人都会不自觉地被那大角儿所吸引过去,这就是角儿魅力。

    这一刻的高刚龙让何向东觉得他身上竟然有了一股角儿的气场。

    或许连何向东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徒弟在这一刻竟然开窍了。

    竟然终于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