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八十章 事故
    每个相声演员应该都会经历高刚龙现在所处的困境的,这是一个小门槛,所有的演员都是必须得要跨过去的。

    虽然在跨过去的过程中,有的演员会觉得很轻松,也有的演员会觉得很有压力,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过去这个门槛了,未来的路就不会再怕这样类似的沟沟坎坎了。

    站在台上的高刚龙就正在迈过这道门槛,对他而言,这道门槛显得格外得高,格外得难跨。

    高刚龙停下了翻着袖子的双手,压下了心中繁复的思绪,看着现场的观众,说是看着观众,可他的目光却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接下来我要唱的是竹板书的《拆西厢》,竹板书是我们传统……传统曲艺里面的一个曲种,现在已经差不多要失传了,会的人也不多。这个《拆西厢》的曲目也是我师父他们重新整理出来的。我水平有限,能力一般,大家多担待。”

    高刚龙在开场前还跟观众托付了几句,他也没抖什么机灵,就是老老实实地说了几句话。

    观众也看出台上的高刚龙生涩的样子了,也给予了善意的掌声。

    高刚龙稳了稳心神,扭头看着郭庆,对其点点头。

    郭庆会意,双手一抖,板声响起:“咵哩哩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哩哩咵……”

    现在的高刚龙基础已经打得很扎实了,虽说心里紧张,但是唱起来问题还是不大的,他找准了郭庆的板眼,唱道:“莺莺闷坐,手儿托腮,叫声红娘,你快过来。”

    高刚龙一唱,全场观众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情,这人唱的还真好听啊。

    别看高刚龙的名字霸气十足,但其实他的内心是住着一个小公主的,非常敏感细腻,包括他的嗓音,也非常柔美。

    他的嗓门不亮,唱不了高音,但是很低回婉转,唱一些优美婉转的小曲小调非常合适,尤其是唱一些情情爱爱的东西,那就更加有味道了。

    毕竟情情爱爱讲究的就是个柔肠百结,低回婉转嘛,在这方面,连何向东唱出来的味道都没有高刚龙唱的能打动人。何向东的嗓门很高很亮,他适合走清澈响亮的路线,他很刚硬,不适合太婉转,高刚龙正好和他相反。

    拆西厢说的是西厢记的事情,西厢记是个爱情故事,拆西厢所说的两位人物又是崔莺莺和红娘,是两位女性人物,所以非常适合高刚龙用婉转柔美的声音来唱。

    这一句一出来,连正在生闷气的那个富二代的女朋友也给愣住了,正在哄女朋友的富二代也看了过来。

    站在上场门的何向东点点头,下意识握起来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陈军心中也轻松了不少。

    给高刚龙做板师的郭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唱了第一句之后,高刚龙就迅速进入了状态,唱腔也更加动听了:“你姑娘有件这个不明的事啊,一一从头你是细说明白。你姑娘我呀,名门之女,这个千金体呀,擦胭脂抹粉我们总嫌不白。张君瑞本是一位唐朝的客呀,咱娘们宋氏三代女裙钗。唐宋相隔,倒有二百载,却为何编出这个西厢来?”

    竹板书也是说书的一种,从这个拆西厢的曲词上面就能看出来了。崔莺莺问红娘,我们是宋朝的人,张君瑞是唐朝人,我们隔着二百多年呢,怎么还有人说我跟他谈恋爱啊,还编写出一部西厢记来。

    这就是评论了,一般说书先生是会给书做评的,把来龙去脉都说一下,这就是在正经书目之外的东西了,不在书里面的。

    你像戏曲,人家梨园行唱戏的曲目里面就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这就是艺术之间的区别。

    那富二代的女朋友还是臭着一张脸,前面郭庆的一句话可是给她气的够呛的。

    富二代那小子一直在好言哄着,连听曲儿都没心思了,另外他心里也骂翻了街了,郭庆害我啊。

    女朋友冷哼一声,嘟着嘴满脸不高兴。

    富二代哄道:“别生气嘛,我都说了那是他跟我逗趣呢,不然等下我带你去后台找他去,我肯定让他跟你解释清楚。”

    女朋友冷哼道:“就知道吹牛,那是人家演员的后台,你又不是演员,你能进得去?”

    富二代马上讨笑道:“嘿嘿,我也是艺人,我也能唱会跳的,我怎么着就不能进后台了啊?”

    “切。”

    见女朋友不信,这小子立马开始耍宝了,他站起来就张开双手学鸟儿飞,嘴里还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噗呲。”他女朋友瞬间被他逗乐了。

    被逗乐的还有现场观众,这小子动作幅度太大了,而且又没压着自己的声音,一下子就把全场其他观众给逗笑了。

    正在打板的郭庆眉头一皱,看着台下。

    后台,陈军当时就急了:“这小子就是故意,他就是故意的,太不是玩意儿了。”

    何向东神色也凝重了几分,微微皱着眉头,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高刚龙身上。

    正在陶醉唱着曲子的高刚龙自然也被现场这热闹景象影响的够呛,他在台上唱着,底下还有个活宝又唱又跳的,观众还在大笑,这还怎么表演啊?

    高刚龙心里本来就泛虚,再被这样一闹,他就更加虚的厉害了。

    郭庆把目光从那小子身上收回来,看向了高刚龙,他想知道高刚龙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这是演出事故,对相声演员来说,演出事故太常见了,遇见了演出事故处理了也就是了,但是处理的方式却能看出一个演员的水平来。

    郭庆心里想着,要不让小高干脆停唱了,提醒那小子两句,把眼前这事儿给压下去,他好接着唱,这虽然不是太高明的办法,但至少是个解决方案啊。

    郭庆看着高刚龙,对其使了使眼色。可惜高刚龙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他算是浪费感情了。

    此时的高刚龙心中又变成一团乱麻了,不过幸好,他脑子还算清醒,对拆西厢的板眼唱词还是记得非常清楚的。

    他上次上场的时候,遇到观众一起哄,脑子就一片空白了,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次遇上的事故可比上次大多了,他记得反而更加清楚了,这就已经比上次好太多了。

    这也是他这一年多来苦练的成果,只有手中有艺了,心中才不会慌。

    高刚龙心乱如麻,他勉强稳了稳心神,没有乱了唱曲的板眼,扭过头看郭庆,对其点点头。

    他的意思是让郭庆继续下去。

    郭庆微微一愕,可是手上打着的快板却还是稳稳领着高刚龙往下唱。

    陈军在后台也傻了:“小高还要接着唱啊?这怎么唱?现场的事故还没平呢。”

    何向东看着高刚龙的目光更凝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