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一句话搞定
    何向东也听到陈军的嘀咕了,他疑惑问道:“怎么,谁来了?”

    陈军望着观众席上,第一排的那个人,他说道:“就那富二代。”

    “哦。”何向东有印象了。

    陈军说的那富二代是向文社的一个常客,这小子经常过来听相声,家里条件也很好,现在也没开始工作,正是每天浪着玩的时候。

    这富二代倒是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听相声,经常来向文社的小剧场听,隔三差五就来,这一来二去啊,他也跟台上这些演员熟悉起来了,有时候还上后台去玩,何向东也知道这人。

    这人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泡妹子。反正陈军就没见过这富二代是一个人过来听相声的,他每次过来身边都是有很漂亮的年轻妹子的。

    年轻人嘛,又是带着女孩子过来的,当然会想着露露脸,呈呈威风了。所以这小子每次来都喜欢跟台上演员搭腔,反正好些人他都认识,有时候也起起哄,做出一副很熟的样子。

    向文社的演员们也是见怪不怪了,相声演员就不能怕观众起哄搭茬,你要是害怕这个,你也就别干这行了。

    陈军平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就是多了一个爱起哄的观众而已嘛,可是现在他却是有些急了,他是不怕起哄,可是高刚龙怕啊。

    高刚龙本来就是桌角上的鸡蛋,再被观众这么一起哄搭茬,他这颗鸡蛋可就要掉下去了呀。

    上次高刚龙就是这么死在台上,难不成这次还得再来一次?他这次要是还死在台上,那他这辈子就再也没法上台了,他再也不敢上台了,这小子的相声前途就真的要彻底完了啊。

    “不行,我得去拦着那小子。”陈军说完就想往外面跑。

    何向东拦住了他:“别去。”

    陈军急道:“可是小高应付不来啊。”

    何向东看着陈军,一直很维护高刚龙的何向东在这一刻却显得很冷漠:“那也是他的事。”

    陈军皱眉道:“那咱们就不管了吗?”

    何向东反问道:“你能管他一辈子吗?”

    “我……”陈军被噎了一下。

    何向东转过身,看着台上的高刚龙,他说道:“相声演员在台上会遇到无数的难题,要处理要解决的东西很多。如果他连这点场面都应付不来的话,那他也不用再说相声了。”

    陈军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苦笑一声。他当年第一次上场的时候,不是也遇到叶自清的捣乱了么,差点让他在台上直接露怯,把背贯口的词儿都给忘了,差点说不下去了。

    后来他也是靠自己强行撑过去的,依然给出了非常完美的表演,那时候的何向东也是像现在这样静静看着高刚龙,什么都没做。

    何向东就像一只老鹰一般,在小鹰还是雏鸟的时候,他是对他们百般呵护的,可是当这些小鹰要开始振翅起飞的时候,何向东就会心变得狠起来了。

    宁愿让他们摔个筋断骨折,他也不会去帮着起飞。飞行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大风大雨,如果你刚起飞的时候就吃不消这些风雨,那你也就别当老鹰了,你根本不适合翱翔蓝天。

    所以尽管何向东很紧张高刚龙在台上的表现,也很担心高刚龙会再次死在台上,但他还是什么都不会去做,这点风雨都担不了,他也就别说相声了。

    ……

    台上,高刚龙和郭庆上了台,高刚龙走到话筒旁边,调节了一下话筒,郭庆就拿着竹板站在他身边。

    台下第一排的那个富二代身边果然跟着一个年轻妹子,富二代跟妹子耳旁低语几句,妹子捂嘴而笑。

    郭庆往台下扫了一眼,马上也看到那富二代了,他神色微微一滞。

    那富二代也看见郭庆了,他是认识郭庆的,当时就开口打招呼了:“哟,郭老板,今儿你开头场啊?”

    郭庆也笑了,跟他回道:“是啊。”

    又看了一眼那富二代身边坐着的妹子,他打趣道:“哟,今天又换了一个新的了啊?”

    “哈哈哈……”全场大笑。

    那富二代脸都绿了。

    他身边坐着的妹子也怒眼看来。

    高刚龙在台上还愣了一下,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何向东在上场门那边看的也是感慨一笑,郭庆还是心疼高刚龙啊,还帮着他挤兑了这富二代一句话,只要这姑娘一生气,那就好办了。

    如果这姑娘直接发脾气走了,那这小子指定也得追出去了;就算没走,小姑娘正在气头上,那小子估计也没心思乱搭茬了,肯定是哄女朋友要紧啊。

    这就是一个成熟的专业相声演员的能力,他一句话就把眼前这尴尬的局面给破解了。

    陈军看的也是叹服不已,他郭大爷真不愧是他大爷啊,他刚才还想去找那小子叮嘱呢,心里还打了不少腹稿,还在想着要怎么说服人家,结果他郭大爷一句话就给人家搞定了,这段位还真不是他能比的。

    郭庆拿着板,也没管那小子跟他女朋友的事儿,他用眼神示意一下高刚龙,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高刚龙长吐一口气,别看他今天看起来好像很淡定的样子,还跟往常一样来向文社扫地擦桌子,但其实站在台上这一刻,他心脏还是不争气地快速跳了起来。

    上一次上场失败的经历在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尽管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可是这份记忆却还是清晰无比,尤其是在这一刻,更是清晰的吓人,所有的细节所有的不堪,在他脑海中来回滚动着。

    高刚龙又吐出了一口气,他用手翻着自己的袖子,相声演员一般要卖力气表演的时候,会把大褂的袖子翻一半上去,这叫龙抬头。

    可是高刚龙的这条龙却在上下点头,他是翻上去又给翻下来,就跟影片卡带似得。

    郭庆离他最近,他知道这孩子是紧张了,这是紧张的表现,或许连这孩子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手上在做着什么动作。

    何向东目光也沉了几分,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可他下意识握起来的双手却暴露了他的内心。